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2

3月2日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的十点建议和呼吁



微笑与散步的茉莉花革命即将在36日开展以“三个代表”为代号的第三轮行动,在“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我们用笑声、歌声、欢呼声创造着中国人民真正的历史!我们发起者和组织者希望对若干问题做出以下10点建议与呼吁:

1.    我们最大的期望是更多人民愿意微笑着走上街头,然而我们希望避免运动在早期的暖身阶段被冠以打压的借口,而让参与者受到伤害,因此我们呼吁大家广泛认可并支持温和、文明、理性的散步与微笑,暂时不要喊口号,并坚持每周都参加。

2.    我们呼吁大家集思广益,提供全国中、小型城市的集会点和散步点,以商业中心的广场为佳。请把建议发至附后的信箱。我们还呼吁愿意支持茉莉花革命的博客和网站与我们联络,加入我们邮件组,达成团队合作,尽最大努力让传播和行动变得更加积极、有效。

3.    我们呼吁广大80后、90后的中国年轻人积极参与到历史的变革中来。纵观全球茉莉花革命,年轻人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发起者中的年轻的血液,才使得文字质量、网络安全、信息公布、英文翻译等环节能够有着上佳的运行。联络邮箱动辄被破坏的经历已经成为过去,在科技改变全球发展的今天,除了使用FacebookTwitterGoogle等联络工具外,我们使用iPad统一管理、阅读附件、推送信件,而iOS的安全性也使得中共网军传统的病毒、木马和键盘记录软件无法发挥任何作用。

4.    最新公布的41座城市54个散步点,与上周相比有若干处改动。我们的集会、散步点暂时定在城市的商业中心,今后会根据情况选用其它社会活动的地点。同时我们增加了香港、台湾和纽约散步点,尤其是香港的湾仔紫荆花广场为内陆游客的首选景点,其意义巨大。同时,如果其它国家和城市的华人群体愿意声援散步活动,也请和我们联络。

5.    在重庆的散步点,我们建议大家围绕着解放碑散步,这是重庆的商业中心,也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附图)


6.    希望大家在散步点相互照应,一旦有人遇到麻烦,大家迅速围拢,边喊“抓小偷”、“抓强盗”,边解救同胞。同时也希望大家保持散步点的卫生和整洁。

7.    我们已公布新的散步点,并会在未来合适的时候在不同城市增加周六下午六点的散步时间。这是正常休闲、散步的时间,优势在于,大家会有更多的放松和热情,拖到天黑后,政府照相器材的辨认度会降低,也进一步增大了政府的压制成本。也许这会让很多警员周末无法休息,我们表示同情和无奈

8.    若无特殊说明,我们会在每周一北京时间20点整在博客上公布下一轮的城市、散步点和散步时间。地址:<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同时请大家把散步的经历、反馈、照片、视频等信息发至我们的工作信箱:molihuaxingdong01@gmail.com,并抄送0210

9.    知名人士如滕彪、冉云飞、唐吉田、陈卫、古川、刘国慧等朋友没有参与茉莉花革命,却依然被打压并遭到拘禁至今,我们对此表示最强烈的谴责,并要求政府立即将他们释放。

10. 微笑与散步并不意味着我们内心没有思想与诉求。尽管我们保持着相对的沉默,但在合适的时候,我们会提出明确的要求。我们看到227日温总理的微笑和暗示,希望政府负责人认真对待人民正义的诉求并作出最积极的回应。

这是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启蒙运动,让我们“全民觉醒,联众兴国”,把自由、人权、平等、博爱的普世价值传遍中国!把民主、宪政的种子撒满中华大地!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32


大家可把评论、感想、建议发送至:





March 2nd Ten-Point Suggestions and Appeals to Chinese People

from the Initiators of China’s Jasmine Revolution

The Jasmine Revolution with smiling and walking will continue its third round of movement with “Three Representatives” as its codename.  In the time when “human rights conditions are the best in Chinese history”, we use laughter, singing, and cheering to create real history that belongs to our people! We as the initiators and organizers hope to make this 10-point suggestions and appeals:

1.    Our biggest hope lies on the increase of people walking with smile on the street, and we want to avoid any excuse made by the government at this initial warm-up stage. We sincerely ask that all the participants fully endorse a moderate, civil and rational approach with walking and smiling. No shouting of slogans at this stage, but coming out for exercise every week.

2.    We hope people around China provide locations for walking sites in middle-and-small-sized cities, and send your suggestions to our email. The best sites should be commercial centers, similar to Wangfujin in Beijing. We also hope that bloggers and webmasters join our Google Group to receive our latest information and work together to increase efficiency.

3.    Furthermore, we appeal that the younger generation born post 80s and 90s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this historical movement. Similar movements around the world have seen your strength and courage. As a matter of fact, it is precisely due to the young energies among our initiators that we can be so creative and maintain a high level of textual editing, internet security,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 and English translation.

