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

任志强:不要以为对党的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就是反党

转发此新闻:
中共政权面临极大危机


学者荣剑回应,老任把他和几代人被骗的道理讲透了,“五毛”们大概听不懂。

广州的网民“不是说说而已”表示:“自马克思所谓共产主义提出到现在,朝鲜、古巴、苏联、越南,曾经的中国无一例外全部失败。而同种、同文化语言的香港、台湾政治成就的截然不同,亦已经证明所谓的共产主义根本就是个谎言,就是个错误!”

四川绵阳的网民回应:“融入普世价值,共产主义不仅行不通,而且还要垮台。执政党就是希望我们越不能普世越好,玩的是洗脑、控制思想。”

@开运屋表示:“共产主义!于我们的记忆来说意味着‘文化大革命’!意味着生死都由他人掌控!意味着窦娥冤比比皆是!”

@猴子的思享回应,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以来最大的浩劫!没有之一!也有网民认为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本质是:“体制内的人瓜分中国的财富和权利,做大做强,更加残苦压榨、奴狱民众。”

@郭先生表示:“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共产主义。一边自己贪污,一边教导别人信仰共产主义,请问,这是什么主义?”

@鲁东野人说:“拥有五千年辉煌历史的中华民族的灵魂至今还要跪在洋胡子马克思斯大林跨下做洋奴汉奸、苏俄买办,你知羞耻两字怎么写么。”

@大漠苍龙骂道:“这得看多少年新闻联播,才有这么强大的心理,写出这么恶心的东东。”

共青团的官微,武汉白领Kris小姐说:“谁人不知道,那个是谎言,只是都不去揭穿。演员(官员)和观众(普通百姓)都很明白,拿钱养着共青团的一大票人,所以你们就为主子背书,说谎话──典型的一帮有奶就是娘,根本不用良知去分辨对错!”

@刘胜军改革的微博说:【万里是个“真共产党员”,任志强也是】@任志强:在反对四人帮时,也曾被称为反党,但结果呢?所有的右派也曾被称为反党,“文革”中许多不同意见者同样被扣上反党,反革命的帽子,但结果呢?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表示:“现在网上这种讨论实际上是抛弃共产主义、解体共产党的一个过程,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实际上中国几乎所有的人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今天你在公共场合、家宴、或者其他的方面来谈论共产党跟共产主义,人家都会觉得你有精神病,民众已经在抛弃这个共产党在统治中所创造出来的这种党文化,所以这个变化,其实是今天共产党走向灭亡的时刻呈现出来的现象,说明共产党实体的解体跟党文化这方面的解体是互相适应的。”

美国政论家陈破空表示,当局这种举动表明其政权面临极大危机,中共继续这样走下去,这种世袭制的红色王朝的灭亡是指日可待。

他进一步分析说:“中共执政党面对国内种种社会危机,面对国际上的形势变化,它们不是拿出新的方法,而是往后找,找旧的办法。不由自主地到所谓的‘红色宝库’里面去挖掘资源来为现在的政权服务。倒不是它们真的那么左,或想回到毛泽东时代,它们更多是把毛时代的这套作为工具,对现代社会最近几十年的腐败、贫富分化进行一种平衡,但是用这种旧的方式解决不了新的问题。”

陈破空认为,中共政权重新宣扬共产主义,对于不仅中国人民,就连共产党、共青团本身也不再有人信仰共产主义时,现在拿出这套老生常谈是毫无作用。

他还说:“共青团作为左的堡垒和中共的机器,它们所自然发出这么一套旧的东西,从中看不出任何新意,引起网友的嬉笑怒骂、讽刺挖苦是很自然的事情。”

“中国的出路还是要走普世价值道路,走融入世界文明的道路,中国的发展不可能脱离世界文明的轨道。中共以为它可以另起炉灶,另搞一套中国模式是不可能走下去。中共很推崇俄国普京,和新加坡模式,但普京也是通过全民投票为它背书,即便是新加坡执政党一党专政,也需要选票为它统治背书,所以中共企图拒绝人民、拒绝选票来维持长期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幻觉,是不可能会成功的。中共是一个世袭制的红色王朝,王朝的思维模式走下去,它的灭亡也是指日可待的。”

