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8

《纽约时报》中共政权寿终?重现苏共瓦解前兆

转发此新闻:

(本文为DIDI KIRSTEN TATLOW 525日(周五)在《纽约时报》网站上发表的文章,原文标题是:As China Marches Ahead, Is It On Solid Ground? 




中国的普通民众和著名人士反映,中国社会一直处于道德普遍下滑之中。甚至连中国总理温家宝也在今年3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社会和政治正遭受腐败侵蚀,缺乏“可信度”。
现在有大量的报道指出中国的经济在急剧放缓,例如《纽约时报》Keith Bradsher报道的文章和财新杂志报道的另一篇文章,里面援引了江苏省官员的话,称造船业在崩溃,并说“暴风雨正在来临”。
这些关于中国经济疲弱的报道,连同那些道德下滑的担忧,无疑是雪上加霜,在中共第五代领导人换届之际,对中国构成了问题。前苏联结束共产统治的领导人刚好也是第五代。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的情况难道就是(共产政权)结束前的时刻吗?共产政权,或许有一个天然的寿命?
在去年的《外交政策》杂志上,“美国企业研究所”的Leon Aron发表了一篇文章,他指出,苏联的解体不是因为经济的衰弱,尽管那时它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苏联的解体也不是因为阿富汗战争,尽管那是一个负担。Aron指出,事实上,苏联解体是因为它的道德和文化的衰败。
他在文中引述了苏共第五代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于1987年对苏共中央委员会的讲话:“一个新的道德氛围正在这个国家形成。价值重估和创造性思维正在出现。” 戈尔巴乔夫公开性的政策和改革导致了苏联解体。
他的总理尼古拉·雷日科夫(Nikolai I. Ryzhkov)对苏联社会变成了什么样更是直言不讳:“我们偷自己的东西,收贿受贿,在报告中、报纸上、讲坛上撒谎,我们沉溺在谎言中,互相给对方发奖牌。所有这一切—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地发生着。
习近平,这个将成为中国下任国家主席的人,也将是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习近平将成为像戈尔巴乔夫一样的改革者。
然而,很多中国人承认,那种曾在苏联盛行的系统性谎言也在中国存在。去年12月,在广州,著名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和教授聚会,举办了一个叫做“中国梦”的研讨会,该研讨会由“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主办。我曾为那次惊人的事件写了专栏文章,文章题目是“梦想没有谎言的生活”。
几个年轻的大学生描述了他们自己的感受,即这个社会出了根本性的问题:“没有安全感”。他们说,让他们烦恼的是社会缺乏安全感,医疗、教育、生活费用飞涨。一位自称姓庞的女士说:“我的中国梦是每个人都应该感到安全。”
很多人都知道,脆弱的法律系统和猖獗的腐败是缺乏安全感的关键因素。叶晓刚(Ye Xiaogang音译)是一位作曲家,也是一名政客-中国政协委员,他经常有机会接触高层领导人。
最近,叶晓刚对我说:“我觉得情况每况愈下,政治局势、文化状况均如此。每个人都看得到。”
他继续说:“人们知道的更多,我们的要求更高。我们有更多的资讯。人们正在要求民主。人们正在要求经济平等。知识分子想要自由表达他们的想法。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北朝鲜。我们不一样。但现在,整个社会就像地震即将来临。”
点击看原文) As China Marches Ahead, Is It On Solid Ground?
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

4 条评论:

林必胜 说...

谁说不是呢!

匿名 说...

现在浙江温州、湖南芷江的人民已经怒不可遏忍无可忍,再也咽不下被活活打破脑壳、打出脑浆的这种残害,怒火大爆发,起来反抗了!海南人民也忍不住压迫,起来反抗了!重庆万盛的人民也怒了,起来反抗了!浙江的杭州、绍兴、宁波、嘉兴、台州、金华、建瓯、苍南、湖南的长沙、岳阳、衡阳、怀化、永州等地的人们,也跃跃欲试;江西的冤民钱明奇,更是引起了江西抚州、南昌等地的全民公愤!浙江、江西、湖南、海南、重庆四省一市的大反抗、大暴动即将爆发!大家一起来配合!让熊熊怒火烧塌奸邪、烧净丑恶、烧死共产党恶魔吧!从重庆到湖南、经江西、直到浙江、连带海南,起义连成一片,推翻中国共产党!全国同胞们,大家都起来吧!

起义时间:6月1日到6月15日
方式:散步、游行、抗议、暴动!
地点:
重庆全境;
浙江省:温州、杭州、绍兴、宁波、嘉兴、台州、金华、建瓯、苍南等;
湖南省:芷江、长沙、株洲、怀化、永州、岳阳、衡阳、邵阳、娄底等;
江西省:抚州、萍乡、南昌、九江等;
海南省:乐东、海口、三亚、儋州、莺歌海等;
广东省:东莞、海陆丰、潮州、汕头、广州、佛山等。
全国、香港、全球各地的六四纪念、茉莉花散步纪念活动配合、呼应你们!一举推翻中国共产党!

li xiao long 说...

