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5

习近平“真话”、任志强“假话”与民间“蠢话”

转发此新闻:
──评“党媒姓党”之争

近一段时期,中国媒体姓什么的问题成为持续不断的舆论关注热点。引发这一热点的是219日习近平在考察新华社等新闻机构时讲:“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随即地产大亨、网络大V任志强发微博:“当所有的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后经中宣部捣鼓,官媒对任志强进行狂轰滥炸式的讨伐,而民间则力挺任。


事实上,习近平只是说了句几十年不变的“真话”,而任志强却说了句同样几十年不变的“假话”。

一、党媒姓党──习近平的真话

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或者更远地追溯到1921年中共建党以来,中共创办的所有媒体从来都是姓党的,为党说话,为党服务。当年延安,作家王实味因为写了点真实反映延安生活的文章,就遭到砍头的下场,由此可看出党在捍卫舆论上的坚定而残暴的立场。1957年反右,为引蛇出洞,党媒发表了几篇“批评”党的文章,其后便进行对右派铺天盖地的讨伐,上百万右派被清算。这更是党媒姓党的力证。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虽是胡耀邦、赵紫阳开明时代,仍然难以阻止清除精神污染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倡导“宽松、宽容、宽厚”的“三宽部长”朱厚泽在中宣部只呆了一年多就被撵走。这也显明党媒姓党。1989年屠杀之后,中国媒体的侏儒化更是严重,党媒不仅被严格控制姓党,而且从业者也普遍以姓党讨得名利风光而骄傲。今年219日,央视职工公然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标语,绝非偶然,而是大有传统。由此可见,党媒就从来是姓党的;在中国大陆,除了党媒,从没存在过不姓党的媒体。

党媒姓党是中国的常识,今天习近平只是重复了这个几十年的常识而已;或者说曾经的中共领导没有这么直率表达这个真实,甚至以“为人民”的谎言美化党的舆论统治,那么今天习近平直言“党媒姓党”,乃是道出了“皇帝的新衣”。

二、为人民服务──任志强的假话

任志强这次引起麻烦是因两条微博:其一、“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其二、“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

任志强所言“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是对政府“党化”批评,但是细究起来则是“为人民服务”式的假话、虚话。试问在中国,所谓“人民政府”什么时候不是党政府了?什么时候是为人民服务的?这六十多年来,人民什么时候被真正代表过?什么时候没有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应该说中国自1949年鼎革以来,政府从来都没姓过人民,而是坚定完全地姓党,也从来没有服务过人民,而是完全坚定地服务于党,并且要人民为党服务、献身。

从根本上说,“党”与“人民”从来就是两个阵营,前者掠夺、统治后者,泾渭分明。近年来,屡屡有官员爆出“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质问,即集中体现了中国“党”与“民”的对立。我们需要看到,数十年来,中共从来都是用“为人民服务”的谎言,模糊、掩盖党对人民的剥夺、压迫和严酷统治。

任志强是否代表民间,在此不需多论。但对“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这个说法而言,民间应该追问,曾经的媒体代表过我们吗?曾经那些高挂着“人民”的政府、媒体、法院等等真正为人民服务过吗?(由此,民间应更进一步思考:我们究竟要怎样的媒体?)

三、民媒姓民──民间立场

这次习、任之争揭开了长久以来媒体究竟该姓什么的话题。这是中华民族转型无法绕开的话题。面对这个问题,民间不应该纠缠于虚幻的的“党媒姓党”与“媒体代表人民”的假命题,而是应该明确无误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既然六十多年来“党媒从来姓党”,那么民间应该努力争取如下几点:

其一、要“民媒姓民”。既然“党媒姓党”是个事实,今天也挑明了,那么十三亿多的民众应该有自己姓氏的媒体,即“民媒姓民”,此乃是天经地义。所以,当下争取民媒的存在,划出民媒的领地,亮明民媒的姓氏,就是当务之急。8000万党员有党媒,十三亿民众难道就不应该有民媒吗?宪法明确赋予了公民言论、出版自由权利,争取落实这个权利,公开合法创办民媒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在“党媒姓党”的高歌中,让我们大唱“民媒姓民”,而不是要沉湎于争取那些党媒来代表人民,服务人民,来姓民。

其二、党媒既然亮明是姓党,那么就应该由党来承担其运营的责任和经费。那些党媒工作的人不能算公务员,那些所有经费不能由纳税人出。对此,十三亿公民应该理直气壮地捍卫公民的权利,拒绝纳税供养党媒,坚决要求党媒退出国家财经预算,专属于党产,其经费由党费支付。

其三、在互联网来到世界后,极大地开阔了言论空间,任何组织与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都可以创立自己姓氏的媒体。当今网络,有无数组织或个人的网站、博客、脸书、微博等等,其实它们每一个都是具有自己姓氏的新“媒体”。中国民众应该充分利用互联网带来的言论自由──虽然有限、尚有政府监控──最大程度地扩展、创新,广泛创建“民姓民媒”。说到底,媒体就是话语权,如果利用互联网,民众掌握了自己的话语权,党媒姓党或姓人民就不再重要。所以,争取不受政治因素干扰,自由地使用互联网,是今天中国公民需要奋力达到的目标。

所以,中国民间今天无需再烦恼于党媒“姓党”、“姓民”的问题,而是要奋起捍卫自己言论、出版等等的宪法权利,办自己的媒体,姓自己的姓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王德邦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