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2

媒体重提三年饥荒 从论战看人心所向

转发此新闻:

历史学家冯客著作《毛泽东的大饥荒》一书中文版选用此照片做封面
历史学家冯客著作《毛泽东的大饥荒》一书中文版选用此照片做封面
中国敢言媒体上近来一再提起19591961年前后的大饥荒,三年大饥荒也成为左派和自由派,毛派和批毛派网上论战的主题。目前中国的自由派和批毛派占上风。
*大跃退后的大悲歌*
1958年,中国有不少口号含有“大”字,例如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大炼钢铁,大跃进,然后,就爆发了三年大饥荒。之后,根据一些学者的观点,作为大饥荒诱发的恶果之一,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西方把那次大跃进称作大跃退。不久前,中国的经济观察报发表长篇报道《跃进悲歌》。腾讯网转载所用的标题是《跃进悲歌:饥荒、人相食、官员贪腐普遍》,还有人转载时把标题改成《困难时期四川巴中非正常死亡:无一名干部饿死》或者《大饥荒时面对贪腐 为何无法反抗》。标题的改动,明显针对毛派和部分群众认为的毛泽东时代干部清廉的观点。
香港《开放》杂志的编辑蔡咏梅回忆说,当年四川被迫调粮食支援北京天津,而四川领导人李井泉采取激烈措施:“当时李井泉有个政策就是,突然宣布四川省粮票作废,宣布四川省粮票作废这个政策造成更多人死亡。”
成都人蔡咏梅的母亲自己饿肚子为子女省下的粮票也没用了。
*敏感作家获奖*
中国作家杨显惠写过揭露大饥荒时期被劳改的右派分子惨状的书《夹边沟记事》。今年4月中旬,他获得《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10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他的获奖作品是小说《甘南纪事》,但颁奖单位的《授奖辞》提到:“他的《夹边沟记事》、《定西孤儿院纪事》,勇敢、决绝地为历史建档,为苦难树碑。大悲剧的后面是天灾,亦是人祸,这一直白追问,使得多少盲视者、冷漠者、暴虐者的良心彻夜难眠。” 
当时,不但是被打到社会底层的一些“政治贱民”很悲惨,就连共产党的“依靠力量”贫下中农也有很多人饿死。蔡咏梅说:“我在乡下当了三年农民,农民们一天到晚讲三年大饥荒的那种惨状。”老乡们说,200多人的生产队,死了有一半。
后来,一些村干部要求老贫农给学生们忆苦思甜的时候,老贫农回忆的不是国民党统治时的苦,而是共产党统治下大饥荒的苦。
*不容青史尽成灰*
有些中国青年正在拯救历史,搜集回忆。北京草场地工作站介绍说,有20多人参加他们的“民间记忆影像计划”,他们分头返回自己的村子,采访和拍摄村里的老人,请他们讲述 “三年饥饿时期”的经历。
4月上旬,他们拍摄的六部纪录片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映。VOA驻北京记者报道他们的话说,他们在采访、制作和播放过程中没有遇到来自官方的阻力,但要想让这些纪录片在官方电视台播映,目前是不可能的。
*否认大饥荒者道歉*
在互联网上,大饥荒已不再是禁忌话题。多年来,中国左派和自由派,毛派和批毛派为大饥荒问题争论不休。最近的一场微博之战,争论的焦点是死亡人数多少。
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429日否认 1960-1962年饿死几千万人,他说那是有人污蔑。他断言“能够直接证实的饿死者为数极少。”
这些话激怒了不少人,他们摆事实,讲历史,引用各种研究数字。学者冉云飞说:“我家饿死五口人,整个村庄饿死三分之二的人,有名有姓,以后公布。现在否认大规模饿死人的人,没有任何一点像样的调查,相反认定者却有调查,不管是来自档案还是田野调查”。
后来,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做了更正和道歉。
但是律师吴法天写道:“近日又有人翻炒饿死三千万的谣言,……孙经先发现,…….六十年代初户籍统计少报2654万人”。学者郭宇宽反驳道,在毛统治下,“党支部建到每个村,到处是民兵,出门要饭都要开证明,居然还能漏报2654万流动人口”?
蔡咏梅批判那些否认大饥荒存在的人说:“这些人为了党的利益,为了维护毛的形象,完全不顾事实。”
各方面对于大饥荒死亡数字的估算,从2200万到4500万不等。中国官方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说:“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这本书回避了三年死亡总数。VOA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开你妈逼的证明,那个年代户籍制度尚不完善,不可能有具体数字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