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6

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答朋友和记者问(全)

·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答朋友和记者问(一)

·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答朋友和记者问(二)

· 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答朋友和记者问(三)

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答朋友和记者问(三)

11.茉莉花革命三而歇了吗?

有人幸灾乐祸地说:茉莉花革命已经三而歇了。看到第四次散步人潮未起,便断言,茉莉花革命已经失败。

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我们认为茉莉花革命已经取得了超出预想的成功。我们在320日继续散步公告里讲过的这里就不重复。

我们在这里要着重指出:有关茉莉花革命的信息,无论是准确的还是走样的信息,在各界人士中已经得到越来越广泛的传播,茉莉花革命以及茉莉花已经进入人们的生活,一般的民众或支持、参与、传播、推动或批评、反对、声讨,总之已经是值得一谈的话题。这在64之后20多年的时间里几乎是没有的现象。就当局而言,64之后的20多年里对政治反对派的任何言行根本就不屑一顾,直接采取压制手段就得了,没有正面回应这一说。然而对茉莉花革命中共当局却破天荒的作了全面的回应。无以计数的警察、便衣和相关人员连续四周的紧张布防和明察暗访,对嫌疑人的安抚、恐吓、监控、拘押等等,对各国记者的刁难、堵截、限制和驱赶等等都是前所未有的。并且最高层的吴邦国还气急败坏的正面回应说:五不搞。

我们说过茉莉花革命大体可以分成三个阶段1、暖身阶段;2、抗议阶段;3、决战阶段。暖身阶段又可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目前仅仅是初期。

我们在31日的《致微笑革命的参与者》一文中说:“初期:参与者松松筋骨,活动活动身子,看看中共当局的表现。现在看来中共表现得惊慌失措,如临大敌,仅仅是很少民众的散步已经展示了人民的力量,中共当局的虚弱已经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

今天我们可以补充说:上述中共当局表现的一切无不使中共当局丢分,尤其使中共的保守派严重失分。无不使中共当局在国际社会丢脸,尤其使中共的保守派丢尽了脸。看一下保守派代表人物吴邦国的讲话,那些没有根据、没有分析、没有逻辑的胡话,那种蛮横无理的腔调,那付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和温家宝引经据典让记者忙翻天的文雅实在没得比。可以设想坐在台下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各界人士,都会从心里对他看不上、瞧不起,只是不敢说罢了!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积极的回应。

我们在答朋友和记者问(二)(36日)里说:“和谐、稳定的基础是人的尊严、公平、正义、自由、民主和法治”。“茉莉花革命,虽然用了革命两字,但实际上是以最具理性的态度,展示人民的力量,促使当局认清和谐与稳定的根本所在,认识到中国社会的危险所在。在大动乱到来之前,顺乎历史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及时改弦易辙,改变游戏规则。使中国真正实现和谐与稳定。如果各界人士能够充分了解我们的立场和观点,将会支持和参与茉莉花革命。包括党内上层人士都会支持!”我们很高兴的看到315日温家宝总理第九次谈政治改革时,部分地认同了散步者的看法,他明确表示:“公平正义是稳定的基础”,最大的危险是腐败,必须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没有政制改革,经济改革不可能成功,已经取得的成绩也有失去的危险。

对这样的论述我们表示欢迎和肯定,我们建议散步的所有参与者在320日的散步中,对温总的论述表示欢迎和肯定。

同时也要对可以称之为僵硬派的吴邦国们说:不!

生活在21世纪的人们,应该更有理性、更讲道理、更尊重科学。胡锦涛提倡科学发展观,如果是真诚的,应该理解为:人们在对待自然、经济、生活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要有科学的态度。同样对待社会、政治问题也要有科学的态度。我们来看看吴邦国的讲话。他说:“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高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其实,共产党在赶走国民党之前,一直说要搞多党轮流执政,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也偶尔讲过要搞自治和联邦,那时还不敢提不搞私有化。“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名言就是共产党的杰作。49年以后,共产党一翻脸,就不认账了,就不搞了。问题是现在民间的各界人士许多人要搞。吴邦国确切的说不是“不搞”而是“不准搞”,不准别人搞。要以科学的态度来讨论问题,不是简单的要搞,不要搞,准搞,不准搞。而是,根据中国的情况需要搞什么?应该搞什么?怎么搞对民族、社会有利?这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几个人说了算,天下事应该由天下人根据程序来决定。吴邦国凭什么说:这个不准!那个不准!

这些不准里面有一点点科学的影子吗?至于他说的不搞私有化,那简直是不要脸面的撒谎了。把国有资产,把民众创造的财富都私有到口袋里,转移到海外了,还如此振振有词,不愧是老牌共产党员!

我们散步不止,就是要让吴邦国之流清醒清醒,你不能“以己昏昏,使人昭昭”,你吴邦国说了不算!你得听听民众的声音!

不听就继续散步,散步到你这一类视人民为草芥的人不得不听,散步到让你这类人走人!散步到愿意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们拿出方案!