4.    Some of the 55 Walking Sites among 41 cities have changed. At this stage, Walking Sites are all located in commercial centers, though it will be possible to move to places of other social activities at a later stage. We’ve added Hong Kong, Taipei and New York walking sites, and the very significance is unfathomable, especially the site in Hong Kong --Bauhinia Square, the arguably top one interest place that mainland tourists will visit. If Chinese communities in other countries and cities want to make a supportive effort, please also contact us.

5.    We suggest that participants in Chongqing walk around Jiefangbei (Liberation Monument), which is the heart of Chongqing’s commercial center and also landmark of the city, as the picture shows:


6.    We suggest that the participants be aware of each other’s safety. Whenever a person is in trouble, we should come close and shout, “Thief!” or “Robber!”, and make a rescue effort. In the meantime, please keep the cleanliness of the site and no litter.

7.    New sites were released, and at a proper time, we may add a new walking time --6pm of each Saturday. People in general at this time of day have more relaxation and energy, and when the evening comes, police cameras will not work the best; this adds cost for “maintaining stability”. Many police may not rest during weekend, to which we feel sorry.

8.    Without other notice, we will normally release the location of walking sites for the coming Sunday on each Monday at 20 o’clock Beijing Time at our website <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In the meantime, we hope that participants send your experience, feedbacks, pictures and videos to our email boxes at molihuaxingdong01@gmail.com, cc 02 and 10.

9.    Renown activists such as Teng Biao, Ran Yunfei, Tang Jitian, Chen Wei, Gu Chuan, Liu Guohui are not involved nor participated in the Jasmine Revolution, but are still being suppressed and detained up till now, to which we issue our strongest criticism and request that the government release them immediately.

10. Smiling and walking do not mean that we have no thinking or appeals. Although we keep relative silence, we will bring forward our demands at a proper time. We have recognized Premier Wen’s happy smiling and obvious political implications on Feb 27; we ask that the government take serious thoughts on people’s just appeals and issue the most positive responses.

This is the first and real enlightenment in five thousand years of Chinese history. Let “People Wake Up and Stay United to Rejuvenate the Country”! Let’s spread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around China, and disseminate the seeds of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ism throughout our motherland!

The Initiators and Organizers of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March 2nd, 2011

Twitter@molihuaxingdong, @molihua99

Please send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to: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7)


第六章 转型过程中的恰当变革顺序(上)

一、从“改革”到“转型”

1.1 “就在这里跳跃”
2009年3月,我应邀给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一批学生、学者做了一场演讲。一位中国学者提了一个问题:“你认为,在今天的中国,哪些改革是困难的,哪些是容易的,应该先进行什么改革,是从困难的开始还是容易的入手?”我的回答是:“那些不触及现制度基本原则、不影响共产党权力的改革是容易的,但并没有什么意义;那些触及现制度基本原则、影响共产党权力的改革是困难的,但是这样的改革才会有意义。所以,改革应该从困难的方面确定切入点。”
前面说过,当今中国政治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伪改革现象,每隔一段时间推出一点儿无关宏旨的“制度创新”,制造渐进政治改革的幻觉,以应付外界舆论、无限期拖延民主改革。而盛行于知识界的渐进主义,则回避重大、有难度的变革,将开放言禁、党禁、全国选举排斥在近期议事日程之外,误以为不提出重大的变革要求反而更有利于启动政治改革。舍难就易、回避挑战,这或许是人之常情,但民主转型必须有重大的开端,小改小革与民主转型之间只有想象而非真实的联系。要想启动民主转型,必须有要求大变革、面对大变革的决心和勇气。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6)


 

第五章 当前关于转型路径的主张(下)

四、渐进主义的历史与理论渊源

4.1 两个“8-9-6-4”
有两个截然不同的“8-9-6-4”,一个是黑色的,另一个是光明的,它们都深刻地影响了90年代以来的中国知识界。1989年4月15日至6月4日的56天,红色中国提供了一个被扼杀的民主转型案例。大规模的学生、市民抗议带来了转型的契机:统治集团内部分裂了,在温和派的努力下,部分开放了媒体,并寻求与反对阵营对话、协商。但部分幼稚、激进的学生主宰了天安门广场的局势,街头运动变得无法节制,同时统治集团内部温和派领导人的不谨慎也激怒了还在观望的强硬派首领。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5)


 

第四章 当前关于转型路径的主张(中)

三、自由知识分子与官方知识分子的异同

我将挑选四个学者作为个案来讨论自由知识分子与官方知识分子的异同。如何界定官方知识分子与自由知识分子当然是讨论的前提,但这个复杂的问题已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不过,下面所评析的四个具有代表性的学者,关于他们的归类,大多数人都应该不会有异议。
通过分析四个典型个案将发现,官方知识分子以渐进改革的名义明确反对尽快民主化,他们的改革建议往往与民主转型无关。自由知识分子的要求要进一步,可能会包含有限的自由化,也可能会包含了较多的自由化,但即便是最大胆敢言的学者,对于尽快民主化也是疑虑的。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4)


 

第三章 当前关于转型路径的主张(上)

