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9

禁妄议中央 北京「两会」哪还有真话

转发此新闻:
今年北京正举行的中国全国两会(人大、政协),气氛与往年迥异,过去爱放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收敛了;过去媒体版面上话题多样,异彩纷呈的景象也不再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3日在全国政协开幕日出席工商界政协委员讨论时,强调要「讲真话、说实情」,官方新华社也呼吁「多一些真话、实话、心里话」,但会前发生地产商任志强因「妄议中央」而被批为「反党」事件;「南方都市报」因被指影射批评习近平而遭整肃后,「两会」已是噤若寒蝉,哪里还敢有什么真话。


两会前夕,网络大V、北京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在习近平视察三大官媒,要求「媒体必须姓党」后,在微博撰文反驳指「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他还称「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任大炮」批评媒体「姓党」后,立即招来党媒及「五毛们」的激烈批评和谩骂,除国家网信办关闭任的社交平台帐号外,还有中共的党机构宣布,将严肃处理「妄议中央」和「反党」的任志强。

任志强事件无疑给「两会」带来寒蝉效应。一向敢言的全国政协常委、学者葛剑雄公开宣布,「两会」期间不接受传媒采访,禁止媒体在未得到他同意下报导他的「两会」期间言论,理由是共青团媒体「中青网」报导他「赞成对任志强微博的处理」,让他感到吃惊。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另一位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在「两会」接受媒体访问,畅议中国国内生产毛额(GDP)以及制度反腐两项主题,媒体刊出他提议从制度上加强反腐,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真正做到让政府向人民负责。但这篇专访却被微信屏蔽。蒋洪获知文章「被和谐」后,叹称看不出其中有什么违法、违规内容,直呼太可怕、太让人惊奇。不过就连他这段抱怨的留言,也一样遭到屏蔽、无法浏览。足见在中共要求媒体「姓党」后,当局对媒体的控制到如何无以复加地步。正如蒋洪所说,「两会本身就是议论国家大事,提出建设性意见」的地方,但紧绷的意识形态氛围,已令人不敢发言;即使发言了,也没法被听到。

有报导指出,两会前全国政协曾给各委员去信,就委员的言论提出警告,强调必须「严肃性、科学性、可行性」;信中甚至提出160多条「参考选题」给委员。被列为禁忌的话题包括「文化大革命」发起50周年、A股崩盘问责、「去产能化」导致新下岗潮;令计划、郭伯雄案、军改后的军费、任志强被禁声事件、南海主权纠纷、台湾「变天」民进党上台和香港旺角骚乱及铜锣湾书店事件等。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更要求政协委员「守纪律、讲规矩、重品行」,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北京当局在今年「两会」严控舆论,首先是因为经济持续下行,股市动荡,债务上升、汇率波动,当局采取的多项措施都未见实施。在产能过剩下,对「僵尸企业」的大规模裁员迫在眉睫,有人估计,此波全国下岗人数可能高达600万人。1990年代朱熔基担任总理时,曾让3000万工人下岗,数以百计的国有企业私有化,还有数千家国企成为历史,那时的裁员曾导致大规模工人示威。此次裁员虽不如朱熔基年代多,但作为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的「必要之恶」,料将成为近20年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由此带来的失业问题,将较上世纪国企改革严峻许多,必须确保万无一失。管控言论因此成为当局的首选。

其次,习近平上台以来,不理前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谆谆告诫,在民智已大开的新世纪,采取的一系列极左措施,已使当局丧失了官僚、知识和资本这三个主要的精英阶层的支持,让施政举步维艰。如果不控制舆论,放任他们「妄议中央」,难保不会有人集结力量,趁势而起,对习近平构成致命威胁。

中国的「两会」按照制度设计,全国人大本是中国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而全国政协主要职能是参政议政。但在中共「一党专政」下,这一中国特色的「两院制」一直只是「橡皮图章」,「人大」负责举手,「政协」负责拍手,每年一场大拜拜。在习近平主政后,「两会」更成为替新政背书的工具。「任志强事件」和「南都事件」,更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让那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各地媒体都知所进退,不得「口无遮拦」。可以预期,今年的「两会」将是近年来最沉闷的一次。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