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9

纪念林昭 自由诗集

转发此新闻:

自由战士,民主英雄,独立诗人,林昭女士。永垂不朽!!!

  

林昭:

…这是一个可耻的判决,但我骄傲地听取了它!这是敌人对于我个人战斗行为的一种估价,我为之由衷地感到战斗者的自豪!……我应该作得更多,以符合你们的估价!除此以外,这所谓的判决与我可谓毫无意义!我蔑视它!看着吧!历史法庭的正式判决很快即将昭告于后世!你们这些极权统治者和诈伪的奸佞——歹徒、恶赖、窃国盗和殃民贼将不仅是真正的被告,更是公诉的罪人!公义必胜!自由万岁!”   ——出自《判决后的声明》

林/昭:

当复仇的大地血海潮起, 逐食的鸦群呵何枝可栖?! ……想到一个问题我每打冷噤,天哪!谁知道你们将来怎么死?……(引自《牢狱之花》)





林/昭早期照片


















 



纪念林昭
——1968429

在历史的法庭上我们将是原告
——林昭 


奉着十字架作战 
圣女的眼睛
分割成右派的阴影
可怕的自由啊
为什么如此可怕

1968430
妹妹替昏倒的母亲
以及因姐姐被捕而自杀的父亲
交纳了429
枪毙姐姐的子弹费
一枚五分硬币

天啊!!!!!!!!
妈呀——您醒醒!!!
爸呀——您看看!!!

我与弟该怎么过!!!
这个五一!姐啊!!!


1966年春:
他(她)们唆使
女流氓、娼妓
打我
调到大号
与她们同室而居
每天每晚
对我开会斗争
她们一齐上
撕打掐踢咬挖抓

我口鼻出血,
脸被抓破
衣服裤子被撕破
纽扣撕掉
泼妇们扒掉我的衣服
叫脱胎换骨
头发一绺一绺地揪下来
使我发疯
我何罪之有

哀求之与痛斥
结果完全相同
妈妈年迈无能
弟妹皆不独立
太爱人类的人
将被人类杀掉


不是乞丐
形似枯槁
不是罪犯
胜似犯罪

接见的日子
可怜的眼泪
可以生离
不能死别:

“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罪名仍是黑暗
罪行依然光明
律师哪里去了
记者哪里去了
谁是法官
谁是群众

除了狱卒就是地狱
除了爸妈弟妹
就是我的孤苦伶仃
看着我 朋友们
36岁的未婚姑娘
林黛玉的眼睛




我是林昭
你又是谁
竟是如此摆出一个审讯者的腔调

双木三十六之
‘林’
刀在口上之日
‘昭’

告诉你
刀在口上也好
刀在头上也好
今天既然来了
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工夫
去考虑那么多的事:
历史将宣告我无罪!




429
龙华机场
下午三时半
两辆军用吉普车
突然停在第三跑道
两个武装男人架出一反绑住手的女子
口中塞着东西
他们踹了她后腿部
她跪地
他们把着她
车上又下来两个武装人员对她头部开了一枪
她倒下后慢慢地挣扎
他们又向她开了两枪
她躺下不再动弹
被拖入另一辆吉普车绝尘而去




彭令昭
乳名苹男
又唤令昭
故林昭
19321216日生
苏州人氏
小时在苏州萃英中学读书
苏州解放后
考入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毕业后分配在常州民报当记者
1954年在上海
以江苏省第一名状元的身份
考入北京大学新闻系
1957年划为右派劳教
196010月因参与莫须有的
“反党反革命小集团”入狱
1962年初被“保外候审”
同年12月再度被 捕入狱
被判有期徒刑20
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
1968429日被枪杀
年仅三十六岁
1980年平反.

