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用户请访问茉莉花的官方镜像,即使在墙内也无需VPN或任何翻墙软件。
海外用户请把镜像地址发给亲友,协助大家突破封锁。有任何疑问,请阅公告信息或与我们联系。

2012-04-07

宋永毅在美加州 揭露人相食惨剧(图/视频)

转发此新闻:
目前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研究员的宋永毅就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期间出现”人相食”悲剧,核对数千份中共内部文件后,在美国发表专文,揭露毛泽东时期”人吃人”并非少数个案,而是普遍现象。
宋永毅引中共内部文件揭露“人相食”惨剧(记者萧融拍摄)

m0406-th1p2.jpg
宋永毅专文指“人相食”始自无粮食尸,后转为暴力杀人而食(RFA记者萧融摄)











宋永毅在洛杉矶接受本台专访,根据详载当事者姓名和时间地点等材料,揭露中国在半世纪前有个多省份都出现“人相食”现象。

他说:“我们在洛杉矶建构《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收到两千到三千份中共内部档案文件,其中有二十到三十份报导当年在四川,甘肃等地都有人吃人现象。本次发表这篇论文,我完全引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材料和中共内部档案,完全不引用美国和台湾材料,因为共产党总是说我们在海外反动造谣,咱们这次就用共产党自己的材料来说明‘人相食’问题。”
m0406-th1p3.jpg
宋永毅专文摘录,详载吃人与被吃者资料(RFA记者萧融摄)











以现今文明回看“人相食”惨剧,令人备感惊悚。宋永毅突破学术文献常见对大跃进-大饥荒历史投以控诉和谴责等视角,援引中共内部文件还原历史真相。

宋永毅表示:“第一个例子是当年在甘肃临夏县发生46起人吃人事件,中共当时保留齐全档案,但不予公开,一旦取得并开启档案后,其中内容让人怵目惊心,里面清楚写着每一例吃人者的家庭和成份,以及他们和被吃者的关系。另外一个例子,在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公社,当地在一年之内即发生18起人吃人事件。最近,还有不少当年的亲历者发表回忆录,比如尹曙生2009年在《炎黄春秋》指出,时任安徽省公安厅副厅长期间,安徽称人吃人为‘特殊案件’,根据不完整统计,安徽在两年到三年之内即发生1300多人吃人案例。尹曙生到任安徽之前,在青海担任省委书记秘书,他曾看过报导,指青海西宁地区就有300起人吃人事件。”

宋永毅以一万六千五百字书写目前被官方掩盖,导致后人恐无从得知的一页黑暗史,直指中共领导阶层至今不敢公开“人相食”真相,乃因当局仍把毛泽东奉为延续政权的“神主牌”。

他表示:“据官方统计,单是安徽一省就有1300起,当时全国至少有13个饥荒重灾区,在全国最富饶的江浙宜兴都发生人吃人现象。倘若不把台湾列入,也不以全国有28省市计算,仅以1300起乘上10倍,估计全国至少发生13000起人吃人案件,这是一段不可饶恕的历史。

大家都知道,1962年刘少奇曾经在毛泽东游泳池畔建言,要求毛泽东改变农村政策,他说,中国各地因为人相食已死了那么多人,你我是要上书的,这意思是‘人相食’肯定被记载到历史之上。另外,为何有这么多档案存在,而中国老百姓却不知道?这和邓小平阻碍‘非毛化’有关。邓小平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为了不把毛泽东这一个‘神主牌位’去掉,坚决把‘非毛化运动’强压下来。”

宋永毅强调,尽管中共当局想方设法倾力遮掩,但统治者对“人相食”仍有无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他指出:“中国历史并非不曾发生‘人相食’现象,但是,历史前例总是与两种事变联系在一起。其一是天灾,当所有粮食都吃光了,人们就转而吃人,吃死尸,吃自己的孩子,或是易子而食;

其二是发生战乱,包括外族入侵和内战,唐代末年黄巢起义军就是一例,当时黄巢军已无军粮,每到一地方就把百姓杀掉,再把肉磨成粉充当军粮,手段非常残酷。但是,不应该的是中国在1958年到1962年大跃进-大饥荒时期并无发生战争,刘少奇当时称大饥荒起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目前研究大跃进-大饥荒的学者则认为,当时是‘一分天灾,九分人祸',也就是人祸为首,这是不可饶恕的一段历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发自洛杉矶的报道。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