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9

近平之治

转发此新闻:
中共一年一度人大政协京剧落幕,全剧最瞩目的,是演老生的习近平和唱末脚的李克强同坐,却视之如无物。李克强念政府工作报告,场上响起四十五次掌声,习近平却手掌都不动一下。他的前任胡锦涛,待其副贰温家宝念白之后,会趋前握手;习近平则不但懒得给李克强这点面子,甚至话都不跟他说一句。

习近平上任后集大权于一身,有言论认为总理李克强的权力被削减。

而李克强名义上固然是总理,实际上已沦为伴食宰相,连经济决策权都给习近平夺去。同时,习近平大举起用旧交、旧部,例如王岐山文革期间曾和他同床共被,现在做了中共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随时可用「贪污」罪名翦除异己;习近平同乡赵乐际、同学陈希,则一个做了中央组织部长,一个做了常务副部长,党内黜陟保证非亲不用;他的旧部更纷纷加官晋爵:宋涛升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长,陈敏尔升任贵州省书记,巴音朝鲁升任吉林省书记,刘赐贵升任海南省长,应勇升任上海市副书记等等。

旧中国君主为政之道,有与习近平迥不相同者。唐太宗用人唯才,其旧部所得官职,往往不如从前和他对敌的东宫、齐府旧人,于是相对嗟怨说:「吾属(我们)奉事左右,几何(若干)年矣。今除官(所获官职),反出前宫,齐府人之后!」太宗正告他们说:「王者至公无私,故能服天下之心。朕与卿辈,日所衣食,皆取诸民者也,故设官分职,以为民也,当择贤才而用之,岂以新旧为先后哉!(《资治通鉴》卷一九二)」所以太宗贞观之治,震古烁今。

又《次柳氏旧闻》载:唐玄宗即位,「体貌(待之以礼)大臣,宾礼故老,尤注意于(宰相)姚崇、宋景,引见便殿(正殿以外的宫殿),皆为之兴(会起立相迎),去则临轩以送(一直送到殿前)。」玄宗不会视宰相为无物,所以开元之治几乎媲美贞观。

当然,对习近平来说,传播界要姓党,军队要姓党,全国一切都姓党。而他身为党「核心」,姓党等于姓习。然则他怎会像唐太宗那样,说甚么「朕与卿辈,日所衣食,皆取诸民」,施政更怎会「以为民也」。中共常说的,是「我们令全国十三亿人民得到温饱」;习近平对党员说的,是「假如我们的党弱了散了垮了,其他政绩还有甚么意义?」他努力揽权自重,务求做毛二世,以天下奉一人一党,就是这个道理。人大主席台上,习近平连斟茶都有专人服侍,其他政治局委员则没有,于此可见其余。

旧中国没有民主,君权不受制度束缚,以致历代治乱相寻。但是,从前的君主,多少都受儒学熏陶,多少会讲讲道理。今天,中国变成中共之国,亘六十六年,却连一年半载太平盛世都没有,有的只是大跃进、文革、六四以及六四之后无日无之的民变,每年所谓维稳费动辄以千亿元计。我不是说旧中国好,但看见习近平所作所为,不禁又「忆昔开元全盛日」。

来源:苹果日报古德明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