《血衣题跋》

林昭:
一九六五年八月八日,被移解而羁押于上海第一看守所。在彼处备遭摧折,屡被非刑;百般惨毒,濒绝者数!寸心悲愤冤苦沉痛激切,不堪追忆,不可回想,不忍言说!忆之如痴,想之欲狂,说之难尽也。呜呼!哀哉!此是何世?!我是何人?!所怀何志?!所遇何事?!天哪,天哪,尚得谓有天理,谓有国法,谓有人情,谓有公道耶?!此衣是一九六四年八月间穿上,时正在桎梏之下,又无纸笔,乃在背上血书‘天日何在?!‘四字,聊当窦娥自诔。八月下旬重某日遭女监众鸨婆榜掠,两襟‘冤枉‘‘死不甘心‘等字即受刑时所写。在襟并前胸淋漓血迹则是同年十一月十日图穷匕现之日誓死明志以玻璃片割裂左腕脉管所沾染。一九六五年五月卅一日"宣判"后重到上海市监狱,六月十九日初次接见至亲胞弟,见面之际,恍若隔世!……自怜遭际,谁解苦心,前尘历历,永志弗忘!一九六五年七月六日林昭志于上海市监狱女监三楼53号囚室


东北李磊2004427诗写于吉林长春

附图文:  
寻找那一颗飘逝的灵魂
历史黑眼睛


在监狱里,在被剥夺了纸和笔的情况下,她用发卡刺破手指
蘸着自己的鲜血,在墙上、床单上书写着日记和诗歌
在狱中她写到:我经历了地狱中最最恐怖最最血腥的地狱,我经历了比死亡本身更千百倍的更惨痛的死亡......


加刑报告中这样写到:关押期间(林昭)用发夹竹签等物,千百次的戳破皮肉,用污血书写了几十万字内容极为反动,极为恶毒的信件、笔记和日记。公开污蔑社会主义制度,是抢光每一个人作为人的全部一切的恐怖制度,血腥的极权制度......她把自己说成是反对暴政的自由战士和年青反抗者,对无产阶级专政和各项政治活动进行了系统的极为恶毒的污蔑

林昭《血诗提衣》

双龙鏖战玄间黄 冤恨兆元付大江
蹈海鲁连今乃昔 横槊阿瞒慨当慷
只应社稷公黎庶 那许山河私帝王
汗惭神州赤子血 枉言正道是沧桑

在抗日战争期间,林昭参加了共产党的秘密组织,已显露出文学天赋,撰文抨击国民党腐败政治,成为苏州城防司令部黑名单上的人。49年六月,她不听从母亲让她去美留学的劝告,与家庭决裂,考入苏南新闻专科学校。

51年,林昭积极参加土改,52年被分配到常州民报工作。

  

1954年,林昭以江苏省高考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在红楼杂志社任诗歌编辑。同学们都称她为"林姑娘"

  
反右运动中,林昭被打成右派。而所有被打成右派的北大学生当中,只有她没有作检讨......

"青少年时代思想左倾,那毕竟是个认识问题,既然从那臭名远扬的所谓反右运动以来,我已日益地看穿了那伪善画皮底下狰狞的罗刹鬼脸,则我断然不能容许自己堕落为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

打成右派的林昭被送到人民大学资料室改造。此时的林昭,在意识上已有了根本的转变,对这个政权的看法也有了变化。不甘心被奴役的她开始了一个人的抗争!

" 每当想起那惨烈的1957年,我就会痛彻心腹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真的,甚至听到,看到或是提到那个年份,都会使我条件反射似的感到剧痛。这是一个染满中国知识界和青年群血泪的惨淡悲凉的年份。假如说在此之前处于暴政下的中国知识界,还或多或少有一些正气的流露。那么,在此之后确实是几乎被摧残殆尽了。


196010月,参与地下刊物《星火》的右派与当地群众30多人遭到捕杀。其中,林昭在苏州被捕。林昭的父亲在女儿遭到被捕后自杀。


林昭在诗中写到:

如果他必须以鹰隼的爪牙向囚徒证明胜利者的光荣
那么笑吧 握着雷霆的大神宙斯我对你有些怜悯
啄吧受命来惩治我的兀鹰任你们蹂躏这片洁白的心胸
牺牲者的血肉每天都现成吃饱了把羽毛滋养的更光润
......
鹰隼啄食了你的心肺 铁链捆束着你的肉身
但你的灵魂比风更自由 你的意志比岩石更坚韧
......
林昭在狱中写到:每当我沉痛悲愤的想到,那些自称为镇压机关或镇压工具的东西,正在怎样的作恶。而人们,特别是我们同时代的人,中国的青春代,在这条专政的大毒蛇的锁链之下,怎样的受难。想到这荒谬情况的延续,是如何断送这民族的正气和增长着人类的不安,更如何玷污着祖国的名字,而加剧着时代的动荡,这个年轻人还能不急躁吗

