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

贪官是怎样炼成的

转发此新闻:
36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山西省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回答山西经济下行和反腐败关系时,举了三个例子,分别提到了三个人:一个是去年被查处的省某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此人曾让企业花3.9亿为其购买公务机,还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一个是某厅长,一老板一次向其行贿三千万,并吞掉行贿字条,此公赞其「可靠」;最后一个是某落台副市长,贪腐6.44亿,「超九个贫困县财政收入。」这三个案例成功吸引了所有媒体的关注,有媒体称这三个案例的细节此前没有在媒体上公开报道过。

左起:张中生、刘向东、上官永清,这三个官员都是「亿元巨贪」。

应该说,哪怕是在两会,王儒林用这样公开的姿态来回应山西的反腐问题,自揭伤疤,值得肯定。但这三个案例却实在反映出了太多的信息,让我们不仅看到腐败的普遍性和反腐的艰钜性,同时也揭露了腐败的形成绝非一日之功,而且它也是早可见端倪的。

虽然王儒林是以匿名形式来公开案例,但根据这三个案例的相关细节,其暗指的官员却并不难猜。某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应该是指山西国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前董事长、党委书记上官永清;某厅长指的是曾任山西省环保厅厅长的刘向东;某副市长则是被称为「吕梁教父」的张中生。

这三个官员都是「亿元巨贪」,而其中又尤以「苍蝇比老虎的问题还大」的张中生最为引人关注,因为他的级别最低,但涉案金额却惊人,「超九个贫困县财政收入」足以让全国人民震惊了。而这三个官员中也只有张中生是出身普通家庭,自己从一个县城粮食局的保管员起步进入官场。上官永清和刘向东都是「官二代」,进入官场就位居要职,逐步高升。但无论是何出身,是何职位,到了山西官场的大染缸里,他们都没能逃掉,山西官场的腐败程度之深也可见一斑。

其次,这三个「巨贪」为官时间都不短,其巨额财富的积累不可能是一日所成。而在其政治生涯漫长的过程中,为何那么多组织没有发现他们的问题呢?而且他们还曾有被举报的记录,是敌人太狡猾还是我党太「仁慈」?

再来看看他们腐败的特点。山西腐败窝案的特点是政商勾结,权力与利益的勾兑成为惯例,这点在三个案例中都可见。当腐败渗入社会政治的肌理,经济的运行必然也成问题。山西的黑金政治背后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均被利益阶层瓜分,民众并无丝毫获利,而当这个腐败的链条断裂,带来的也必然是经济的崩溃。 2015年山西GDP排名全国倒数第二,虽然山西省长李小鹏接受记者采访时候认为是煤炭业下滑所致,但山西的腐败又怎么可能与之脱得了关系。

总之,这种「巨贪」的产生,是反腐教材中极为鲜明的案例,他们告诉我们,贪官是怎样炼成的,以及让你叹为观止的必然。

来源:东方日报 / 赵缶 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