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9

反腐所得哪里去了?

转发此新闻:
这几年的反腐,确实深得民心。百姓多年来对腐败的痛恨,终于得到一次发泄的机会。看着不少贪官倒下,百姓是高兴的。

高兴了一段时间以后,百姓发现,倒了那么多贪官,可物价还是在飞涨,办事还是那么难,看病依然看不起,教育依然是个大负担,房价依然那么高,甚至更高。于是大家不免要问:反腐跟我有什么关系?给我带来任何一点好处了吗?

贪官查处一大堆,但追缴回来的财产去了哪里,却无从得知。

首先,贪官得到应有的惩罚了吗?网传一条消息:高瑜在一篇旧文里写过:20065月,陈希同保外就医,曾聘请张思之大律师为他申诉辩护。张思之看到他作为钦犯的生活环境,三层小楼,专职秘书、专职司机、专职大师傅,除了有个穿便衣的警察班子看守,与高级干部待遇无异,而他的一切开销都由秦城监狱负担,当场拒绝了陈希同。」──如果此传言是真,百姓只能无奈地摇头:人家贪官,就算倒了,也依然是官的待遇。

在有关部门公布的贪官罪行中,往往有查获多少现金、珠宝、字画,查获几十套、上百套房产什么的。后来,大家琢磨过味来了,不由地要问:那些现金、珠宝、字画、房产哪里去了?

从未见过贪官的赃产拍卖。这些赃产被专门储藏起来了?要永远储藏么?那些房产呢,就永远空置着?还是已经被某些人瓜分?

据说,不知是谁在多年前发明了一个政策,就是办案机关对追缴来的财产,可以在像征性地走一下财政手续后,由财政全部或者大部分返还给办案机关,成为办案机关在已有财政预算之外的额外收入。

这个传言是非常让人寒心的。

按照我们习惯的想法,贪官的赃产,应该是收缴国库的。那么,究竟是怎么收缴的?真的是给了办案人员当「经费」吗?

很容易联想到清朝年间查获贪官鳌拜。民间都知道,鳌拜跌倒,嘉庆吃饱。现如今,如果真是嘉庆吃饱,那倒好了。在民主政体,在共和国旗号下,今日的嘉庆,就应该是中央政府。贪官的赃产,让中央政府吃饱了,也算是个好事。
可怕之处在于,鳌拜的家产,不止是让嘉庆吃饱,还让《鹿鼎记》李的韦小宝吃饱了。由此联想到今天,查货当代一个个鳌拜,是否让一个个韦小宝吃饱了呢?

重庆的唱红打黑,曾经红极一时。等到薄熙来垮台后,大家猜知道──重庆的大黑,原来就是公权力清洁民营企业啊。唱红唱得是政治,打黑打的是钱财。打黑向唱红输血,成为薄熙来给自己数倍立传的资金来源。

今天的反腐,急需向公众做个公开交待。针对所查货的不同赃物,分门别类予以公布。主要应该分三个类别:1,现金及银行存款方面,应该树立一个专门的反腐账号。储存各个贪官的货币资产。2,贪官的珠宝、字画等事务方面,应该专门设立储存仓库。3,贪官的房产,应该设立专门的机构,予以登记造册。

所有这些各种各样的资产,在登记造册后,均应该在专门的互联网地址,向全国民众公布,任由大家查询。查询的目的,一是让大家监督赃款赃产的去向,二是让大家揭发其他未被查获的贪官资产。

接下来就是第三步,处理赃款赃产。货币资产最简单,充入国库,列出专门开支,想民众交待。

赃物略微麻烦一些。珠宝字画可以公开拍卖,转变为货币资产,转入上述专门账户。

房产略微麻烦,但是同样可以经过一些繁琐的手续后,公开拍卖,所得货币转入上述账户。

秘密反腐,是又一次腐败,是以腐治腐,以腐败掩盖腐败。

如果把赃款转为某些办案人员的经费甚至私产,则已经不是二次腐败,而是赤裸裸的犯罪。

来源:东网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哈哈,关草民屁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