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2

曾庆红妻侄女、原广州纪委书记涉嫌贪腐上亿仍平安退休

转发此新闻:
曾庆红妻侄女、原中共广州纪委书记王晓玲去年卸职退休后,曾因原广州日报社社长戴玉庆案件二审再次遭举报。有消息人士向海外媒体披露,王晓玲不但重视戴玉庆案,还被其他退休官员举报涉上亿元的贪腐问题。

2014年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涉嫌受贿250万受审时,指控遭到广州市纪委书记王晓玲()陷害,原因是曾抵制她侵吞广州日报社资产。

王晓玲重视戴玉庆案

回顾戴玉庆案从一审到二审,期间最重大的变化之一是广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晓玲的退休。

消息人士向《外参》记者回溯,20152月,春节前,广州几位副市级退休干部实名向中纪委举报王晓玲涉及上亿人民币的贪腐问题,中纪委给予了回复。“但不知为什么,王晓玲仍安然着陆(指其退休)!”

上述消息人士还透露:广州市政协原纪委书记范松青说,王多次向有关领导要求退下后到广州市政协做主席──她的前任苏志佳,从市纪委书记位置上退下后就是当了市政协主席,这样就升为副省级了。但她的要求,被省领导拒绝了。据范听说,王受贿数额巨大,“但中国的事─言难尽,什么时候查她,恐怕要看高层意思”。

多位消息人士更对《外参》提供大量关于王晓玲的言行,称对戴玉庆案的重视,在纪委和报社有目共睹。

一位参与办案的人士回忆三年前调查戴玉庆期间,王晓玲每晚都看戴的受审录像,“没有进展就破口大骂”,后来终于按王的要求把行贿人及受贿人口供拿到手了,“王很高兴,请大家吃饭,为办案人员向省纪委请功,同时要求《广州日报》社支付几十万办案费用”。据称,参与办案人员每人都收到少则几万、多则十万的奖金,这位参与办案人士也得到几万元,“具体数字不便透露”,其他人所得到的具体数额他不清楚,“每人不等,不许打听。”

广州市纪委另一位参加办理此案的处级官员提供了更详细的信息。披露说,王晓玲逼迫他们一定要让报社广告部人员作证指控戴,不配合就抓他们家人;举证拿到后就抓戴,─定要让他承认,否则抓他家人;他要是还“不配合”,就采用车轮战术审问,戴有高血压及心脏病,“这就是说:他不承认,就休想活着走出广州白云区海联路19号(纪委办案点)嘛!”

王晓玲对后面几步也早就想好了:戴承认罪行后,再用“协助调查”名义限制其妻子杨兰凌自由,逼其取出个人存款退缴“赃款”,如她不配合,就─直扣留;待将戴移送司法后,就将杨送进广州市精神病院。

广州日报广告处副处长常勇强

办案人员刑讯逼迫戴玉庆案证人作伪证

戴玉庆案件中,最重要的证人是常勇强。

常勇强的这一笔“行贿”,关系重大。戴玉庆被控受贿近250万元,涉及常勇强行贿200万元,占涉案金额的80%。这一笔罪证认定了,戴玉庆的罪名就基本坐实了;这一笔若否定了,戴玉庆就基本上脱罪。所以双方都死死咬住不放。

在法庭上,这个常勇强只闻其文,不见其人。

2015328日的一审中,法庭曾当庭播放一段常勇强受审的视频。在这段视频中,常勇强先是对向戴玉庆行贿200万元予以否认,表示“我没有送过他钱”。但后来又改口承认了此事。

常勇强在录像中表现得十分纠结不安,双手数次抱头并用力揉搓头发,面对检察人员的逼问,他说:“我不想害人。”录像中能够听到侦查人员大声训斥常勇强。

戴玉庆的妻子杨兰凌告诉记者,常勇强的妻子曾私下告诉她,常之前对戴的指控都是“因外界原因”不得不做的伪证,“由于良心过意不去,最终决定翻供。”

在一审辩论中,辩护律师拿出了杀手_:当庭出示了常勇强的三封手书信件,在这些信件中,常勇强表示“戴玉庆等人的笔录是指名道姓逼我编造的”。

常勇强推翻自己供词的信之一。

常勇强在其中一封给广州中级人民法院的信中写道:“公诉人起诉我犯受贿罪和行贿罪的指控基本不是事实,我所有供述笔录都是在遭受刑讯逼供而非法获取的我实在受不了,就陆续编造了受贿500多万、行贿200万的笔录,其中戴玉庆等人的笔录还是指名道姓逼我编造的,期间,我也多次反映这些笔录是我受不了编的,但反遭更变本加厉的折磨75日下午,办案人员甚至当面撕碎我又一次递交的反映编造笔录的材料,并强逼我吃下去。”

来源:《外参》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贪官们使把劲,狠狠贪,把党库的钱贪完了,中共就很快倒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