一、渐进改革主义

什么是渐进主义呢?没有人做过系统的概括,但由于谈论的人太多,仍然可以对其进行描述、界定。可以通过揭示其是什么和不是什么,来厘清渐进主义的基本思路与主张。首先,看看渐进主义是什么或者说主张什么。从众多涉及渐进改革的作品 (注1),可以发现:第一,渐进主义主张逐步的、慢速的改革;第二,渐进主义主张先从较小的、不触动现制度大原则的问题改起,从小到大、从局部到整体碎片化地推进;第三,渐进主义假定小改革会导致大改革、开启民主转型之路,或者认为许多小改革累积起来最终会形成自由民主制度;第四,渐进主义认为只有逐步的、碎片化的改革,才能代价最小、最平稳地过渡到民主。
那么,渐进主义不是什么呢?第一,渐进主义当然不主张暴力革命,不仅如此,它也反对快速、剧烈的整体性变革,认为这些都是激进主义;第二,除个别例外,渐进主义不要求尽快开放言禁党禁——尤其是党禁,不认为民主转型要从以容忍反对派为核心的自由化开始;第三,渐进主义不要求甚至反对尽快举行全国直选,认为中国还不具备举行全国直选的条件;第四,渐进主义假定或者说担心快速、剧烈的整体性变革会导致大的动荡甚至国家的分裂。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3)


 

第二章 民主转型的政治过程

三、转型模式

3.1 速度模式
迄今还没有人从速度的角度划分民主转型模式。虽然在谈到某个特定的转型时,学者们不可避免地会涉及时间,经常提到其速度的快慢,不过并没有人将时间、速度上升到转型模式和类型的高度予以深入考察。“时间有众多的角色和面孔,是政治领域的一个主要游戏者。然而……无论是总论性的政治科学还是关于民主的专门研究,都没有给予清楚、系统的注意”(注1)。
罗斯托说过,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对“民主是如何产生的”更感兴趣(注2)。速度、节奏无疑是这个问题的主要维度之一。考虑到我国知识界盛行的渐进主义,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研究转型速度更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2)


 

第二章 民主转型的政治过程

二、政治过程

2.1民主化
任何关于民主转型的研究、思考,首先要明确什么是“民主转型”。对此认识不清,正是国内许多学者关于中国转型路径的论述陷入混乱、软弱的根源之一。前面说过,民主转型包括两个阶段、两个维度,即自由化与民主化。自由化先于民主化,但为了叙述方便,在此先讨论民主化。首先介绍一个非常简单明确的、关于民主化(democratization)的定义。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1)

第一章 引言:简论建立民主工程学

一、路径的困惑

中国正在经历第二波争取民主共和的努力。在当今中国发生的所有事情中,也许没有什么比这一努力更重要了。第一波努力滥觞于清朝末年,所取得的成绩既显著又有限,到了1949年共产党人接管政权,则彻底灰飞烟灭。在历经30年极权主义统治之后,也就是70年代末,第二波努力发端了,延续到现在仍然停留在呼喊阶段。这是浴火重生的新启蒙时代,自由、民主、共和、宪政等原则再次得到阐释传播,今天已然上升为民间主流话语。
然而,中国如何才能建立民主宪政?民主变革的切入点在哪里?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路径,比较顺利地实现民主转型?这些问题依然困惑着人们,令人苦恼而又挥之难去。虽然知识分子们一直在思考论述,但应该说,对这些问题迄今并没有给出任何强有力的回答。与在传播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方面取得的长足进步相比,中国知识分子过去30年来对于民主转型路径的思考、探索,却黯然失色。尤其是90年代以来,尽管自由、民主等价值获得了比过去更为清晰深入的解说,但知识界流行的其实是一种非常保守的自由主义,主张的是一种更有利于维持现状不利于开创未来的转型战略。这种战略,其主张者将其概括为“渐进改革”。它没有使人们对中国民主转型的路径变得更清楚,反而变得更加困惑更加不切实际。

《零八宪章》文本


    20081210日公布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良,甲午战败再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触及到制度层面的革新,终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的转变。中国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有必要反思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主体,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为中国民主化奠定法权基础。
 
    2、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不受任何干预,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开放党禁,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集会自由: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应受到执政党和政府的非法干预与违宪限制。
 
    11、言论自由:落实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开放报禁,废除现行《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杜绝以言治罪。
 
    12、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信仰活动不受政府干预。审查并撤销限制或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规、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动。废除宗教团体(包括宗教活动场所)必经登记始获合法地位的事先许可制度,代之以无须任何审查的备案制。
 
    13、公民教育:取消服务于一党统治、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与政治考试,推广以普世价值和公民权利为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识,倡导服务社会的公民美德。
 
    14、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15、财税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建立权责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构架和运行机制,建立各级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权体系;对赋税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税率、简化税制、公平税负。非经社会公共选择过程,民意机关决议,行政部门不得随意加税、开征新税。通过产权改革,引进多元市场主体和竞争机制,降低金融准入门槛,为发展民间金融创造条件,使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活力。
 
    16、社会保障: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环境保护:保护生态环境,提倡可持续发展,为子孙后代和全人类负责;明确落实国家和各级官员必须为此承担的相应责任;发挥民间组织在环境保护中的参与和监督作用。
 
    18、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19、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四、结语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