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8

金日成昔日保镖讲述11载恐惧生涯

转发此新闻:
曾几何时,保护金正日的生命是他的职责。今天,他致力于促进改善朝鲜的人权。223日,他在日内瓦向公众陈述了他当年替那位独裁者当保镖的经历。

曾任金正日贴身保镖11年的李永国


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末,李永国(Lee Young Guk)是后来成为朝鲜领导人的金正日的贴身卫士之一。他的故事是从一个制度的小轮子变成该制度批评者的一名男人的故事。

李永国目前生活在韩国首都首尔。他前往各地,讲述自己的故事,就像本周二(223日)在日内瓦这样。现年54岁的李永国参加了本年度国际人权峰会,在会上发言,向峰会发出清晰的呼吁。他的目标是,提醒世界关注朝鲜国内的严重侵犯人权现象、将现在的领导人金正恩送上国际刑事法院。金正恩是他曾以自己的生命保护过的那个人-金正日的儿子。

被选入金正日贴身保镖圈时,他还是学生。当时,所有学校均实施了一项大规模挑选程序,为国家奠基人金日成之子金正日选出贴身保镖。所有候选人都需通过严格、全面的体检,体能和性格都同样重要。李永国在日内瓦的会议上告诉说,最重要的则是家庭背景,要调查清楚,家庭成员及亲戚中是否有政治犯,或有人出逃韩国。


与金正日寒暄

李永国全部合格。一年后,决定下来了:他已被选中。他陈诉说,此后,他和其他被选中的人一起,都要接受专为这一职业进行的准备训练,以及洗脑程序。他说,他们被告知,金正日是神一样的人;他想象,金正日必然高大魁伟,但,当他第一次见到金正日时,得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印象。金正日当时不到40岁,精力充沛,不拘小节。他说,金正日"讲话粗鲁,根本不是我期待中的那样一个人"

金正日时不时会同他和其他保镖打招呼,寒暄一番。李永国回忆道,金正日同他们交谈,有时会问某人冷不冷;保镖们相互竞争,希望得到这位被保护人的"好感"。他指出,就朝鲜情况而言,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卫士,他们的生活要好很多,供应有保障,不像民众中的大多数人那样吃不饱饭。

另一副嘴脸

然而,不论保镖们享有何种优惠待遇,他们也始终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随时担心会不会犯错,从而招致飞来横祸。因为,即使是鸡毛蒜皮的小差错也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并殃及全家。李永国表示,金正日是一个情绪性人物,非常残忍,毫无怜悯之心,如果有人在他身后谈论或讥笑他,他便会让当事人在一夜之间消失,即使是亲信也不例外。当然,李永国的这一陈诉尚无法证实。他在讲话时目光总是向下,不看对方的眼睛。他讲话时,他的手总是一刻不停地动换。

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画像

良心问题

1988年,他的保镖生涯戛然而止。他不得不离队,原因并非是他不称职,而是因为他的表兄弟得到了金正日贴身司机这一职位。当局禁止两名家庭成员同时是金正日的贴身服务人。这样,李永国10多年来首次离开平壤,离开那个权力家族的黑暗圈子,离开他曾在其中度过了10年以上的"金笼"。在此期间,他不允许与家人有任何联系。

李永国说,离开平壤后,他看到了国内实情,对举国穷困状况惊讶无比。他看到,当保镖的这些年里,外边没有任何变化,人们像以前一样穷愁潦倒,甚至饿死。他心里首次出现了对当局的怀疑。他以沉重的语调说,在媒体和官方机构对外一再宣传金正日如何因民众挨饿而流泪,实际上,金正日生活奢靡,挥霍无度。

从保镖到政治犯

离开金正恩的卫队后,李永国在政府机构中得到一个低级职位。他利用此前的经历,设法离境。由于曾当过金日成之子的贴身卫士,他仍享有某些优惠待遇。1994年,他得到去中国的签证,计划从那里逃亡韩国。

但是,计划落了空。他说,他被人告了密,告密人曾许诺帮助他,最后却向当局出卖了他。他被押回朝鲜,送入被称为"15"Camp 15)的耀德(Yodok)劳改营。

金正日之子金正恩(2016.2.7

他说,劳改营里,囚犯们被当成动物,甚至还不如动物。他说,他曾不得不吃老鼠和蛇,以不致饿死。每两星期就会有成排的囚犯被拉出去枪决,而所有其他囚犯都必须到场,有时,距离被枪决的人不到10米。

他在劳改营里共呆了4年零7个月。然后,他被释放。他说,他根本没有考虑再一次逃跑,因为,在劳改营里的经历让他不寒而栗。

事情的进展到底还是有所不同。他告诉说,他的住房、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听。有一天,安全人员试图逮捕他。不过,他没有说明是为什么。他说,虽然他被戴上了手铐,但仍成功逃离,越过边界,逃入中国。

生活新篇

20005月起,李永国生活在韩国。将他同家乡分隔开的只是数十公里。直到今天他都害怕朝鲜政府,即使是在日内瓦的人权峰会期间他也担心,自己是否受到跟踪和监视。但他表示,他不会屈服。

因此,他要讲话;或许,也是为了借此清理自己的过去。他只是不愿谈一个话题:他在朝鲜的家人。在这个话题上,他还有着太大的恐惧。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