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99年9月13日上午十时许,我写了一篇大约4万字的文章,内容大致是涉及中国农民地位,营商环境,两岸和解,新闻政策等方面的不满述求。我在电话咨询经得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同意后,把文章拿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竟然把我的文章拿给其驻地公安。我遭到公安的侮辱、殴打、关押、通报我居住地公安和政府。

过后三个月,我偷渡到香港。传说中西方自由平等,我想要就美国领事馆的作法明白一个公道,同时也想为自己的生活谋求一条出路。但我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只好投向了香港政府。香港警方把我移交给香港入境处(原来的移民局)。由于我不提供国籍,遭香港入境处讯问.期间我因写了一个“自由万岁”的纸条,香港入境处林 基,陈 聪等六、七个官职员即开始对我进行了九天的轮番殴打。强迫我要在承认自己为中国大陆人并自愿遣返的文件签字。在最后一次殴打中,把我右耳朵殴打至部分失去听觉。我在香港投诉后,香港入境处职员伪造我的签字,即把我遣送大陆。
过了一个月,我又偷渡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投诉了此事,香港警方等各部门受理了此案,香港入境处即把我强制遣送大陆,要我到中国办理好港澳通行证件才可以在香港跟进案件。

我回到中国后,中国出入境部门一直不给我批准港澳证件,不让我去香港处理我的投诉。同时我与香港多个部门保持着信函来往,香港高等法院给我邮来开庭通知。由于写文章去美国领事馆,是公安不批准我港澳通行证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时有找美国大使馆、广州领事馆抱怨,仅要求有一个对人格的尊重,我就可以与其了结此事。但使、领馆对我的述求不给任何官方答复。
03年我再次偷渡到香港,仅打了香港入境处职员林尚熙额头上一拳,经鉴定是轻微伤,本来只够三个星期的刑期。但香港当时的西区法院第一庭的白人法官提出要控告我偷渡罪,致我被判了十五个月的监牢。
(后来我从大陆法官了解到,法官作为公正判决方,是不能提起控告的,而我当时却是白人法官提出的控告我偷渡罪。据我所知,在香港,只要有一名入境处主任的同意,就可以豁免偷渡罪。所以是否控告偷渡罪,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随机性。)
我被判入狱后多次写信反映我的情况,向香港所称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求助,但是得不到答复。我因激动在监狱内扰乱, 监狱给我注射精神类针剂,使我长期处于欲睡眠、麻木、反应迟钝状态。我因为恐怖感被动取消上诉。我在香港牢狱期间,香港有关部门也不处理我在香港被殴的事件。

香港出狱后我一边找中国政府要求办理港澳通行证件,一边也时时找美国使领馆纠缠论理,美国“驻华”“大'使领馆似然不给我答复。2005年5月26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突然以我敲诈勒索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为名,将我关入其公安看守所8个月时间整不审查、不起诉。在看守所内,我前后三次绝食,累计绝食了80天(第一次3天、第二次为31天、第三次为46天),至放出。出狱时,我140斤的个体只剩下70多斤。在我绝食期间,监狱内的狱友得知美国”驻华“使领馆目无人权的事迹,多次在监狱内串联起哄抗议。据传引发狱警等多人联名向关押我的公安干部和外事办干部施压,要求尽早澄清我的案情。 2006年元月26日,我于证据不足将我取保候审出来。
出狱后几年里,我在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府部门上下频繁上访,要求冤狱国家赔偿和办理港澳通行证件,得到的只有劳民伤财。 在出狱一年的期限,公安终于证据不足解除我取保侯审。

我在上访的过程中,我被公安多次关押到精神病院。家居、人身多次遭到公安人员搜查和掠夺。期间所受到的黑恶与无法无天难以一一历数。期间亦时时找美国“驻华”使领馆纠缠论理,多名使馆官职员私下向我表达愤慨同情之情。
我所受冤枉与冤狱,美国使、领馆与公安是否有黑恶勾结,就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人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美国"大"使馆、领事馆任意把一些访客的资料、信息拿给中国一撮腐败分子拉关系,立功,如无物。其中有相当部分访客是受其教唆的异见人士。这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黑恶、奸佞。
2008年初,我给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姜某某教授写了一篇我觉得很有价值的法律论文,其中我的情况相对印。我等了较长时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到其工作地询问,其接线人员(估计是姜某某的学子,学孙之类)语气极其傲慢,傲中带刺,使我受到刺激。我一气之下即打电话到美国大使馆恐吓美国“驻华”"大"使。就此我被押到北京搞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劳动教养实行奴隶劳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期间我和其他劳教人员多次上诉和起诉,被暴打或不受理。在我劳动教养期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开庭审理案情的情况下,判我敲诈勒索广州美国领事馆罪名成立,不予我在广州的冤狱赔偿,并表明我没有二审上诉的权利。

在这持续十多年的时情中,涉及香港入境处与大陆当局相呼应,联合迫害。而美国“驻华”“大”使馆一撮与香港一撮自称的民主派。作为民主国家的重要代表。涉及为自己的私欲,甘当本人被落井下石,并且他们的行为还涉及是借刀杀人的手法算计迫害中国公义人士,对公义人士的质询不回应,搞迷幻欺骗、愚弄。
跋扈而胡作非为,枉顾其国家和市民的根本利益,枉顾与各国盟友的金兰盟约,枉顾其国家的诚信。与各种所谓的关系与合作的耤口,为其吭害自由、吭害民主的恶行粉墨。当中有没有中饱私囊的勾结,会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
有了这样的一撮西式毛泽东专制和西式四人帮攻击的行为,现今,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已经越来越得不到人们的信任。在中国,中共的改良派时常被党内骂为卖国贼。党外的人权法治力量也时时被百姓骂为汉奸。其实,那些被骂的卖国贼与汉奸,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善良正直,被无辜牵连冤枉受害的。
中国的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趁势更加兴见作浪,剥削与压迫中国百姓更加有“榜样”,更加有“理由”,更加凶恶。同时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是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公民动荡此伏彼起。苏联解体,中国变革等,我们以为人类自由将会更美好,我感觉自由却要离我们人类越来越远,越来越模湖。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匿名 说...

推翻共党,才有光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