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0

泰晤士报:艾未未版《地下乡愁蓝调》(视频)

张朴:谁来干掉中共——写在茉莉花革命方兴未艾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09日 来稿)

     转眼之间,中国茉莉花革命已折腾了中共九个星期,逼得中共当局不得不宣布进入“非常时期”。这个拥有七千万党员,五千万官吏,两千万特务、线人的政权,其军队、武警、公安、保安,多到数不胜数,竟成了惊弓之鸟,原因只有一个:人心丧尽。茉莉花革命如今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中共头顶。只是:何时落下,一剑封喉?

李平: 拘捕艾未未是再抓国民为人质

    苹果日报 2011年4月09日  
    
     艺术家艾未未被拘捕三日后,中国官方昨日声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被公安部门依法调查。以莫须有的经济犯罪之名打压异见人士、维权人士,是中国当局的常见手法,也是近期打压涉及传布「茉莉花革命」消息的知识分子、网络活跃人士的又一新罪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易水寒:囚徒身份将让艾未未的行为艺术达到顶点

    

张健;四月十日 中国茉莉花散步 我们都是艾未未 /巴黎动态

  

艾未未母亲高瑛高呼“上断头台也支持他”



守望教会户外聚会遭当局大肆抓捕

        

陈破空:北京对不同声音的打压手段居所有独裁者之首

联合国人权小组抗议中国的强制失踪现象

民主有什么用?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台湾


    他的政府大楼,是开放的,门口没有卫兵检查他的证件。他进出政府大楼,犹如进出一个购物商场。他去办一个手续,申请一个文件,盖几个章,一路上通行无阻。拿了号码就等,不会有人插队。轮到他时,公务员不会给他脸色看或刁难他。办好了事情,他还可以在政府大楼里逛一下书店,喝一杯咖啡。咖啡和点心由智障的青年端来,政府规定每一个机关要聘足某一个比例的身心残障者。坐在中庭喝咖啡时,可能刚好看见市长走过,他可以奔过去,当场要一个签名。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四年后,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他要出版一本书,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他要找某些信息,网络和书店,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随他去找。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个单位的年度预算,公开在网上,让他查询。预算中,大至百亿元的工程,小至计算机的台数,都一览无余。如果他坚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请民意代表调查某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官员会被处分。

    他习惯看到官员在离职后三个月内搬离官邸或宿舍,撤去所有的秘书和汽车,取消所有的福利和特支。他习惯看到官员为政策错误而被弹劾或鞠躬下台。他习惯读到报纸言论版对政府的抨击、对领导人的诘问,对违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踪。他习惯表达对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视。     

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

 中国官府把自由主义向无政府主义、或者无次序主义方向进行妖魔化。比如:‘什么“都”自由,这天下还不乱套了’。 本文总结了中国人对“言论自由”一词理解的偏差。

为了您的安全 大陆民众绝对应该知道这几个高招

下面是中国大陆民众保护自己和维权的几个高招,绝对应该知道:

献给突尼斯茉莉花的歌: Freedom

两分钟让你明白 中国内需不足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们会内需不足?为什么我们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拉动内需?我们的财富到那儿去了? 看完了如下的两个实例,你马上就会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