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0

贾葭失踪与超级黑社会

转发此新闻:
原腾讯大家主编贾葭已失联超过72个小时,在这72个小时里,网络上各种传言都有,最后人们的猜测似乎集中在这样一个信息上:贾葭被中共绑架了。

旅居香港的35岁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315日下午从北京前往机场准备飞赴香港期间,失去联络,事件疑与新疆“无界新闻”日前发表的“促习近平辞职公开信”有关。

当然,一个人平白无故地就从人间消失,有各种可能,但为什么大家会不约而同地猜测是中共绑架?这是因为,长期以来,作为中国人就没有过免于恐惧的自由,一个警察权没有司法审查的国家,发生什么样的国家恐怖主义都是不奇怪的。被警察有手续地拘捕不算最惨的,甚至在亲人眼皮底下被警察公然带走却不给手续也还不是最惨的,贾葭这种情况比上述的更糟糕,人间蒸发,音问全无。贾葭的太太聘请了律师,他们一起先去了北京市局,没有贾葭的案件信息,到机场去查航班信息,也没有;去航空公司,人家还不给查询,理由充足得简直让人感动,说是保护个人隐私──就是嘛,说不定贾葭跟人私奔,哪能让他太太知道。

机场信息全无、航空公司拒绝提供信息,似乎多少可以间接证明就在他们那里出事了──贾葭失踪前他已经过了海关,是要搭乘去香港的飞机。那么,贾葭到底有没有登机?机场没有贾葭乘坐飞机的航班信息,是意味着信息被删除了,还是别的什么,既然已经过了海关,机场怎么会没有他的信息?而航空公司拒绝提供信息,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们那里有信息,但不方便提供。

显然,这样的失踪,就是黑社会绑架也不太可能的,哪个黑社会愿意付出这么高的金钱和暴露自己的成本去绑架一个人呢?他们不会在贾葭到达机场之前绑架吗?再说了,即使黑社会愿意出这样的成本绑架人,机场的安保会差到这种地步?

显然,这不会是一般意义上的黑社会干的,只有超级黑社会才能办到,他们进出海关只需要掏出工作证晃一下,“喂,我是超级黑社会的,办点事!”机场工作人员就得乖乖放行,所以不用买票。而且机场环境优雅舒适,绑起人来也能从容不迫,不像在路上内急要解决必须得找个僻静处才行,免得被围观,搞不好还被录视频,在机场,监控录了视频,也可以晃下工作证,“喂,我是超级黑社会的,把那破视频给我删咯!”机场工作人员也得乖乖照办。事情全部办完了,也就说一句,今天的事不许泄露一个字,被吓得噤若寒蝉的目击者能不照办?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超级黑社会才有这样的能耐?这只能是国家队的。

当年,意大利黑手党曾经很牛,在西西里横行霸道,人人侧目而视,不敢得罪,直到墨索里尼上台,三下两除二就把西西里黑手党干掉了,真不愧是极权主义概念的提出者。在极权主义面前,黑社会算老几?这就是为什么极权国家通常没什么黑社会的原因,同行是冤家,极权主义打击黑社会通常会极其残酷,即使在极权主义稍稍松弛阶段可能会有黑社会,一则力量也很微弱,二则也得是极权国警察罩着,不然也活不下去,要说黑,业余一段跟专业九段怎么比?谁能比极权国的手段更黑?20世纪50年代初所谓镇反,毛泽东可以按照一个地区的人口比例杀人,你黑社会再给你进化一万年也不可能有这能耐。在那种墨池般伸手不见指的地方,一点灰色还哼哼个啥──你要是能在朝鲜找个黑社会出来,一定会得普利策奖甚至诺贝尔文学奖,以表彰你在拓展人类想象力方面的杰出成就。

作为会兔死狐悲的同类,我只能寄希望于不久的将来,贾葭重获自由,至于失踪的岁月,按照超级黑社会的通例,那是不存在的;再说了,这样的结果至少比卡夫卡笔下的K被杀死在“诉讼”中要幸运很多了──生为中国人,所谓幸运,通常只意味着别人比自己更不幸罢了,这是条几乎千古不变的中国定律。

2016318

来源:我的新闻  / 萧瀚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