就网上共青团们的攻击,很多人关切询问任志强是否请律师介入,他回应原搜狐副总裁刘春的问题中透露有关信息。刘春问:“昨晚睡得好吗?听到打雷的声音了吗?那是红小兵的怒吼。”任回答:“睡得很香。律师在忙。”

来源:《调查》

任志强微博《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文的配图。


【按语:毫无疑问任志强对团中央污其反党的回应,不是那些为拍习马屁,打棍子,扣帽子的人能够反驳的。任的回应还原共产党的历史,呈现中国的社会问题,都是实话实说。在习近平不得妄议中央之“威武”下,显示了敢于担当社会责任,以身饲虎的高贵精神。中国正处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不让反文明的旧势力吞噬 我们的中国,需要有更多的任志强站出来。】

********** 任志强2016225日回应团中央污其反党的原文 **********


不要以为对党的历史现状提出批评就是反党

不要以为对党的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就是反党。中共历史上有过无数次党的领导人的变更,也有过无数次党内的路线斗争。对党提出反对意见和批评最多的是毛,多少次的路线斗争都围绕着毛的领导地位而产生的。请问党内的斗争是反党还是爱党?

任志强:我不反党,我只对历史和现行政策提出一些表述与看法。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以景临之名,发表了(与任志强先生榷)的文章。心平气和的倒了一大堆脏水。赠送了我一顶”郑重其事的反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大帽子。也许这个笔手根本就没认真看过我的长微博。或许团中央应该聘用个更明白些的枪手。

一、我不反对中国共产党。至少在目前还是优秀共产党员。我的文章中没有一句反对共产党的话。只有对历史与现行政策的一些表述和看法。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党的文件中有明确和肯定的结论的。

不要以为对党的历史和现状提出批评就是反党。中共历史上有过无数次党的领导人的变更,也有过无数次党内的路线斗争。对党提出反对意见和批评最多的是毛,多少次的路线斗争都围绕着毛的领导地位而产生的。请问党内的斗争是反党还是爱党?

当党内许多人在反对四人帮时,也曾被称为反党,但结果呢?所有的右派也曾被称为反党,文革中许多不同意见者同样被扣上反党,反革命的帽子,但结果呢?周总理去世后的清明事件也曾被列入反革命事件,结果呢?

党做为一个先进组织存在,不等于每个党员都先进,也有许多腐败分子。这个组织在不同历史时期,也都有过各种问题或错误。也许有些错误是因为个别领导人而产生的,但大多是以组织名义发布的信息。这种案例还少吗?为什么就不能批评呢?”批评与自我批评”可是党的三大法宝之一啊!因为批评就被扣上反党的帽 子,请问是谁在反党?

一个党员按党的要求,使用党赋予的法宝难道是错的?

中国几乎所有的人都坚决拥护党中央改革开放的政策。反对的只是还没有充分改革的那些旧的体制留下来的,不符合党的目标的政策。连党中央都在提出加速改革,难道对那些尚未改革的问题或改革不到位的问题提出批评有错吗?

二、我更不反对共产主义理想。文章中我非常明确的提出的是我也希望实现共产主义!只是问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去实现这一目标。这么明确的话,居然成了“郑重其事的反对共产主义理想”?太有些“莫须有”了吧!

我反对的是急功近利的将“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放在今天空喊!这会误导大众,尤其是误导年轻的一代又一代。

别用什么其他的词来为“接班人”三个字做解释。中文的博大精深并不意味着“接班人”可以有很多种的升级。我只想说共产主义是人类文明探索中的一个理想。过去的路线实践都失败了,必须要再经过几十代人的努力,寻找一条真正能实现这一理想之梦的正确的路径。

也许是通过私有产权被充分保护的市场经济让物质极大丰富成为可能;也许是通过民主法治让社会有稳定的预期和激发活力;也许是融入世界经济的共同发展;也许不是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而是共同富裕。

人类的社会发展中有无数的主义。但核心仍是如何在经济的快速增长中,缓解贫富差距太大的社会矛盾。共产主义不也是以此为基础吗?消灭阶级不正是因为贫富差距而产生的阶级吗?消灭阶级中难道不包括消灭无产阶级,或让无产阶级变成有产阶级吗?

问题在于用什么样的路径让无产阶级变成有产阶级。是用暴力革命剥夺有产者的财产分给无产者,还是承认有产者的合法权益,用开放并符合经济规律的制度,让所有的无产者都能通过劳动变成有产者!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大多数人都是无产者,但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从无产者变成了有产者。但制度改革中,还有许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有非法利用权力贪污腐败的有产者)这恰恰是要靠改革解决的问题。对现行的制度提出批评,恰恰是为了推动改革!

