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李波再次接受采访:谁陪我回去不便说

转发此新闻:
香港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踪案疑点仍在,关键在于其店老板之一李波是如何回到中国内地的?之前广泛报导是中国公安越境执法。而明镜从某个有相当可信度的来源获悉,是有香港人劝说并陪同李波返回内地协助调查,坐”大飞”(走私艇)前往深圳的,公安没有直接到香港抓李波。但这则消息,并未得到李波或中国官方确认。

329日,李波在接受《明镜邮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说,“因为员工的事情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决的,就通过一些朋友的渠道,这个问题还是需要我去帮忙解决,看我愿意不愿意。我也是自己考虑了好久。就觉得作为他们的老板,作为一个中国人,大家都是中国人,这样拖下去,我也觉得非常吃力,香港独力难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么办法好想,于是就回来了,希望能够解决了。”

李波329日在香港大街上玩自拍。

以下是采访的完整文字稿:

谁陪我回去这事我不便说

明镜:是李波先生吗?

李波:是。

明镜:我是《明镜邮报》记者,从纽约给您打电话。

李波:是。

明镜:我注意到有报导说你已经回到香港,在香港大街上拍自拍,这是真的吗?

李波:对。我现在回到了香港。不过我会与我太太的家人一起回到她的家乡去祭祖,所以我现在就在内地。

明镜:我们打电话这个时候,你又回到了太太的家乡祭祖是吗?

李波:我还没有回去,明天早上一早出发。现在差不多是我快要上床的时间了。

明镜:我想问你几个问题,现在你方便吗?

李波:可以。

明镜:在铜锣湾书店事件中,还有桂民海没有出来,林荣基也没有露面,你有什么关于这两个人的消息吗?

李波:这个比较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林荣基应该与吕波、张志平一样已经保释外出了。现在可以说是有人身自由了吧。桂民海我不确定。

我曾经与这三个人一块吃过饭。了解他们的情况。林荣基呢,他没有回香港,可以是因为他的家庭原因,这方面我就不方便详细说了。这是他自己的隐私。

明镜:你是说你在北京的时候,你跟吕波、张志平、林荣基一起吃过饭?

李波:不是在北京。具体的地方我就不便透露了。

明镜: 就是在失踪这段时间里,你与他们三人一起,加你一起四人一起吃过饭?这个对吗?

李波:不是。在被调查期间,我是没有见过他们,这次吃饭的时间,是在书店出事之后,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

明镜:是在书店出事之后,你们一起吃过一顿饭,但这顿饭在什么地方吃的,你现在不方便透露,对吧?

李波:对。没错。

明镜:关于桂民海你没有任何消息?

李波:桂民海具体消息我就没有了。我主要只知道他牵涉到一起多年之前的交通肇事撞死人的事故。还有在保释期间(以下四字语音不清楚)当然,这些不是我的第一手资料,也是听他们说出来的。

明镜:因为铜锣湾书店事件有五个人失踪。用你的话说,四个人都已经相对自由了,只有桂民海一个人留在最后,所以还是很关心他的命运如何的。因为你去那边,用你的话说,是“协助调查”,你也提到 “桂姓商人”,这个“桂姓商人”,就是桂民海对不对?

李波:对呀。

明镜:外界对你说的怎么样去大陆的这个事情,一直有疑问,你的解释似乎并没有被舆论完全接受,这次你跟我谈话,你有什么新的解释或什么新的说法吗?

李波:我相信没有了,我已经说过好多遍。我是偷渡回来的,是想要解决公司跟员工之间的问题。员工出事,我这个老板也要对他们负责。他们不过是打工仔,他们出事也是因为公司的经营问题。我觉得我有责任去帮他们一下。这个事情,在道义上,我也应该做。

明镜:你能够说,当时是谁陪你去大陆协助调查的吗?还是你一个人去的?

李波: 我是自愿去的,谁陪我去的,我也不便说。这牵涉到对其他人的影响。对不起啊。

明镜:你是通过船、汽车或者什么别的交通工具过去的呢?