诚然我们不惜牺牲,甚至不避流血。可是,象这样一种自由的生活,到底能不能以血洗的办法,使它在血泊之中建立起来呢?中国人的血历来不是流的太少而是流的太多。即使在中国这么一片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之上,政治斗争是不是也有可能以较为文明的形势去进行,而不必诉诸流血呢

林昭给人民日报的信:长期以来,当然是为了更有利于维持你们的集权统治与愚民政策,也是出于严重的封建唯心思想和盲目的偶像崇拜双重影响下的深刻奴性。你们把毛泽东当作是披着洋袍的真命天子,竭尽一切努力在党内外将他加以神话,运用一切美好词藻的总汇与正确概念的集合,把他装扮成独一无二的偶像,扶植人们对他的个人迷信。

1964412日,林昭在狱中写了一首悼念舅舅许金元的诗。许金元曾是中共江苏省青年部长,1927年被蒋介石杀害于南京。

四月十二日---沉埋在灰尘中的日期
三十七年前的血谁复记忆?
死者已矣,后人作家祭,但此一腔血泪。
舅舅啊--侄女在红色的牢狱中哭您。
我知道您--在国际歌的旋律里,
教我的是妈,而教妈的是您!
假如您知道,您为之牺牲的亿万同胞,
而今却只是不自由的罪人和饥饿的奴隶!

196412月,林昭接到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按林昭的话来说:夫自有政治起诉以来,未有如此之妙文也!

起诉内容:林昭确定了实行私人设厂的经济路线,妄图收罗各地右派分子,在我国实行资本主义复辟

林昭注曰:正确的说,是计划集合昔日中国大陆民主抗暴的积极分子,在这古老深厚的中世纪遗址上,掀起强有力的、划时代的文艺复兴:人性解放运动

1965531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林昭有期徒刑20年。林昭接到判决书后划破手指,在判决书背面写下声明:昨天,你们,所谓的伪法院,假借和盗用法律的名义,非法判处我徒刑20年,这是一个及其肮脏及其可耻的判决。但他确实能够使我引为叛逆者无尚光荣的,他证明着作为一名自由战士的林昭,吾至清操大节正气!

在一次绝食苏醒以后,林昭用手指在墙上写了首诗:

生命似佳树 爱情若丽花
自由昭临处 心心迎日华
生命巍然在 爱情永无休
愿殉自由死 终不甘为囚

林昭在狱中所遭受的苦难是你我难以想象的,而正是这种苦难,让她的心投向了西方传统中深远的基督博爱的思想当中,开始用上帝的圣爱看待芸芸众生。所以她的身上就有着一种圣洁无比的悲悯情怀,非常宽广的爱心。甚至是对于她的批判对象:被奴役的人不得自由,奴役他人的人同样不得自由。

她自称是奉着十字架的作战的自由志士!在反抗暴政的同时,林昭也在反省着自己。她提出一个命题:当我们深受暴政的奴役,我们自身作为反抗者,但我们不能建立新的形式的奴隶制度

1965年上海提篮桥监狱所写的林昭在服刑改造期间重新犯罪的主要罪行中记载道:林犯关押几年来,一贯拒不接受教育,书写了大量反动血书。虽经工作人员多方教育,采取了单独关押,专人负责管教等一系列措施,但林犯死不悔改。公开扬言:永远不放弃宗旨而改变立场。


林昭1968429日,在上海被杀害,年仅35
林昭说自己这样做是为自己迷途重归基督徒的良心

196851号下午,警察找到了林昭的妈妈,索要5分钱的子弹费。

林昭:作为一个人,我为自己的完整,正直而干净的生存权利斗争那是永远无可非议的;作为基督徒,我的生命属于我的上帝--我的信仰。为着坚持我的道路,或者说我的路线,上帝仆人的路线,基督政治的路线,这个年轻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是为你们索取的,却又是为你们付出的。先生们人性,这就是人心啊。为什么我要怀抱着,以至于对你们怀抱着一份人性,这么一份人心呢?归根到底,又不过是本着天父所赋予的恻隐、悲悯和良知。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利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愤的哭了。

(转自《荡天下》)




相关文章:
中国民主化 天字第一号重要任务:传播翻墙技术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