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0

山寨「罗斯柴尔德」是中国人自设的局 受害者是老百姓

转发此新闻:
英国人姓罗斯柴尔德先生近几年常来中国,无非是出席一些商业推广、研讨活动,被当成最尊贵的受邀贵宾,但日前被媒体揭露是一个骗子。他姓罗斯柴尔德倒是不假,但并不属于那个名震欧洲金融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不少国内机构和人士中招,包括清华大学、若干地方政府,还有几个中国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富豪,都曾和他畅谈合作、分享成功之道。

「罗斯柴尔德」其实更像一个局,且是中国人自设的局,山寨罗斯柴尔德只是设局者一件道具。

问题是,中国人总觉得自己无辜,认定这些机构和人士上当是因为「缺心眼」、「盲从的媚外心理」。我觉得这种想法很奇怪,大错特错。在一个全球化时代,我们和传承古老商业智慧、掌握先进管理经验的外国人交流交流,何媚外之有?因为碰到一个骗子,就实行理论自信、道路自信,主张关起国门谋发展,这真是奇谈怪论。

说上当的人是「缺心眼」,也是胡扯,完全无视中国人智商领先世界的事实。山寨罗斯柴尔德在中国人生地不熟,靠一个人奋斗不可能成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肯定是被中国的经纪机构请进来的,有人帮他张罗在中国的市场推广,才能将在中国的生意越做越大,山寨罗斯柴尔德先生才会愈来愈忙。相关经纪机构真的不知道此罗斯柴尔德非彼罗斯柴尔德么?是真是假,无非是一桩捞钱的生意罢了。

这桩生意就是「摆谱」,通俗地讲,就是形象包装。有一部多年前出版的书,叫《摆谱》,书中是这样说的:「作为人间用以显示和提高身份的游戏,摆谱依赖于一套约定俗成的身份识别系统。按照这种约定行事,除了享受到他人的尊重之外,还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利益与机会。」

这里有一个摆谱故事:1993年,北京市计委副主任刘晓光,穿着乡镇企业生产的红叶牌西装到香港出差,听见有人叫他「表叔」,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当即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套新西装,连鞋子也换了。不过他很快发现路人的目光又移到了他的领带、衬衣和袜子上。「当时觉得很尴尬,很难堪」,刘晓光说。1995年,刘晓光被指派为刚刚重组的首创集团的总经理。偌大一个集团,账上只有300万元现金。为了顺利开展业务,刘晓光咬着牙拿出近100万元,买了一辆最高档的轿车。「做企业,不能让人家感到你没钱。」刘晓光说。

摆谱的目标与诉求同样花样繁多,包括金钱,权力,能力,人脉,品位,但首要的还是给自己的身份作出定义。近几年,中国揭发了很多大骗子,比如江西的王林、四川的李一、北京的张悟本等,让他们名誉扫地、风光不再。但想当初,这些大骗子弟子如云,其中跑到偏僻的江西朝觐王林大师的,既有中南海的政要,也有马云、李连杰这样的社会名流。他们找大师所图为何?身份。

「罗斯柴尔德」其实更像是一个局,而且是中国人自设的局,而山寨罗斯柴尔德不过是设局者信手拈来的一件道具而已。设局的直接目的是市场营销,营销的对象是企业的形象及其打理的业务、商人的社会形象、业内形象等。所谓上当受骗,有些人应该是甘之如饴。他们要的就是类似「我的朋友胡适之」、「我的朋友罗斯柴尔德」的效果。他们不是「缺心眼」,而是心眼长多了。

环顾今日之中国,到处不缺坑蒙拐骗的事。各种假冒伪劣产品就不说了,山东问题疫苗流毒22个省市区的案子还在发酵,假机构、假人、假奖牌也是有的。比如某著名白酒品牌,一直说百年前自己得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去年被揭纯属子虚乌有,而且就算是金奖银奖,也不是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官方正式奖项。刚刚由国家民政部认定,一度在中国呼风唤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原是一个山寨社团。2011年被打假的「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打「合影经济学」,也就是帮有心人与国内外政要合影,以此给人一种「朝中有人」的印象。

朋友是一个人的镜子,交往的圈子也是一个人的镜子,我们可以镜中看出这个人的影子。英国来的罗斯柴尔德先生其实是中国社会、中国精英阶层的一面镜子,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形象及其灵魂的某个面向。有的人可能的确不了解真相,上当受骗了;但有些人其实是与山寨罗斯柴尔德「同台献艺」、后台分钱,大家各取所需。从这种意义上说,山寨罗斯柴尔德是被中国本土骗子利用了,而真正的受害者是中国老百姓。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