我们充满信心的说:茉莉花革命方兴未艾,后继有力!

用朱欣欣先生刚发来的话说:我认为“茉莉花革命日”将一直进行到人民胜利为止。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

2011315

答朋友和记者问(12)

问:有人说茉莉花已经枯萎,茉莉花革命已经无疾而终。请问你们怎么认为?接下来会怎么样?你们有什么设想?

答:有人这么看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些人看到的是表面现象,看到没有大规模的散步者聚集。我们讲过多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将分阶段进行,目前是暖身阶段的初期,主要是传播信息,聚集人气,形成潜在的大批散步者,看当局的表现,等待时机进入中期。同时以逸待劳给当局造成巨大的压力,使他们不得不正视人民的力量,不得不作出回应。同时广大散步者获得了共识,尽量避免与站岗巡逻者冲撞。远距离围观,让警察和便衣散步。

到第五波散步行动为止可以看到,当局不惜工本,在所有公布的散步点驻守和巡逻,安装大量的监视器材,禁止国外媒体的采访等等。有一点可以肯定当局投入的警力和费用在继续增加。而茉莉花的信息在民众当中有了更广泛的传播,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尽管消息被封锁,但人们还是知道,那些重要的散步点依旧封的封,堵的堵,警察和便衣的加班加点有增无减。在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校园内,约500多人聚集到校园草地上散步。最值得一提的是:南京市民借着茉莉花革命造成的声势,抓住了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话题,在保护梧桐树的博弈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尽管当局迫于形势已经接受了民众的要求,但民众仍然在周六成功举行了聚集和抗议。如果没有茉莉花革命引发的压力,当局决不会如此谦和、忍让。

可以说:在暖身阶段的初期,民众已经体会到了自己的力量,当局也不得不承认民众的力量!所以我们认为:茉莉花革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茉莉花正含苞欲放!茉莉花革命正蓄势待发!

我们可以断言:最高当局从320开始就生活在紧张和恐惧之中,江泽民百听不厌、胡锦涛拍手叫好的茉莉花已经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噩梦!对于散步者的宣告,周复一周,月复一月,他们都不敢怠慢!

我们也再说一遍: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和北非不同,她建立在广大民众希望稳定也渴求改变这样一个基本前提之上,具有深厚的基础。而茉莉花革命即微笑革命是可以被广泛接受的解决方案,我们再说一遍:随着这些基本理念的传播,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会接受和参与,最高层的人士也会接受。

如果当局敢撤岗下哨,就可以看到民众究竟愿不愿、敢不敢到街上参政、议政!就可以看到茉莉花究竟会不会闪亮绽放!就我们得到的消息:最高层没有人敢担这个责任,拍板撤除警戒!因为他们的判断和我们的判断是一样的:广大民众欢迎低成本、低烈度,充满柔性和人道精神的茉莉花革命!

接下来我们将建议作一些变动,使当局真正进入疲劳状态,创造机会有所突破,使茉莉花革命尽早进入暖身阶段的中期。具体的做法有两个重点:1、增加时间的幅度,以及常规和弹性的有机结合;2、注重事件和话题的推动。详细内容将在继续散步的公告里表述。

总之,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两件群体性事件的运作和推动,而是非常独特的,有趣的中国民主转型的巨大工程(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已经启动,和以往所发生过的任何革命和改良都不能同日而语。

微笑改变中国!散步改变中国!围观改变中国!

这也许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举!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321

注:本文系茉莉花革命发起者博客首发<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仁之初:社会转型与民主设计无关──中东突变的启示

20101217日,突尼斯南部地区西迪布吉德一名在街头售卖水果的青年,因抗议执法人员的粗暴对待自焚身亡。这一在中国屡见不鲜的夺命惨剧,却点燃了突尼斯人憋屈已久的愤怒,当地居民与国民卫队发生猛烈冲突,此后官民对立迅速扩展到全国,引发了大规模的社会动荡。2011114日,突尼斯首都发生大规模抗议活动,示威者要求总统立即下台。一些示威者包围内政部大楼,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14日晚,总统本•阿里离开突尼斯前往沙特,突尼斯事件以逼走在任总统划上了句号。随即,民主化浪潮以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弥漫至整个中东地区。埃及为这一波由突尼斯蔓延而来的民主潮登陆的第一站。2011125日埃及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于28日午后达到高潮。埃及全国28个省中至少有11个省出现街头抗议。在开罗、亚历山大和苏伊士几座大城市,示威者与警察发生了流血冲突。除了防暴警察,埃及当局出动了坦克和装甲车,试图高调弹压,但军方和抗议者并没有发生冲突,武力镇压失效。与突尼斯相似,埃及民众以“穆巴拉克下台”为基本诉求。穆巴拉克虽一再让步,其恋栈最高权力的愿望也只能无可奈何花落去。211日,穆巴拉克辞去埃及总统职务,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了国家事务。

诗词《本当山河壮美》 (附,四川眉山情况介绍:全城警力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