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8

茉莉花行动发起者声明

茉莉花行动发起者声明

鉴于博讯网站在中共持续攻击下不得不停止刊载茉莉花行动的新闻与报道,我们发起者决定将茉莉花行动的信息转移至FacebookTwitterGoogle Blog发布。

据悉,为了阻止茉莉花行动,中共动用几十万人用溢出方式使博讯长期瘫痪,攻击推特、美国之音等海外网站,试图切断、搅乱信息的传递、发布。

我们强烈谴责中共破坏全球信息流通及威胁、恐吓、滥捕无辜等恶劣行径。我们认为, 这些行径并不能阻挡茉莉花行动的发展。

227,茉莉花行动大大突破我们原计划的27个城市,据目前还不完整的信息反馈,在全国有上百个城市民众自发加入茉莉花行动。我们在此向全国参加茉莉花行动的公民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们在此呼吁各社会群体,知识分子、待业大学生、退伍军人、基督教信仰者、法轮功练习者、下岗工人、上访群体、拆迁户、失地农民及其他弱势群体,一起出来,上街散步;号召全体中国公民,特别是80后和90后青年人,热烈响应茉莉花行动的倡议。围观改变中国!

我们将分析本周日茉莉花行动发展的实际情况,在近期公布36日星期天北京时间下午2点茉莉花行动的城市名单和聚集地点。我们部分发起者者已在现场感受茉莉花盛开之季。我们会在适当时间公布我们的身份。

我们寄希望于FacebookGoogleTwitter的安全与稳定,方便茉莉花在华夏大地绽放,并结出自由民主的硕果!

中国茉莉花行动信息发布网点如下:
Twitter@molihuaxingdong
Facebook Pagehttp://on.fb.me/hyn7cL
Email(为防止破坏,请发01-10任意地址)
…….直到……
molihuaxingdong09@gmail.com
molihuaxingdong10@gmail.com

茉莉花行动发起者
2011228






Urgent Statement from the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Organizers

Since Boxun.com has been attacked by Chinese government and has to discontinue reporting the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we the organizers have officially decided to post information and news reporting on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on Faceboo, Twitter and Google Blog.

We learned that Chinese government employs hundren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to make overflow attacks on Boxun, VOA, Twitter and other websites, in order to block information about this movement.

We issue our strongest condemnation on Chinese government; the government arrests the innocent people and obstructs global information flow. We believe these deeds cannot stop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According to the feedbacks we received, on Feb 27, 2011, this movement spreads to over a hundred cities, largely exceeding our initial expectations of 27 cities. We send our salutations to all Chinese citizens support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this noble movement!

We call upon all social groups, intellectuals, unemployed college graduates, retired socials, Christians,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cast-off workers, victims of forced land and building demolisions, and all people suffering from governmental injustice, to walk together on the street; we ask all Chinese citizens, especially the younger generation born post 80s and 90s, warmly welcome the appeals of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Our collective effort changes our country!

We will analyze our situation closely and will issue the exact cities and locations where the Jasmine Revolution’s next round of walking will take place in the afternoon of March 6, 2011 at 2pm.

Some of our organizers have been to the sites, personally witnessing and participating in the historical moments, and we the organizers will disclose our personal identities at a proper time. With the global call for freedom, we sincerely put our hopes on the safety and stability of Facebook, Google and Twitter, which will facilitate China’s Jasime blooming throughout our country and bring forward the fruit of democracy.

Information on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will be released at:
Twitter@molihuaxingdong
Facebook Pagehttp://on.fb.me/hyn7cL
Google Group: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molihuaxingdong
Email and Google Buzz
molihuaxingdong01@gmail.com
molihuaxingdong02@gmail.com
……until….
molihuaxingdong09@gmail.com
molihuaxingdong10@gmail.com

The Organizers of Chinese Jasmine Revolution
Feb 28, 2011

2011-02-23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月27日散步公告

我们是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发起者。

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已经全面溃败,有毒食品层出不穷,连下一代都已经深受其害;中国专制政权已经失去信仰,成为利益分赃的团体而无力自救,日渐法西斯化;统治体系吏治腐败、贪污贿赂横行、司法独立全面倒退,官员及官二代垄断了所有的体制内资源;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贫富更加悬殊、物价上涨特别是房价飞涨而导致民怨沸腾;国人人权状况尤为恶劣,任意监禁、强制失踪广泛发生,新闻审查愈发严厉,有良知的媒体人纷纷被打碎饭碗,《宪法》三十五条形同虚设;民众财产被肆意掠夺,因拆迁而导致的死亡甚至自焚时有发生;中国已经沦为资源黑洞、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遗害子孙......

