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看病难:苦逼的民众矫情的官

转发此新闻:
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家人看病四小时挂不上号,在两会期间成了各大网站转载的头条新闻。报道说,黄洁夫自曝,他的女儿带外孙去儿童医院看病,用了4个小时也挂不上号,最后告诉医院「我Daddy是谁谁谁」,「人家才照顾她,给她挂上号」。

长期困扰中国民众的看病难问题,至少已有20年的「历史」。

就在几天前,也有一条与号贩子有关的新闻。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回复媒体记者如何看待号贩子问题时说,「首先要感谢那个姑娘,姑娘一声吼,推动了对老大难问题的解决」。她指的是此前一个在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一位东北女孩到北京的医院看病,从凌晨起在医院排队排了十几个小时,最后快要排到了,号却没有了,而号贩子以4500元的价格向病人兜售,她哭诉医院的保安、医院内部的人和号贩子沆瀣一气,里应外合,让老百姓挂不到号。

「东北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前一段时间在网上传得火热,引起民众广泛共鸣,是最近黄洁夫和李斌的话成为新闻的主要背景。李斌说「感谢那个姑娘推动了对老大难问题的解决」,这话说得言不由衷。视频火爆之后,北京医院的号贩子猖獗情况可能有所收敛,但远未到「推动了老大难问题的解决」的程度。目前并未听说北京的医院挂号难问题得到完全解决。何况即便北京解决了,还有全国各地大量医院的挂号难、看病难问题。

两名与医疗卫生相关的高官和前高官,在看病难长期以来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以怜悯的姿态对苦逼的民众表示同情,显得十分矫情。作为一国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前主管官员和现任主管官员,难道他们此前都不知道老百姓看病难、挂号难吗?长期困扰中国民众的看病难问题,至少已有20年的「历史」。黄洁夫2001年起任卫生部副部长,他在任时,难道不知道老百姓看病难?他在任时,难道他的儿女和其他家人没有去医院看过病?这是否意味着他的家人过去都是享受特权、走特殊渠道,不需挂号便去看的病?挂号等4个小时算什么,多少民众等40个小时也等不到一个号呢。

中国的官员长期不接地气,就是因为他们不论何时,不论做什么,都是要么高高在上,要么享受特权,从不以普通民众一员的身份去正常地生活,因而他们永远不知民生疾苦,永远对民众的困难和烦恼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形下所做出的决策,可以想像几乎都是弱智的、难以为民众接受的。这也是长期以来中国官民对立的一个重要原因,至少在现象层面表现得如此。

中国政府和官员要想了解民众的想法、解决民众的困难,并不难,难就难在他们不愿去做、不愿放下身段去做。因为他们是党的官,他们高人一等,他们只对党负责、只对「组织」和「领导」负责。普通民众有什么问题,根本不是他们所在乎的。

记得有一次香港政府新闻处一位负责人介绍,该处每天都有专人负责将媒体批评政府的报道剪下来,上班前送给特首及政府各处首长披阅,香港政府各部门每天都有专人去解决媒体的报道中所批评的问题,这是政府职责的一个重要部分。虽然今天香港民众对特区政府和官员有各种各样的批评和不满意,但是在这一点上,如果中共的官员们去学学香港的哪怕一点皮毛,也能解救不少老百姓於水火之中──只要官员们每天去扎扎实实地解决一个微博上反映的问题,大陆社会就会比今天「太平」、「和谐」许多。

来源:东网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yuhe dai 说...

中共统治就是逆天虐民嘛。买房看病养老都是剥削的手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