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8

河南陕西婴儿接种疫苗死 山东婴儿变植物人 民众维权遭警告

转发此新闻:
因新生儿接种疫苗后突然死亡,旅居河南安阳的经商人士龙春丽,周日(27日)向外界求助,指其4个月大的儿子接种一类疫苗“百白破”后死亡,但他试图追问疫苗流程无果。而在疫苗风波愈演愈烈之际,这宗死亡案例立即引起广泛关注,在全国性的问题疫苗阴影下,一些家长原本准备联合起来寻找真相,遭当局施压。

龙春丽的妻子抱着年幼但健康的孩子,但今年15日孩子接种后,几个小时即死亡

岳阳新闻网消息报道,怀疑疫苗致死事件发生在今年15日,在河南安阳经商的湖南人龙春丽和妻子于卫丽,带着4个月大的儿子,在当地定点医院打“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破伤风混合疫苗简称),两个小时后发现孩子出现反应,紧急送医,因抢救无效死亡。

婴孩的父亲龙春丽向本台记者确认事件,他表示,之后当地卫生局组织对这事件的调查,认为接种流程合规,属体质性疫苗不良反应。但卫生局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的调查方式,无法令人信服。

龙春丽说:打针是在文昌社区,在安阳这边。调查是那个卫生局,其他机构好像没有,卫生局在这里一直负责这个事吧。比如说做尸检啊,也是卫生局的人安排,到那个郑州。尸检报告出来了,郑州那边给的就是说,小孩子一切正常嘛,又不是说中毒,也不是过敏引起的。他们给的单子就是说看看这个疫苗有没有关系,找安阳这边的专家去会诊一下嘛,大概是这个意思。

龙春丽又说,他们追问疫苗的安全状况,但当地卫生局除了表示正常,并没有给他们看到相关的证据。

调查报告上标注的当事人和机构

龙春丽说:安阳就说,这个疫苗是国家生产的,国家赔偿你。按那个最高标准的话,一般就是说小孩子最高是10万嘛。就这个10万以内赔偿给你们,就是这样。我的意思就是说在医院打疫苗死亡的嘛,那么医院也会有甚么过失?疫苗这个药品,他们进货的渠道,是不是按国家标准进行的?或者说冷冻了没有?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找不到任何东西。我们问他们,他们就只说是正常的。 

根据当地卫生局的调查报告显示,这次疫苗接种单位为文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防接种门诊,是专门的官方接种机构。但调查报告上登记该机构联系人孙晓明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调查报告同时还注明,生产该疫苗的厂家为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联系人为尹凯。本台记者致电尹凯时,他称不知道有这件事,随即挂断电话。而负责疫苗采购和接种点管理、同时也是今次事件调查主体的安阳市卫生局的公开电话,亦无法打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西安男婴郝梓诺打针后翌日死亡,其手臂接种疫苗位置呈紫色、有瘀血。


夺命疫苗杀山东婴 3陕西童变植物人

轰动全国的山东黑心疫苗案件曝光后,让内地家长再次陷入集体性恐慌。然而,内地疫苗的危害之广,官方至今仍不让揭开,致残的儿童得不到救助。西安和山东分别有出世仅33日的婴儿和3岁幼童,因注射夺命疫苗,一死一惨变植物人!而受害人祖母到北京上访维权遭拘捕。 

“孩子出生时很健康,乙肝疫苗是政府要求必须打的。”在西安出世的男婴郝梓诺,在世上只活了33天。孩子的爸爸郝国定昨日告诉《苹果》,今年33日带刚满月不久的孩子到西安灞桥社区的红十字会接种乙肝疫苗,小诺当晚就哭闹不停;4日凌晨,小诺开始呼吸急促,家人马上把他带到医院抢救,但2小时后就离开了人世。死亡证上写的四个死因都是“疑似”,家属心中充满疑问,“呼吸循环衰竭?血管弥散性凝血?吸入性肺炎?还有一个记不清了。孩子好好的打了疫苗就不在了,谁能接受得了这种事情,我们就想讨一个说法”。8日小诺做了尸检,司法中心说30个工作日才能看报告。而至今出事的接种中心并没有封存其余同批疫苗,仍在继续接种。


现时3岁多的张梓浩在1岁接种百白破疫苗后成为植物人

专家促多生一孩证非遗传病

至于3岁零4个月大的男童张梓浩,躺在床上成植物人已2年半了,患了小脑萎缩、中枢神经损害、视觉神经萎缩、神经性耳聋....一切从20131224日开始,1岁多的他当日在山东肥城老家卫生院,接种了百白破疫苗(百日咳、白喉、破伤风),又服用预防小儿麻痹症的脊灰减毒活疫苗糖丸,随后发病。短短20天时间,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打针前的张梓浩活泼爱笑。

张梓浩的家人带孩子到处求医,但病因一栏一直是个问号。“医生专家都是私下说你孩子属于疫苗后遗症。都说这个,但没有写上病历。一开始我们不懂,心里就是疫苗是好东西,国家号召。”爸爸张振兴告诉《苹果》,浩浩现住在北京北大妇幼医院,不过也快要出院了:“撵了我们好几次了,交不起住院费。孩子治疗已花了30几万元人民币。”孩子的遭遇折磨得这个农村家庭痛苦不已,张振兴上访15次,卫生主管部门不断推诿,甚至荒谬到要张生多个小孩证实浩浩伤残与疫苗有关而非遗传病:“山东临沂卫计委专家说你要证明就生个孩子做羊水穿刺证明它。小儿子今年出生,一切正常。”

张梓浩的妈妈史桂芹

涉事疫苗属政府规定接种

近日曝光的山东黑心疫苗案,200万支总值5.7亿元人民币的疫苗,未有冷藏或是过期,由2010年开始流入全国24省份,总理李克强对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作出重要批示。国家一直将焦点引向“非法经营”与“二类疫苗”(即非国家要求、自费接种的疫苗)。而引起郝梓诺和张梓浩发病的却是一类疫苗,指政府免费提供,公民应当依规定受种的疫苗,包括乙肝疫苗、脊灰减毒活疫苗、百白破联合疫苗、乙脑疫苗等10多种。在郝梓诺去世同一天,在广东河源一个4岁男童在吃了脊灰减毒活疫苗糖丸及注射流脑疫苗后死亡。

中国大量疫苗致残甚至致死的孩子,是否真是巧合?或是疫苗质量问题、储存问题?不得而知。因为中国政府公布资料有限,很多地方卫生部门甚至有规定,任何个人不得作出疫苗导致伤残后遗的诊断。日前北京关于疫苗问题的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局长称:“目前我们监测的异常反应发生率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其他国家发生率基本持平。”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