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5

习王应启用八九系精英

转发此新闻:
习王反腐千日,朝廷官员还有多少是可用的?习王应在不否定八九前提下,重新启用被八九打倒或边缘化的精英。

“八九民运”失败后,大批的精英人才被打倒、被边缘化

早前,我曾在「北极光」微信群对改革开放作了论述。我个人看法,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被公认为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但当下对于改革开放的真实过程及其历史逻辑的叙述却出现了模糊化和颠覆性趋势。例如,为什么要改革?为什么会有改革?李战军的说法无疑具有代表性:「所有改革都是开放倒逼促成的」,那么,如果再追问下去:为什么要开放?为什么会有开放?显然,只有还原三十多年前真实的历史场景和进程,我们才能得出与事实一致或接近的结论。

我认为,改革也罢,开放也罢,统统是由危机促成的。文革结束后,实际上是两个方面的重大因素决定了以邓为代表的中共执政集团的「改革冲动」。第一,老一代领导人在文革中的苦难经历使他们对这个体制产生了严重怀疑和不满──为什么七亿人阻止不了一个人、为什么阶级斗争永无休止、为什么法律形同摆设?等等。第二,文革结束后,中共执政已三十年却有几亿农民终年吃不饱肚子的残酷现实令邓小平等领导人寝食难安,紫阳与万里分别在四川和安徽冒险推行的农村联产承包制改革一炮打响大获成功,无意间撕开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帷幕──发韧于农村(由吃不饱肚子所引发的改革)继而全面向城市推进的经济改革,由此踏上漫漫不归路。

改革源于危机

看官,我简约回顾这段历史的目的是想表明,中国改革源于危机、始于危机,大危机造就大改革,那种认为所有改革都是开放倒逼的看法,是失之偏颇、与史难符的。

今天,在改革开放将近四十年,我们同样有危机,中国十三亿人的领袖是全世界最权威的领袖,正希望再次走出危机。

中共十八大以降,新一代领导习近平的颠覆性执政给中国、给世界带来了「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这不,「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急了!对内,他向权贵宣战──以权力清洗权力;向资本宣战──杀向资本原罪;向知识精英宣战──誓与普世价值不共戴天。他翻江踏涛,横扫千军万马如卷席,普天之下无人足堪匹敌、谁可与之争锋?对外,他挥戈跃马叫阵美国──世界老二挑战世界老大,凡事俱用强、遇讼皆斗狠,令中美关系由战略伙伴走向全面对抗──世界为之颤栗中国的强势领导人,各界评介不一。他是毛泽东复活?他是成吉思汗再世?抑或,如少数人至今深信不疑的──他最终一定是用专制结束专制、以独裁终结独裁,开启民主宪政的蒋经国?聚讼纷纭,莫衷一是颂圣与吐槽角力,捧杀与棒杀共舞我的立场是:中国处于重要的转折路口,经济、政治、军事处于大变革时期,为避免将中国引上了一条高危道路,为避免已经确立的「中国梦」战车驶偏向「专制梦」、「战争梦」和「灾难梦」,当务之急,仍须以最大善意和正能量立场,向全社会讲清一个道理,推出一条建议。

我想讲清的一个道理是:市场经济与专制体制本质上是不兼容的、是相抵触和冲突的。因为,市场经济的核心是独立思考、自由选择、公平竞争,而专制体制则是以驯服、顺从和强制性规定人民的思想和行为为存在前提的。

人类社会发展的正常逻辑应该是专制体制与计划经济相配套、市场经济与宪政民主相咬合,但中国特色的改革却搞出市场经济与非民主体制「拉郎配」的怪胎来──按理这个怪胎是不可能不夭折的──市场经济不可能长期地兼容非民主体制的存在,但中国这些年来为什么能让此怪胎畸形疯长?原因有二:一是允许普遍性长期性的权力寻租和官员腐败;二是暴力镇压和维稳──这两条恰恰是江胡执政二十三年所留下的最重要遗产──而支撑这份遗产的最重要条件是政府必须有钱;政府的钱从哪儿来?靠低工资低人权维系的廉价劳动力优势所实现的制造业税收仅是一小部分,大头是卖地收入(17年全国各级政府的卖地收入超27万亿,倘若再加上卖地之后连带实现的房产税费,总额应超过50万亿──说房地产已成中共的执政基础和执政方式,我以为是恰如其分的)──其实这就是让世界瞠目结舌的「中国模式」、「中国奇迹」的奥秘所在。

我熟识的一位浙江的县委书记告诉我,在十八大新一代领导人执政前,他每年的中心工作就三条:卖地、维稳和腐败(要默认下面官员腐败,否则他们凭什么为你卖命?而只有下属给你送钱了,你才有钱送给你的上级──争取关照和提拔,这是一条腐败食物链──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希望在于宪政民主

习近平执政,反腐败从严治党,食物链断了,没有腐败,官员们彻底焉了也就是说,支撑权力专制与市场经济畸形相容的支柱垮了。专制体制岌岌可危这就是当下中国问题的吊诡之处:腐败成了保卫共产党内权贵专制的充分必要条件,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

接下来的结论应该很清楚了:中国的出路和希望,就在于践行普世价值,建立宪政民主还有一个分结论:只有启动宪政民主,反腐才能真正纳入法治的轨道

坦率说,我不曾见过搞非民主体制的国家能实行真正的市场经济,或者说,能将市场经济搞成功;我亦不曾见过与美国搞对抗的国家能将市场经济搞成功我的意思够明白:第一,既然搞市场经济,一党专制是守不住的,宪政民主是绕不过的;第二,既然搞市场经济,那就别与美国闹掰,和为贵,和生财

我想推出的一条建议是:勇敢启用上世纪80年代那批被打倒、被边缘化的精英!江胡时代是腐败的年代,而最大的腐败莫过于吏治腐败、用人腐败!从周永康、令计划到徐才厚、郭伯雄,奸佞宵小竟然长时间、全方位窃取和主导党国及军队的核心权力,是可忍孰不可忍!老江的保镖、秘书都能封军队上将,保姆的儿子都能做上海中心城区的区长,比封建世袭还不堪不如──这些都是要载入史册的。

习王反腐千日,今天的朝廷官员还有多少是可用、能用的?我绝无全盘否定之意,但江胡年代的干部,或腐败或平庸,真正堪当治国之才者,寥若晨星乎?无论沪系团系政法系石油系秘书系等等,找得出几个能为习冲锋陷阵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义无反顾者?我以为当今之计,应以大智慧大襟怀大格局,勇毅启用80年代的那批落马精英!

今天回过头看,那个年代的精英才是真金白银、有实力有担当的党国栋梁──习王本身就是其中翘楚!且与许多精英稔熟我知道重新启用他们的最大障碍是八九元素──当下并不完全具备平反八九的条件,鉴于此,我建议习仿效毛当年在不否定文革的前提下重新启用被文革打倒的干部(以邓为代表),也即在不否定八九的前提下重新启用被八九打倒或边缘化的精英,长袖善舞纳贤士,不拘一格降人才。

但凡新圣新政,千头万绪,最终还是落实在、体现在用人上面,用人是最大的政治、最大的导向我将那批精英归为八九系。请不要怀疑八九系的政治忠诚和可靠人品,请不要怀疑八九系的政治能力和卓越才华,可以说,今日中国政坛,无出其右者只是,岁月荏苒,真的应该尽快启用他们──这是他们奉献国家的最后机会了八九风华正茂的他们正令人心痛地慢慢老去。

来源:《超讯》/ 杨鲁军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