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8

官员的把戏与东北的困境

转发此新闻:
两会上黑龙江省长陆昊借口下面汇报有误,承认错误,表示要想办法解决。比起要么不说话,要么说错了死不认错的官员来说,陆昊的应对还算可以,至少有个让人能接受的态度。当然事情没那么简单,与其说领导被骗,不如说领导骗人。

煤炭本该逐渐减产、转型,黑龙江政府反做大并购,最终产能过剩,恶性发展的后果爆发。

他开始说没有拖欠工人一分钱,显然是在两会这个场合炫耀政绩。但是龙煤集团涉及四地几十万人,每年的开销几十亿,困境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持续一两年。一个主管经济的省长,其他有可能疏忽,这么大的事,人和钱之多,领导不知情,要么不称职,要么就是有意隐瞒、骗人了。

至于陆昊说的下面汇报有误,也可以理解成对工人上街讨薪没有及时准确汇报。因为这么多年的高压维稳,对工潮的强力打压,特别是两会敏感期的网格状布控,按说不会发生这种事,所以省长才敢夸海口。没想到就是由于他与事实不符的话,激起了工人上街。下面的人往上报害怕挨批,想着弹压和封锁消息。结果工人多控制不了局势,社交媒体发达也封锁不住消息。最终弄得举国全知,省长只好改口。

现在情况明了,反而好对付了。当局恩威并重,一反面紧急发钱安抚众人,另一方面通告抓捕带头者,龙煤集团的危机暂时平息。但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吉林通钢的工人又上街了,后面还会有吗?造成这种东北困境到底怪谁?

有人说怪国企的工人。效益好的时候,全家往企业挤。效益不好的时候,不想着自谋出路,停产不干活还要工资,拿全体纳税人的钱补他们的亏空。换成其他企业,比如外企、私企每年都会裁人,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裁员、下岗、失业的总数会很多。至于干着工人的活却按农民待遇的农民工,欠薪讨薪更是常事,但却不像此次黑龙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不管国企私企,涉及到几十万人的生计、饭碗,就是在资本主义的美国,是否让通用汽车破产、如何安置工人,也是政治大事、大选议题,别说讲政治、维稳定的中国。国企困境,有工人的原因,比如看重这个身份,心理和行业依赖,没有职场竞争力。企业管理不善,决策失误,特别是冗员过多。由于历史包袱和效率问题,东北产相同煤的人员投入,是全国平均的三倍。效益好的时候还能维持,煤价持续下跌,自然难以为继。

但考虑到国企的性质,更大的责任还在政府。十多年前就开始喊振兴东北,调整产业结构,有不少的资金资源投入和政策倾斜。但是调整需要很长的时间,短期难以见效。对于看重GDP增长、短时就要政绩的官员来说,什么最见效、来钱快,就会选择依赖什么。过去的十年,由于卖土地导致的房地产价格高涨,对水泥、钢材的需求猛增,带动了背后的煤炭石油能源。整个经济的发展和国际能源价格走高,也保证了煤油行业的好日子。

这种情况下,所谓振兴东北变成了喊新口号、走老路子。煤炭本来应该逐渐减产、升级、转型,但由于来钱快,黑龙江政府反而是把四矿合并做大,并购其他企业,成立龙煤集团,投入资本和人力,确保垄断地位和短期利润。最终整体产能过剩,煤炭需求和价格下滑,恶性发展的后果爆发。

石油也是。油城大庆早就存在储量少、成本高、单一依赖的问题,但过去几年的高价利润、官员任期制捞一把就走的心理,没有人去真正解决调整。最终石油过剩,油价大跌,大庆去年的GDP竟然是负增长。

工人只管干活拿钱,企业管理者往往也只看到自己的生产经营,看不清整个行业、全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走向。但是作为制定产业政策、研究经济形势、调配资源和金融的政府官员,又做了什么?喝酒吃肉,真应了《曹刿论战》所说的「肉食者鄙」?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