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

网上再现倒习公开信列五大「罪状」,来源和真伪 (视频)

转发此新闻:
就在习近平公开信风波还在持续发酵,无数人被牵连的时刻,这个星期,网上又出现一封倒习公开信,第二封公开信署名“171名中国共产党员 们要求罢免习近平一切职务。 公开信在明镜博客上发布,没多久就被删除。第二封公开信从何而来?它的真实性有多高?我们下面通过电话连线,请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来说明


频先生您好,明镜新闻网在星期二发布声明,强调这封信一度刊登在自由登录的明镜博客上,后来被博主自行删除,明镜新闻网并没有发表这封信。能不能详细说明事情的经过,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后来是怎么样结束
频:明镜博客是自由开放的一个平台,很多人都可以在上面刊登自己的自由的言论。只要他不涉及到法律的问题,比如进行人身攻击,进行污辱,(对)人的污辱,我们一般是不会因为他的政治观点去删除。所以这封信出现在博客以后,我们并没有去删除它。比如第一封信还在我们博客上面,我们并没有去删除它。 但是第二封信,博主自己删除了
我不知道删除的原因,但是我们同时也收到了这封所谓的公开信。从信的内容和署名的方式来看,我们觉得它列出的这些问题当然是他对习近平,对当下时事的一种焦虑,一种不满。列出的很多东西也是很多人的一种共识,一种看法,比如说对知识分子的打压,比如说经济的下滑,比如说规则上搞得比较乱,比如说搞个人崇拜,文革之风,等等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大家所议论的东西,这不是一个问题
问题是,他署名是171名共产党员,而且没有任何可以确定的来源,因为他是用加密邮件发给我们的。首先我们对171这个署名的方式就有所怀疑,因为在中国现在这种安全的情况之下,就是控制得很紧张,有这么多人敢于联名吗?如果在1989年的情况之下,那是有可能的。但是在今天这种气候之下,能够动员171人,而且又没有一个人使用自己真实的名字,所以我们觉得这不是很严肃的,不是能够求证的公开信。作为新闻媒体来讲,不太合适把它发表
郑裕文:我们知道第一封公开信署名的是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和第二封信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差异?曾经刊登第一封公开信的海外参与网主编蔡楚,他的看法和您很像,他说他也收到这第二封公开信,但因为是匿名的,缺乏公信力,而且来源可疑,所以他们也没有发出。跟我们谈谈您觉得这第二封公开信跟第一封到底有何不同,两封的对比,您觉得第二封是不是更加值得存疑
频:是的,其实第一封信也是新闻媒体没有办法去发表的。之所以后来引起新闻媒体很大的注意,是因为中共去抓捕了很多媒体人士,这样的话引起了大家更多的关注。如果单纯是公开信本身,媒体是很难去发表它,因为没有办法去确定有没有这个
这个诚的共产党员是没有勇气的,因为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写出来
但是从一般的判断来看,稍微对中国的文风有点了解的人,倾向于相信第一封信更像体制内的人的写法。他的语言风格,他的表达方式,是有点像体制内
过第一封信更加严厉一些,他提到了你的家人这种口气很像一种安全性的威胁,这有可能是引起中国警方紧张,或者非要追查的一个原因。因为发出了人身安全的威胁,我想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如果得到这么一个公开发出来的东西,威胁到总统家人的安全,我想美国的警方也会调查的。只是中国的警察调查得过于粗暴,过于野蛮,比如说把作家长平的家人弄到看守所、警察局去,然后把旅美的网络著名人士北风的家人弄到警察局去
风的家人,现在中国没有找到一个理由说他家里是不是纵火了或者有什么其他的犯罪行为。长平的家人(被警方)说是纵火,但为什么牵涉到这么一个敏感的时期,又为什么要求把长平写的相关的文章给删掉
这是中国警方在处理案件的时候分不清楚什么叫言论自由,什么叫治安,什么叫人身安全的保护。他们把它混在一起,把这个案件炒得全世界都知道,反而把这个事情炒作出来了
那么第二封信,我觉得更像一个体制外的人写的。因为他要求直选选出党的总书记。我觉得信的内容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其实都不是关键了,也许对于中国公安人员来讲是关键的,他们要查出来是不是体制内有这么一帮人真的在倒习
但我认为最关键的意义还不在于信的本身,而在于中国是不是应该走向一个民主和先进的道路?中国是不是应该阻止现在这种文革的风气?中国是不是应该反对个人的崇拜?中国是不是现在应该由一党独裁任意地宰割人民?这些东西才是最关键的
郑裕文:就像您提到的,我想顺便说明一下,因为时间的关系。很多观众朋友可能不了解第二封公开信的内容,我们在这里简单地给大家说明一下。这封公开信实际上是列出了所谓习近平的五大严重错误,包括:第一,公然违反党章,纵容、支持对其个人崇拜。第二,破坏法治,实施个人独裁。第三,不顾国内民生大肆外援。第四,扰乱军队自毁长城。第五,个人生活糜烂玷污党和国家的形象。其中就像何频先生您说的,引人注意的还有信中的最后声明,要求实现让8000多万名共产党员一人一票选举总书记和党中央,对于这个说法,很多人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要求,您怎么看?
频:那当然,在现在的政治框架下,与其说是习近平个人的一些错误或者是一些问题,大家不满的地方,更多的是,这是一个体制,体制是这些问题的根源。不是只是一个党的总书记的问题,而是这个体制
为一个政党来讲,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他要成为一个执政党,那么首先需要人民赋予它权力。中国共产党就简单地说,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其实历史怎么选择中国共产党?不就是因为(共产党)利用了日本侵华的战争,利用了苏联红军给你的武力的支持,经济的支持,利用了社会主义的思潮,把一个合法的国民政权给干掉了,用暴力的手段强迫人民去接受你(共产党)吗
历史选择了你,就应该是通过一个公平的,安全的,和平的方式,人们通过投票或者其他方式来选择你。但是中国没有通过这么一种方式,所以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在中国还是一个暴力党。这才是中国政治的根本的根由,而不见得是习近平本人的问题
当然习近平你作为一个总书记,在上台以后,没有使人们看到政治更加清廉,或者政治改革的一点希望。所以现在很多人对他的期望变成了失望,甚至民意的批评。我认为,这个压力,这个呼声应该让习近平听到,让习近平反省,让习近平自己警觉,如果他继续这么下去,他的情况会比糊里糊涂当总书记的胡锦涛,花里胡哨的总书记江泽民要悲惨很多。因为他得罪了太多的利益集团,他也使太多对他抱有期望的知识分子或者一些其他人士失望了
所以我希望这些信能够推动或促使习近平能够推出政治改革方案,或者走向新的民主。比如说台湾的蒋经国,也不是天生就出来一个蒋经国,是台湾的民众不断地给蒋经国压力,蒋经国在这方面华丽转身
现在很多人不相信习近平会华丽转身,但是对于中国的前途和安全的成本来讲,习近平个人勇敢地站出来,推动中国政治改革,走向新的民主,是中国转型过程中成本最低的一种方式,也是最安全的方式
觉得这几封信也好,或者未来出现某一些信也好,习近平上不上台,下不下台,都不是关键的。中国能够走向新的民主,这是一切的根本,这是唯一的一条出路,也是习近平能够稳住权力,得到民众尊重的唯一的一条出路。这点习近平应该清楚
郑裕文:我们非常感谢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为大家所做的说明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