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8

传人大政协联署迁走毛纪念堂 学者吁籍此化解「毛泽东困境」

转发此新闻:
一年一度的中国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会议下周将在北京举行。新加坡《联合早报》刊中国电子科技大学前教授、现居加拿大的知名政论家周栎枫文章,透露有中国全国人大、政协部分代表、委员联署提案,要求将毛泽东纪念堂迁出天安门广场。

目前未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案是否属实,但要求将毛泽东遗体搬离天安门广场、将「毛主席纪念堂」恢复为公众空间的声音,多年来在内地不时响起。尽管可以想见的结果是,习近平不可能接受这种声音,但在民智已开、民主意识日强的中国,想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永远只做举手鼓掌的机器,已不可能。

将毛尸迁离天安门广场之呼声近年愈炽

以下文章刊2016226日《联合早报》:

一年多以前笔者曾在《联合早报言论》就吴迪先生提出的“中国的毛泽东困境”问题发表拙文,试图讨论如何化解这一问题。按照吴先生的说法,当前中国社会层面对毛泽东的评价出现严重分歧,导致中国社会离民族和解之路渐行渐远。

实际上人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毛泽东评价的分歧愈来愈严重,中国社会愈来愈深陷于“毛泽东困境”之中。

日前媒体透露,中国全国人大、政协部分代表、委员联署提案,要求将毛泽东纪念堂迁出天安门广场;加之俄罗斯总统普京否定列宁的谈话,更引起人们对毛泽东评价的关注。

虽然中国主流媒体的一些纪实或评论文章,仍然对毛泽东以及毛泽东思想持几乎绝对的肯定与赞颂,但在网络层面,尤其是在涉及历史事件的文章的跟帖中,左右双方的争论,或曰争斗愈发激烈。左派及主流媒体继续赞颂毛泽东的伟大、英明,甚至像文革时期一样喊出“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

右派不仅在学说和理论上否定毛泽东,且就毛泽东个人的人格说事。双方在激辩中有失之于礼仪的言辞频频出现,比如喊出“毛泽东是发动文革的罪魁祸首”“毛泽东是当下中国一切丑恶之源”“尾大灵兽猫猪晰万祟(即仿照“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的谐音)!”等等。

毛纪念堂在天安门广场尤显突兀

从两派对毛泽东评价上的严重对立,似乎看到中国社会分裂的阴影。鉴于毛泽东执掌中国权柄近30年,尤其是毛泽东推行的反右、大跃进以及文革等政治运动的历史事实,恐怕造成今日两派对毛泽东评价的严重分歧,并非完全是意识形态之争,亦非一时的意气之争。

的确,毛泽东通过反右运动,把56万知识精英整得极为惨烈;发动大跃进饿死了至今都无法对外公布准确数字的老百姓;而发动文革不仅把当年和他一起打江山的同志、异见人士整得生不如死,更把整个中国推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些都是历史事实,不给出恰如其分的评价,既无法说服当今的世人,亦对不起当年那些被整死、饿死的人士。

如果仔细观察、分析,可知大多数赞颂毛泽东英明、伟大的群体并非知识阶层,而是工人、农民等社会的底层,他们看到的是当今官场的严重腐败,而毛泽东时代的官场却较为清廉;他们感受到的是社会贫富差距的巨大,而毛泽东时代虽然是贫穷的,但却是较为公平的。

在对毛泽东的评价上,左派以及主流媒体并未,或不愿认真分析历史事实,有时甚至抡起了文革时的大棒。比如,去年9月份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报》刊发题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卫国战争──毛泽东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评析》的文章,谓:反击丑化毛泽东的历史虚无主义是四项基本原则保卫战、国家安全保卫战、中华民族保卫战、人民根本利益保卫战、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保卫战;并称对于恶毒否定毛泽东历史功绩、丑化毛泽东形像的言行,应依照《宪法》和法律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真的以此办理,岂不要回到文革时期斩杀那些不敬重毛泽东的民众。现在中国境内虽然没有刊出过对毛泽东负面评价的文章,但不少文章跟帖中已可表达了。但与境外对毛泽东持否定态度的政治异议者不同,绝大多数对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持否定态度者,对中共执政都是支持的。

其实,自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的肯定与否定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焦点。因此欲在当下中国化解“毛泽东困境”绝非易事。其一,虽然中共已对毛泽东做出了功过三七开的定论,但那主要是就文革而言。人们也注意到现时中共在宣传上已不似往昔那样高调、频繁宣传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有传棺中毛泽东遗体为腊制,原尸已腐

然而,在现时的情况下如果简单地大量曝光毛泽东的消极一面,则在客观上对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合理性造成负面影响。这对中国绝非好事。其二,鉴于中共尚未解密大量档案,左右各方对历史真相都知之甚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大量揭露毛泽东的负面资料,很可能造成社会的混乱与动荡,而受害的则是广大百姓。

因此,对毛泽东过失方面资料的公布应逐步展开,不应急于求成。或者可以说毛泽东是个功过两极分化严重的人物,进而成为中国历史上争议性极大的人物。

其实,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政治人物的行为与决策,都离不开其当时的历史环境;评价一个人也不应该离开当时的历史环境。正如习近平所言:“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对毛泽东的评价亦应如此。

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国执政当局还应该逐渐解密历史档案,让专家学者以及百姓了解历史真实情况,了解当年毛泽东采取一些措施的必然原因。这对于化解对毛泽东评价的分歧是有益的。再者,中共似应组织专家学者尽量抛开意识形态的束缚,对毛泽东的功过给出符合历史事实的评价。这对于化解中国的毛泽东困境是有益的。

(作者周栎枫是前中国电子科技大学教授,现为加拿大时事评论员)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yuhe dai 说...

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加拿大时事评论员这个身份转变很有意思。理转文,学转政,这故事应该发表一下。

匿名 说...

毛时代清廉?笑死人了,那是因为大家都穷,可以腐败的东西少!~从工厂拿点东西回家自用,就是公器私用了!~这就是腐败了!~只是官小,事情小,金额小,看起来不严重罢了!~实际上当时位置越高的人越腐败!~毛就是最腐败的!~

之所以一群傻逼以为毛时代清廉,那是因为大家都穷,稍高地位的贪污不明显,而更高地位的腐败,平民百姓看不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