2016-03-26

还要为李波喊冤吗?

转发此新闻:
锣湾书店股东李波被失踪三个月后,返港逗留一夜,要求警方销案、要求传媒不再追访之后,又北上深圳了。他今次是由挂中港车牌的私家车接送过关,不是乘坐吴亮星议员所说的洗头艇、不是以自己的方式偷渡,港人是否应就此停止为李波喊冤呢?


港人还要不要为李波喊冤,取决于两大因素。其一,李波是否如他所说今后可以自由往返深港?他今次返港无论面对入境处、警方的查问和媒体的访问,都给人按剧本演出的感觉。

被失踪者司法权没保障

其二,李波被媒体追问当初带他回大陆的是国安或公安时说:「唔方便讲。」这是中国执法人员是否跨境绑架的关键,答案越模糊,港人就越难免于恐惧,就越应该继续喊冤,这也是维护香港的人权、法治、新闻自由有别于中国的表现。

铜锣湾书店五人被失踪后,在香港舆论强烈关注下,吕波、张志平、李波先后返港销案,中共在港喉舌宣称这「与特首的努力和中央的关注是分不开的」。这种先抓人后放人,也可以作为政绩的宣传,既印证中共政权和梁振英政府的无耻,也印证香港现行制度对中共和梁振英政府还有一定的压力和约束力,中国强力部门在香港还不能为所欲为,像在中国制造被失踪案时那般肆无忌惮,被失踪者及其家属根本没有任何司法权利的保障。

中国最新一波被失踪潮是因新疆《无界新闻》刊出「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而起,先是旅港媒体人贾葭、无界执行总裁欧阳洪亮等五人被失踪,引起香港及海外舆论关注。但中国强力部门岂会在意海外舆论对中国内政的隔靴搔痒,连大规模拘押律师的事都敢做,还会在乎追查公开信的手段是否合法?还会在乎被失踪者的司法人权?

旅居美国的媒体人温云超表示,他父母、弟弟已在22日「被有司绑架带走,失去联络」。温云超因在twitter发布《无界新闻》刊出促习辞职公开信的消息,早有中国强力部门透过其家人逼问公开信作者和传播途径,温云超为此起草了与父母、兄弟断绝关系的声明,希望减少他们受到的麻烦和压力,但显然未能改变中国强力部门绑架其至亲为人质的心态。

莫让喊冤的权利被失踪

从铜锣湾书店被失踪案到《无界新闻》被失踪案,中国强力部门都是霸气侧漏。不同的是,中国强力部门对铜锣湾书店试图以一国凌驾两制,梁振英政府也冷淡以对,但是,香港的舆论还未被灭声,所形成的舆论压力令港府官员至少要表达表面上的关注、要循现有中港警方的沟通途径去查询,也令未敢公然否定一国两制的中国强力部门要作出补救,试图把跨境绑架的被失踪案淡化为港人自愿北上协助调查,这才有李波等人返港销案的剧本演出。

但是,从桂民海上央视认罪,到李波返港表达爱国情怀,中国强力部门无非是想消灭香港为铜锣湾书店喊冤之声,同时应付国际社会的关注。相反,《无界新闻》被失踪案迄今未有涉及外籍人士、国外制度,以中共的惯常说法就是中国司法是独立的、中国内政不容干涉。

由此可见,李波等人返港要求销案,不是中国强力部门改弦易辙,开始依法办案,而是眼见有梁振英政府的配合,也不能平息香港喊冤之声、不能平息国际社会对香港失去免于恐惧自由的担忧,只能转换剧本。看看《无界新闻》被失踪案的进展,不难想像,香港仍然未免除被失踪的威胁,未免除被以自己方式返回中国协助调查的威胁。因此,在李波等人解除继续北上协助调查的威胁之前,在中国强力部门未改变以绑架当事人或家属作为遂其政治目的手段之前,香港舆论就不应停下喊冤之声,更莫让这种权利被失踪。

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依法治国,贻笑大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