不改革不但实现不了共产主义,连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无法跨越。甚至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之中!

三、团中央的文章中极端错误的将共产主义的目标理解为“反映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胸怀和远见,更是一种否认历史的无知!

“共产党宣言”从来就不是中国的。是来自西方,来自国际的。共产主义理想也不是来自于中国的。团中央不致于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吧?至少不能连自己立足的根都不承认了吧?没有了“共产党宣言”这个老祖宗岂不是忘本了?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时,是在共产国际的领导与帮助之下成立的,是共产国际的中国支部。一开始就不是代表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的,而是融入于多个民族,多个国家,多个政党的。花的经费中也多数来自共产国际援助。连党徽都是外来的。

共产主义在有中国共产党的那天就不是只属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共产主义天生就是个国际的主义!能不能实现也决不是一个政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事。

四、中华民族确实有“天下大同”的传统。但这个“天下”不是一个中华民族的天下,不是一个国家的天下,更不是一个地域或一个文化中的天下!

共产主义要的是世界的大同。但如何取得世界各国,世界各民族共同的价值观呢?这仍是个尚存在着巨大分歧的问题。

中国可以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实际结合,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最多也只是“中国梦”,不是共产主义!

中国确实需要先解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如果中国不能向世界各国证明制度的先进性,实现民富国强,人人享有充分自由的民主权利和财产权利,如何能让世界认同,又如何实现共产主义呢?

如果中国不通过改革先解决好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连中国的人民都无法信服,又哪来的为“更加广泛的人们的自由和全面的发展而努力”的基础?

五、当前要解决的问题中包括团中央文章中提到的“老有所养,少有所教,病有所医,居有其所”。而这恰恰是民众反映最强烈的愿望。

“只生一个好,国家管养老”的口号曾是计划生育的一面旗帜。但如今几千万个失独家庭的出现,却没有兑现国家管养老的承诺。养老金的复盖率仍未达到预期。老有所养还是个仍未找到解决办法的问题。也许不是用共产主义能解决的。而是要现实的研究解决。

“少有所教”在城市户籍人口中,不管教学质量如何,基本解决了。但在广大农村的落后地区和城市中的非户籍人口中并没有解决。也是要通过改革找到办法的。

“病有所医”更是城乡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医改进行了多次,至今仍在医改的路途上,不但没有结论,更是矛盾重重。白衣天使被医患关系搞得成了弱势群体。学医人数的下降将为此后解决问题带来更多麻烦。

“居有其所”与居有其屋虽仅为一字之差,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保障房只能解决租不起房的群体。但无法将他们变成有产阶级。更谈不上实现消灭阶级差别了。只是个过渡时期的措施。

根本的还是如何建立一个不是完全靠国家的二次分配为主调节贫富差别,而是靠一次分配为主和三次分配补充,调节贫富差别的制度。

建立一个以一次分配为主的经济制度,才能从根本上打通上升的通道。党的文件中已经明确了建立市场经济的体制,让市场决定资源的配置,让市场决定价格。 但改革的滞后,还没有实现这一制度。而要实现这一制度就必须将权力关进笼子。如果权力在笼子之外就永远不会有市场决定的权利。

没有合理的经济制度又如何实现“老有所养”的目标?也许只是一句空话!

十三亿中国人在盼着改革能建立新的制度,解决社会中现存的各种问题。而不是在未解决眼前存在的各种问题时,空谈接共产主义理想的班。全世界也都在紧盯着中国的改革。

十三亿中国人不需要空谈什么共产主义,更希望看到的是如何跨越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不是不要一个伟大的理想追求,而是要脚踏实地的走好当前的每一步。否则不但理想不能实现,连现在已有的成果也会丢失。

改革只能前行而不能后退,早已是十三亿中国人的共识。视目以待的中国共产党如何领导中国人建立一套良好的政治与经济制度,冲破中等收入陷阱,进入经济发达的国家行列。

仅以此回复团中央的榷文。千万别用愚昧来欺骗年轻的共青团员们了!

2016-02-25   任志强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yuhe dai 说...

皇帝梦碎。包子的复辟梦戛然而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