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2

铁流:到底是谁下的令 监控全国五七老人?

转发此新闻:

五七老人是个集体的代名词,生与死凝成的活化石。是一幅“破碎的衣衫上沾遍血迹,枯瘠的胸膛上布满鞭伤”的写生画,是暴君毛泽东留给他继承者一个永远解不开但又不能不解的历史死结—这就是中共挥之不去堪称千古奇寃的“反右斗争”!
它是蔑视人权、践踏法律、毁人尊严、无视生命的政治斗争,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在这场暴戻惨烈的“反右斗争”中,毛泽东以“阳谋”构陷的无耻手段,扼杀了全国五十多万知识精英,使他(她)们在一夜之间--沧为共和国的“贱民”。这个染满中国知识分子鲜血的年份—1957,谁能忘记?谁又能忘记!
五十五万多名“右派份子”,是五十五万多部血写的灾难之书,是五十五万多颗永远向往民主自由斩不尽、杀不绝的不泯之心!高义明先生在悼念北大蒙难的圣女林昭文中说:“愁不能辍,愤不忍说;节不允改,志不可夺;书愤沥血,明志绝粒;此身似絮,此心似铁;自由无价,年命有涯;宁为玉碎,以殉中华!”
“多行不义必自毙”。
1978年毛泽东在人民的怨恨中“呜呼哀哉”,他的余孼“四人帮”被人民力量粉粹,大难不死的我们,均以“改正”之身回到原来所在单位,恢复了职务、工作、工龄,虽然没有发还22年拖欠的工资,我们不计前嫌仍愉快地为国家民族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议事业贡献余力。光阴荏苒,时不待我,很快解鞍下马离休退休回家贻养天年。可那个染满中国知识分子鲜血的1957年,谁能忘记?谁又能忘记!
用“伟人”的话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时光流到2007年—也就是“反右斗争”的50周年,全国倖存的不足五万之数的蒙难老人,虽白发苍苍步履维艰,谁不自发起来纪念回顾这个锥心疼痛的日子,想不到一下成了共和国的“维稳对象”—行动被便衣警察跟踪,一切通讯设备被有关部门监控,有的被限制出境,甚而不准餐叙、不准在一起回忆历史、不准祭奠亡灵和追思故旧,更不准出现文字记叙。
只要欣逢国亊活动与相关纪念日,我们居住地便加岗加哨,对来往的亲朋严密进行盘查登记。似乎又回到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罪恶时代,我们再次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五类分子”,这到底是谁干的?到底是谁下的命令?
这个违反宪法35条、剥夺公民合法权益的全国性的违法行为,不可能出自地方,定是来自中央。中央又是哪个部门、哪个人干的呢?这个人定是反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冥顽不化毛派的死硬分子。中央应把这个人指名点姓的抛出来,让大家看清他的反动嘴脸,不然我们只能痛骂“胡温新政”的不仁不义。
纵观古今中外历史,没有哪一个朝代或哪一个帝王,残害打压过七老八十的老人,就是希特勒也没监控过老人啊!老人是国家的财宝,民族的智慧,何况我们这些老人一生受尽毛泽东暴政的残害,不少难友均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少人至今无儿无女,生活仍然十分贫困。
在他们临死前,难道诉诉苦,呻吟几声都不行么?秦始皇制造了“焚书坑儒”的文字狱,可毛泽东制造的是“说话狱”!這个反人类的罪行,现今执政的中共难道不应该去谴责清算么?
我们这些历尽共和国灾难的历史老人,一生虽然念愤懣不平,但我们严守法律,一不上街游行示威,二不呼喊反政府口号,三不打砸抢抄,四不杀人放火,更不结社集会,在临死前说说真话,讲讲历史真相,仅把毛泽东主政中国27年的罪恶留给后人:他如何借用一个个政治运动,血淋淋的残害善良老百姓;
他如何借用“整风反右”,杀戳广大的爱国知识份子;他如何以“大跃进”为藉口,活活饿死三千八百多万勤劳善良的农民;他如何借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家天下”,害死数以万计的老革命和共和国的元勋。
我们是历史的见证者,灾难直接的受害人,难道没有讲真话的权利?今年是“反右斗争”55周年,快死尽死绝的五七人,一定要勇敢地站出来,向国际法庭起诉毛泽东反人类罪行。
我们向全中国人民呼吁:他的狗头像必须撤下天安门,他的腐尸必须从广场清除!希望中国不要再有重庆的“唱红打黑”运动,希望中国不要再有第二个毛泽东似的人物薄熙来。
语云:史鉴知兴亡,人鉴知得失,铜鉴正衣冠。希望胡温两位领导人,开啓重民尊民的善政,宽待五七老人,发还22年拖欠工资,以留名青史。如這样,将会受到全中国老百姓以致全世界人民的感谢和尊敬!
参与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周永康的政法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