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2

谁下令文革式批判任志强:部长们的争宠与内讧

转发此新闻:
来自北京多方面的消息来源向《明镜邮报》透露,最近被讥为“真理部”(典故出自乔治奥威尔的著名小说《1984》)的中宣部,内部纷争频起,彼此猜忌,互相指责。激化冲突的导火索有二:一个是“红二代”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口无遮拦地“妄议中央”;一个是以“忠诚的共产党员”名义在网上发表的《请习近平同志辞去领导职务的公开信》。

中宣部的匿名官员透露,中纪委正将中宣部几位主要领导列为调查重点,有的涉嫌贪腐、违规违法的事实已经基本查实,并已经上报政治局,现在正待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批准抓捕;有的正在调查落实之中。

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

其中一位,就是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中宣部的官员说,年近花甲的蒋建国发迹湖南,1986年之后,曾经担任过时任湖南省委组织部长孙文盛的秘书。孙文盛后来升为湖南省委副书记、山西省长,在温家宝内阁中担任过国土资源部部长,对其前秘书蒋建国的仕途大有裨益。蒋在湖南时,历任益阳市市委书记、益阳地委副书记、湘潭市长、邵阳市委书记、湖南省委宣传部长。蒋在湖南时买官卖官,很有“口碑”,尤其是在邵阳市委书记和省委宣传部长任上。

蒋建国于2008年上调进京,出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党组副书记、书记。中宣部官员披露,蒋与出自湖南的周永康铁杆党羽周本顺,在湖南任职时期就关系密切。周本顺长期在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工作,最终升任政策研究室主任。九十年代中期,周本顺主政邵阳市委,时间长达五年,后来推荐蒋建国出掌邵阳。2000年,周升为湖南省公安厅长,随后进入湖南省委常委,升任政法委书记。周本顺进京后,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等于是周永康的幕僚长。后来在河北省委书记任上被“双规”落马。

蒋建国与前中组部副部长、现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也关系密切。欧阳淞是湖南双峰人,早年在湖南湘西工作,历任吉首市副市长、湘西自治州州委秘书长、常务副州长。19931月调中共中央组织部,先后担任干部调配局副局长、组织局局长;2005年,升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20089月,调去主持中央党史研究室。欧阳淞也涉嫌为众多关系户安插职位。

在北京的“湖南帮”中,蒋建国的年龄比周本顺、欧阳淞略小,来北京任职的资格也稍嫩,但他算是后起之秀,在周本顺垮台、欧阳淞也调任闲职,蒋建国地位凸显,已俨然是“湖南帮”的核心骨干。

蒋建国赴京后被安排担任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副署长,但他在新闻出版总署和广电总局合二为一的关口,全力争夺局长一职却落败,这个职位被蔡赴朝拿下,蒋建国只接任了另一盘“菜”──蔡名照的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两个办公室对外两块牌子,对内一个班子)。蒋建国对蔡赴朝因此深抱“瑜亮情结”,一肚子怨气,有机会就要撒出来。为此,他紧跟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常务书记刘云山,期待抱住粗腿,“来日方长显身手”。

中宣部的匿名官员称,这次对任志强的围剿,正是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下令让网信办(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出面大打出手。网信办因此而引起公愤,堪称千夫所指。网信办跳得太高,甚至党内高层有人要追究网信办主任鲁炜的责任。

而网信办的官员透露,网信办的人十分委屈,怨气冲天,明明是主掌新闻口的蒋建国悍然下令,他们只是执行者而已,但现在“屎盆子”却扣到了头上。

现在,中宣部下辖的这几个部门互相推卸责任,指责对方。中宣部官员对《明镜邮报》说,中宣部摊子太大,关系交错,格局混乱。有的名为副部长,却是正部级,他们各管的一摊“贫富不均”,有的徒有虚名,有的大有油水。习近平的混乱施政也加剧了这种混乱。中宣部人士就指责,鲁炜经常越过中宣部长刘奇葆和主管宣传的刘云山,直接向习近平汇报和请示;而习近平也常常越过政治局同僚刘云山和刘奇葆,直接向鲁炜和网信办副主任徐麟(原上海市委宣传部长)授令。久而久之,鲁炜在同僚眼中仿佛手中总有尚方宝剑,总能挟天子以令诸侯,成为中宣部的特殊人物,其他副部长们忌惮他、敷衍他,同时也提防他、孤立他。

中宣部各大系统主管各怀鬼胎,都要在仕途上争先恐后。其中一招,就是将习近平“左”的言论加以放大、突出,以讨好习近平──他们判断习近平的本性就是“左”,于是拚命迎合,既可避免因贪腐寻租被查处,更企图讨得欢心日后有机会被提拔,其结果,就是一场竞相“高级黑”、一个比一个更给习近平抹黑的恶性竞赛丑剧。在任志强事件上闹到白热化程度,神化习近平却变成妖魔化习近平,在思想文化界和民间造成一片混乱,固然让他们自己名声扫地,而习近平的形象也跟着一塌糊涂。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又一篇无耻为习近平洗地的文章。只不过几天时间,明镜推出连篇累牍同样性质的垃圾,还有人说这是“客观”的新闻报道吗?你找得到相反一方的观点吗?明镜使用“匿名官员”,“知情者”,“接近习近平消息人士”这类低级造谣手法,散布纯粹臆造的没有任何事实甚至逻辑基础的天方夜谭式的谎言,目的无非是将习近平所有的罪恶,都推给下面的官员。何频大五毛的无耻面目,昭然若揭。别再犯傻了,读者们,受骗一次,是骗子的问题,受骗两次,就是你的问题了。永不醒悟,你就应当去医院检查了。

匿名 说...

猪头公开表态文革是对的,在文革它全家被定反革命,是罪犯也是对的

yuhe dai 说...

“中宣部各大系统主管各怀鬼胎,都要在仕途上争先恐后。其中一招,就是将习近平“左”的言论加以放大、突出,以讨好习近平──他们判断习近平的本性就是“左”,于是拚命迎合,既可避免因贪腐寻租被查处,更企图讨得欢心日后有机会被提拔,其结果,就是一场竞相“高级黑”、一个比一个更给习近平抹黑的恶性竞赛丑剧。”
我认为完全有这种可能性。我也完全赞成“习近平本性是左”。在我看来此文没有为谁洗地的嫌疑。恕我不回复没有任何水平的留言。谢谢。

yuhe dai 说...

中宣部为什么给习近平过分打广告?内部机理我不清楚。但他们都是坑害人民和民族前途的人渣,这是肯定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