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4

中国的法官有资格拿30万年薪?

转发此新闻:
全国「两会」正在北京召开,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协副会长朱征夫向政协大会提交提案,要求法官待遇达到年薪30万元。同时,传出陕西高院一名博士法官嫌工资低而辞职的消息。两件事在舆论中碰撞发酵。

在中国似乎什么人都可以当法官,他们部分人专业修养差,人民对审判水平相当不满。

朱征夫提案固然有类似博士法官辞职的现实背景,但显然是参照了国外法官的收入状况。如果「与国际接轨」,中国法官拿30万年薪也未必算高。比如2005年的时候,美国各州一审法官平均年薪是11.61万美元,如果换算成人民币,相当于今天中国人一年有70万元的收入。中国法官拿30万元,也只有美国一审法官收入的不到一半,而且至今不过是理想。

但中国法官年薪30万元仍然不切实际。实际上,美国法官并非高收入,而中国法院也不是真正的低收入。2005年,美国人平均年收入约3.6万美元,则美国一审法官的收入是美国平均工资的3倍多一点。中国的工资不透明,但包括法官在内的公务员收入与普通职工收入还是可以一比。比如2014年,北京城镇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年收入约5.3万元,而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年收入达到10.2万元以上,公务员自然包括在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中,而且公务员尚有各种福利未计入年收入中。如果考虑到农村居民的收入,公务员收入就不是「中国平均工资」的3倍以上了。

如果不考虑中国平均收入水平,一味要求某个职业群体的收入向「国际水平」看齐,这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想法。美国总统年薪现在是40万美元,中国国家主席年薪据说只有10多万元,如果向奥巴马看齐,习近平的年收入应当提高到约250万元人民币,即使打个对折,也得有125万元。在现阶段,这完全是不可能之事。

美国遴选总统、法官、检察官要求非常高,基本上都是万里挑一,但所给待遇并不高。美国总统年薪40万美元,是中国国家主席的一二十倍,但新加坡总理现在的年薪是205万美元,如果互相攀比,奥巴马又要气得吐血。美国一审法官的收入比中国法官高得多,但在他们拿11.61万美元年薪的时候,美国律师合伙人年薪是95.75万美元。美国在设计公职人员收入的时候,有一个前提,就是公民担任公职的价值追求应当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拿高薪。

当然,我还是赞成提高中国法官的收入水平,保障他们过上一种体面生活。道理很简单,所谓便宜不好货、好货不便宜。给的工资低了,从业者往往就会不安于位,他们的工作心态通常是消极怠工、得过且过。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收入低了,随时准备卷起铺盖走人,很难在业务能力上下工夫。世界上有些国家,法官的确是高收入的,原因应该是他们看重法治,觉得好法官就得给高待遇。中国人想得到公平正义的法律救济,就得多多在法官身上投资。

但给30万元平均年薪,必须面向国内甚至全球招聘高水平法官,而不是给现有法官加薪。在美国,当法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得大学本科毕业,再到法学院拿个硕博学位,再过考试关当律师,积累职业经验。等到法官职务出现空缺,才能提出申请,再接受遴选委员会的考查。就算获选,后面还有政治批准程序,相当不容易。中国法官想拿高薪吗?首先从法官遴选制度改起,让最优秀的法律职业人担任法官。

现在中国法官收入不高,其实国家和人民也没亏待他们,其职业水平明摆在那里,他们不配30万元年薪。


在中国,似乎什么人都可以当法官,以前转业军人可以当,本科生可以当,现在没法律从业资格还是可以被任命为法官。这些人专业修养差,又不愿意学习与提高,人民对他们的审判水平相当不满。近日北京一位法官被案件当事人枪杀了,引起法院系统公愤,但据一位曾经在被杀法官那里打个离婚官司的大学教授讲,这位被杀法官不是心黑,就是审判水平极差。给他们高薪,可以推高他们的生活水准,却不能提升他们的职业能力。

来源:东方日报 / 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