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用户请访问茉莉花的官方镜像,即使在墙内也无需VPN或任何翻墙软件。
海外用户请把镜像地址发给亲友,协助大家突破封锁。有任何疑问,请阅公告信息或与我们联系。

2012-04-21

刘青:谈方励之人权民主理念的影响力

转发此新闻:


方励之先生走得极为突然,这让亲友们无不扼腕叹息。尤其是大陆变化条件日趋成熟,未能目睹一生为之奋斗的成果,这是人们为方励之惋惜的心结之一。有意思的是中共媒体也发表了他们的惋惜之辞,说方励之原是有前途的科学家,因为背离大陆的主流社会,结果一事无成、默默无闻、客死他乡,这是只有中共才会说的冷笑话。
方励之是美国天体物理学会会员,去世前10分钟,还在与同行电话讨论。不论是专业成就和敬业精神,大陆有几个学者能够望其项背?今日党文化污染下的中国大陆,不管是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研究员,还是教授、专家,有几个不是整日狗苟蝇营?为名为利,忙于剽窃、造假?这样的所谓大陆学术界主流,除去他们所看重的名利,有何成就可谈?

说方励之默默无闻、客死他乡,不要说美国白宫专门发布哀悼新闻,中共专题谈论方励之去世,岂不是自打耳光?正是因为方励之一生成绩斐然,尤其是人权、民主上的言行和影响,才迫使中共要以惋惜来贬低方励之,企图以此劝阻人们对方励之的尊重、效仿,将人们导入唯名利是从的中共主流。

要说方励之一生成就中最突出的方面,首先,他是大陆捍卫人权、倡导民主的先行者。方励之和李淑娴夫妇因为思想独立和敢言,早在1957年就双双被中共打成右派,遭受了中共对右派20多年的打击、迫害。

1957年对绝大多数大陆人而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是在中共大肆杀戮的恐怖氛围中的惶恐不安,就是在中共自吹的伟、光、正中昏睡不醒。但是,方励之显然对中共有较为清醒的认识,能够通过恐怖和吹嘘的氛围看到问题,并敢于维护自身的尊严和权利,敢于表达出来。因此而遭受超过20年的迫害,并没有令方励之为社会问题噤若寒蝉,反而是更为犀利、尖锐地批评中共迫害人权、压制民主,为大陆人权、民主的早日到来而大声疾呼。

50年代对中共的批评和80年代倡导人权、民主,方励之展现出来对人的权利和尊严的追求,和承担社会义务的知识分子的勇气和内质。这是经历过这些年代的政治人士,都会肃然起敬的。

方励之另一点让人们由衷敬佩的,是拒绝中共的收买,并且不惧中共危害。中共在所谓的为右派平反之后,将方励之委任为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在中共官位体制中,全国重点大学属部级单位,副校长相当于副部级官员,中共对方励之显然是下了大本钱收买。因为对于绝大多数受迫害20多年的右派,中共仅用一纸“平反证明”打发了,能够恢复原来的工作和级别,已属不易,更不要说一下子就高高提升到副部级,在整个大陆右派平反人员中,可谓凤毛麟角。

但是对这种高官厚禄的收买,方励之无动于衷,反而借助副校长的影响和方便,宣讲人权、民主的普世价值观,针砭中共体制的专横和丑陋。在86年的学潮之后,方励之又一次被开除党籍和撤免副校长,而且笼罩在更大的迫害阴影下。但是方励之没有因此而退缩,在国内国际人权、民主的场合,依然活跃。方励之在大陆人权民主争取中的影响和功绩,是人们特别突出对他怀念的重要因素。

1986年席卷大陆多个城市的大学生运动,受方励之人权、民主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有评论者说,方励之引导了80年代大学生,唤醒了大学生对人权、民主的向往和追求。方励之被中共开除党籍、撤免副校长,但是在北京继续发挥重大的影响和作用。北京大学三角地、民主园地,在他的影响下诞生。

方励之所努力创造的民主氛围,是1989年席卷全国的民主运动的基础。可以说,86年和89年这两次学生运动,都有方励之不可或缺的影响和作用。谈中国大陆的民主历史,必然要谈这两次运动;而谈这两次运动,就不可不谈方励之的影响和作用。在大陆发展人权、民主的道路上,方励之已经用他自己的方式,留下了光辉的印记。RFA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纪念方励之先生,德赛先生与方先生永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