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7

习王斗,李克强“出虚汗”正当其时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政坛异象纷呈,一些变化前所未有,令人眼花缭乱,同时又让人有风雨欲来之感。

在原来的计划中,习近平的十九大人事布局主要有三大目标:1,让王岐山顺利退休;2,循李鹏之故例,将李克强赶到人大或政协;3,确定新的总理人选。另外还有一项重要事务,就是为习近平自己也选一个接班人,不管是名义的,还是真实的。但以习近平及其周围人的意图和动作看,这件事并不一定就会发生。

习近平和王岐山、李克强三人关系错综复杂

仍以前三者论,由于到十九大时,王岐山的年龄已过“七上八下”之界限,习近平只要执行党内“政治规矩”,就能使王岐山自然出局,所以,此前习近平布局的重心,一直是怎么让李克强“退居二线”,以及挑选新的总理人选。现在看来,上海的韩正入选的可能性最大。十九大上习近平肯定要打破“常委须由政治局委员中产生”的“政治规矩”,否则接班人选几乎全部被胡锦涛之团派提前锁定,习将无法完成自己的人事布局(网上总有人炒作习近平与胡锦涛及其团派的“亲密合作”关系,似乎看不到,胡锦涛和他的团派,是习近平布局十九大的最大障碍,因此也必然成为其“要对付”的首要目标。正因如此,习近平才会反复强调“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所谓“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去掉中间,只剩头尾,正是“团派”二字,其针对意义何其明朗?事实上习自己早已挑明阵营,一些人还在装傻而已)。但是,他不大可能将“打破规矩”与“换相”两事相重合,不然会极大增加阻力、提升操作的难度。因此,最大可能是,新总理仍然从原政治局委员中挑选,而其他新增常委人选则有部分可能在政治局外产生。这样一来,现在的政治局委员中剔除年龄过线的,剔除团派人选,再剔除实在不合适的,韩正几乎已是不二之选。

就在一个月前,政治观察家们还可就中国高层的局势,得出上述清晰判断。但是,不久前,一只名叫“任志强”的蝴蝶挥动了一下翅膀,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众所周知,习近平与王岐山在反腐问题上有着很好的合作,这说明他们两人都是富有责任心的政治家,而非尸位素餐之辈。但同时,王岐山又是一个不甘居人下、且有心干一番事业的人。海外媒体曾有传言,称王岐山对某关系亲近的国企老总说“对这个老大(指习近平),我是彻底服气了”──正因为有这样的故事传出,反证了王心中可能并不服气。不但不服气,或许还有着“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而习近平在上任后一系列逆流而上的举措,得罪的人不少,可说是四面树敌,或许也让王岐山看到了可能和希望。但限于习在党内已经“定于一尊”的现实,王岐山不可能正面挑战习的权威,反而要避免与习发生直接冲突。于是,王现在只能广植羽翼,侧面出击。而王波明、胡舒立、任志强等人,似乎就是王的羽翼之属,他们的作用是在舆论界、知识界、商界为王造势,助其争取人心、钱心;一旦“天下有事”,就能转化为“物质力量”。而王、胡、任三人与王岐山之互动,外界亦清晰可见。

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纵然志向再远大,路还是得一步一步走。现在,王岐山必须迈出的第一步,是争取在十九大上留下来,哪怕不再担任中纪委书记,只要留在常委内就好。而要做到这一点,没有习近平的同意显然不可能。所以,现阶段王岐山更要避免与习近平发生矛盾、冲突。如操作得当,习近平为二十大后考虑,确实有可能帮王岐山打破规矩,让其“为王前驱”。

在这种情势下,按理说,作为王岐山的羽翼之一,任志强不应该在现阶段直接招惹习。但由于任志强此人素性狂悖,且与王只是默契,并非其直接下属,所以这一回,他竟然将矛头直接对准了习。当任志强在习近平强调“党媒姓党”后发出“政府不能姓党”的声音后,事关习近平之威望,习近平阵营对此不作出反应已不可能。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首先放出“大招”的,竟然是千龙网,而且矛头直指王岐山。千龙网只是北京市委宣传部下属的网站,层级不高,正因如此,其背后的操盘者存在多种可能:习近平阵营的人借道发声;刘云山及其宣传部门插手;或者王岐山老对头刘琪的旧部所为,等等。