李波:这个我也不想说。

明镜:这个也不想说?提出这些问题是因为有人担心你,因为之前有说法是你被绑架的。所以,人们估计陪你回去的是大陆公安什么的,或者陪你回去的是大陆的平民或者是什么黑道上的等等?

李波:没有。给我安排的是个朋友,有没有人陪我去,陪我去这个人是谁,我不便说。对不起啊。就是通过朋友的帮助。

明镜:通过朋友的帮助?

李波:对。对。有人问我愿意不愿意回去。

明镜:你在回大陆协助调查之前,你曾经对BBC说过,你不敢回大陆。为什么转了这么大弯,你又敢回去了呢?你不怕发生什么事吗?

李波:担心当然是有点的。因为员工的事情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决的,就通过一些朋友的渠道,这个问题还是需要我去帮忙解决,看我愿意不愿意。我也是自己考虑了好久。就觉得作为他们的老板,作为一个中国人,大家都是中国人,这样拖下去,我也觉得非常吃力,香港独力难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么办法好想,于是就回来了,希望能够解决了。

明镜:有报导说,有人目击你曾被一个男子架上一辆货车,当时还有人出来叫让他们住手,有这样的事情吗?

李波:一个男子把我架上货车?我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不过,这个不是真实的。

明镜:你不是说回去是个人行为吗?但到后来你公开说,是为了协助调查一个“桂姓商人”,那么,从一开始,你的这个个人行为是不是就与这个调查行为有关系的呢?

李波:这个呢,起初呢,我是为了员工的事情,后来呢,知道桂还是被限制在里面,所以变成了也要协助调查了。

明镜:这就是说,你刚开始是为着三个员工去的,进入内地之后,你才知道这些事情跟桂民海有关系,然后就协助调查了桂民海的一些事情?

李波:对,对。当然,我也知道,(我自己)肯定也沾一点关系的。我现在仍然是没有一个完整的图面。我协助调查呢,主要就是回答问题吧。整个的完全的过程我现在想只有检察院(语音模糊,“检察院”三字可能不准确)才能查清楚。

为明镜专访破例一次

明镜:你在被协助调查期间发生什么外面一般都不知道,甚至你在什么地方协助调查都不知道,包括你跟你太太是在什么地方见面,外界也不知道。在这么严密的情况下,你如何接受凤凰的采访的呢?(此时采访因不明原因突然中断约40秒。)

对不起,刚才电话中断了。

李波:对呀,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明镜:我还有几个问题没有问完,我继续提问好吗?

李波:请不要太久。因为我明天很早要起床。本来是准备上床的了。

明镜:好。我尽量问题简短。你在中国什么地方协助调查,你跟你太太在中国见面,都有报导,但媒体都没有披露具体的地点,在这种情况下,凤凰怎么能够采访到你呢?

李波:我不大清楚。

明镜:你在这个专访中谈到你要放弃英国国籍,这个是真实的吗?

李波:是真实的。

明镜: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呢?

李波:英国国籍对我来讲,只不过一个旅行证件而已。你大概也知道我有一个患自闭症的儿子,差不多肯定要在香港生活的。我们一家子不大可能移民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去。而且,英国政府对我的国籍问题(此处有三字听不清楚)厉害。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这样解决比较合适一点。

明镜:你提出放弃英国国籍之后,英国政府对你的事情还继续关心吗?

李波:这个是的。不过,我现在的情况,要看形势发展来定。另外,我在了解放弃国籍的程序呀,还有相关的问题呀,现在还没有采取实际的动作。

明镜:考虑到你的时间已经比较晚了,我现在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你回到香港之后,要过平静的生活,不想被外界打扰,也不想媒体再追访,今天你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你认为你这是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吗?还是你还有更多的机会给媒体?

李波:我本来是不打算再接受采访了,都已经说过了。我想你们从美国那么远打过来,我就想下不为例吧。

明镜:感谢你把这最后的一次机会给我们。我们媒体非常荣幸。我们也恭喜你获得自由,也祝你和太太回中国时愉快。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家伙一定出卖了其他几个同事,不然现在怎么这么悠哉?既然这么爱国,书店也经营不下去了,就别回香港了,留在内地发展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