但从随后中纪委的反应看,习近平阵营出手的可能性不大。中纪委网站的反击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是在千龙网《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发表近10天后才发出的。这么慢的反应节奏,一方面说明王岐山阵营本身在考量应如何应对才恰如其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打探对方的底细,弄明白“来者为谁”。以中纪委在今时今日的能量论,弄明白千龙网文章背后的操盘者,是没有悬念的。如果背后人是习近平或其阵营中人,王岐山再桀骜不驯,此时此刻也不可能与习近平正面顶牛;且习近平如果要敲打王(习当然知道王、任关系及王的意图和一些小动作),也不太可能采取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习习惯于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在自己布置的有利战场上再出手击敌。他所在的位置,使他拥有这种条件和方便,正如当年的毛泽东一样。

刘云山主持的中央宣传系统也不太可能。作为常委之一,刘云山对习、王之间的暗中较劲应心知肚明。他不可能在此时插进来,弄个两面不讨好──不讨好王显而易见,不讨好习的原因是:本来王在十九大上退出已没有悬念,习甚至连接手的人选都准备好了(栗战书),但现在这么一折腾,矛盾公开后,事情就复杂化了,有可能徒增变数。顺便提一句,由于宣传部门负有舆论管理之责,顶在与知识分子冲突的第一线,因此每任宣传部门的主管,在知识界中都形象不佳,其实这只是其职务行为所然。而作为利益的受损方,舆论界一提到宣传部门官员就难免反应过激,往往失去基本的客观和理性。最近又有人炒作什么“对彭丽媛的高级黑”,理由是宣传部门听任一个与彭丽媛妹妹彭丽娟同名的人担任春晚的营运总监,“给彭丽媛抹黑”。对此,海外舆论界也不问是非、真伪,一味地跟着起哄,推波助澜──殊不知,如果有关部门仅仅因为某人与彭丽媛妹妹同名,就不允许其担任春晚的营运总监,那才是真正的“高级黑”。

因此,最有可能的操盘者,还是刘琪在北京市委的“残余势力”。刘、王当年势同水火,刘琪方只要发现有可以打击、抹黑王岐山的机会,想必不会放过,何况此次还可以以“维护习近平威望”之名。正因为王岐山发现对手只是刘琪,加上王本身也不善于隐忍,吃不得亏,所以才默许手下出手反击。但这样的事情总不会缺少凑热闹者,随即,安徽出版集团董事长王亚非也公开发表文章,提出要“警惕有的网站借任志强事件反党”,其文措辞严厉,上纲上线,结果导致舆情反转,形成“王岐山压习近平一头、王岐山的面子比习近平的面子更重要”之情态,这却为王岐山始料所未及,也为其所不愿见。因王急于修补,于是记者才能在两会上抓拍到“习近平板着脸走在前面,王岐山在后面弓着腰赶上去搭话”的画面──其神其态,简直让人认不出这就是王岐山。

由于任志强的狂悖(他现在自己说是“大意了”)、王岐山的“不忍”,导致习、王矛盾提前浮出水面,其结果不仅是影响了中国后续的反腐格局,更减轻了李克强身上的压力。习、王矛盾已掩盖不住,再加上李克强恰到好处地“出虚汗”,显示自己身体不佳,在某种意义上已不足为虑,结果不但习、李矛盾将退居第二位,甚至习、王两人对待李的方针、态度、策略,亦可能发生改变。就王而言,可以拉李联手,成立“抗习联盟”(“抗习”未必“倒习”,目标定得越低,愿意进来的人越多),一人为留任常委,一人为保相位;就习而言,如果与王的交锋进入胶着,也必须拉拢李作为助力。于是,似乎顷刻之间,李就由习近平的重拳所指,一变而为隔山观虎斗,甚至可以左右逢源、待价而沽。十九大上,李克强是否相位不保,由此又有了新的悬念。因此说,李克强“出虚汗”正当其时。

虽然“李退相位”是习近平原来的第一目标,但这只是因为李克强挡了道,并不意味着习近平视李克强为最大威胁。实际上,以在任高官的能力、实力论,习近平明白,可对自己构成挑战者,唯有王岐山。因此,以允许一个身体已不怎么行、难以承担太多事务、很容易被架空的李克强留在总理任上为代价,以换取真正具有威胁力的王岐山之顺利出局,如果情势的发展最后形成这种必须“二选一”的牌局,相信这样的交易习近平会愿意做,前提是,其他团派不“入常”。

来源:明镜 / 王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