我们深感于,这一切的根源都源自于专制政权。更让我们不安的是,执政者已经全面堵塞了我们的上升通道。考公务员,我们竞争不过官二代;经商做生意,我们无法与“国进民退”的权贵资本抗衡,我们只能背负着高房价与高通胀的重负,挣扎求存,永远看不到未来。

我们唯一拥有的,就是虚拟空间给我们的存在感。我们在上周发起了中国“茉莉花革命”,就是希望能借北非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促使中国发生改良或变革,改变目前这种不公不义日渐沉沦的现状。

220日活动的成效很让我们惊喜,但我们也悲愤地看到,包括唐吉田、滕彪、江天勇、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朱虞夫、蒋亶文、姚立法等、李天天、游精佑、张林、吴乐宝、钱进、李文革、佘万宝、李宇、张善光、丁矛、周莉、王森、蒲飞、王五四、倪文华、刘萍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肖勇、张建中、楼保生、魏水山、莫之许、何杨、李任科、查建国、卢钢、张世和(老虎庙)、陈信滔、黄雅玲、齐志勇、金月花、孙文广、黎雄兵、赵枫生、黄雅玲、李和平、魏桢凌、何欢、刘荻、魏强、张先痴、薛明凯、李金芳、冯正虎、方小天、张健男、彭定鼎、刘士辉、郑创添、牟彦希、杨秋雨、张瑞、冯海涛、王荔蕻、李昕艾、王永智、史小博、王玉琴、游贵、翟明磊、武文建、吴朝阳、华春晖、邓太清、张大军、许志永、王永智、汪昊、贾春霞、野渡、叶海燕、蓝无忧、黄伟、石三、魏兰玉、罗宇恒、端启宪、张维、胡石根、高洪明、徐永海、张辉、张鉴康等上百人遭到了当局的传唤、软禁及拘禁。其中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等人未经法律程序被拘禁,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上述人员,均与220日的“茉莉花”革命完全无关,当局对他们的传唤、软禁及拘禁,是当局肆意践踏人权的又一例证。

221日夜间,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商议是否集体自首以避免连累上述仍在拘禁中的无关人等。但因我们人数众多,参与程度不一,集体自首行为未能形成决议。

我们在此呼吁当局立即释放无关人等。不管当局如何回应,我们本周仍将继续在220公布的地点发动集会(部分地点略有变更),具体地点变更将于本周三公布,如因网络条件无法公布,则请朋友们前往上周集合地点。在此呼吁朋友们踊跃参与。我们的一小步,就是改变专制现状的一大步。

中国茉莉花革命227集会地点发布,增至18城市,原定地点成都、广州等地有变动。为便于在国内互联网传播,本次行动代号为“两会”,例如成都网友可以给朋友发消息说“本周‘两会’在春熙路麦当劳门前召开”。

时间:2011227日开始 每周日下午2

地点:

北京 王府井麦当劳门前
上海 人民广场和平影都门前
天津 鼓楼下
南京 鼓楼广场秀水街百货门口
西安 北大街家乐福门口
郑州 二七路百货大楼前
成都 春熙路麦当劳门前
济南 银座购物广场前
长沙 五一广场新大新大厦门口
杭州 湖滨路凯悦酒店前至音乐喷泉一带
福州 五一广场越洋图书城门前
广州 天河体育中心正门
沈阳 南京北街肯德基门口
长春 文化广场西民主大街快乐购超市门口
武汉 解放大道世贸广场麦当劳门口
拉萨 八廓街大昭寺广场
哈尔滨 西大直街康宁路路口世纪联华门口
乌鲁木齐 建设路人民电影院门口


未在此列出集会地点的城市,请自行到城市中心广场集中。


口号

我们要食物、我们要工作、我们要住房、我们要公平、我们要正义

保障私有产权、维护司法独立

启动政治改革、结束一党专政

开放报禁、新闻自由

自由万岁、民主万岁


守则

“只需走到指定地点,远远围观、默默跟随,顺势而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号。”

“请参与者守望相助。如发生参与集会人员受到不良对待,以最大容忍处理,旁人请及时支持。集会结束时不留垃圾,以华人的高素质品格,并有条件追求民主自由。”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2011222

2011-02-20

宿迁市初二男生上吊自杀 万人殴打百名警察(图)


江苏省宿迁市(宿豫中学)一名初中二年级的小男生因为无法承受老师的打骂上吊自杀了。
家长带着孩子的尸体去学校讨说法,学校不理。
后来突然来了百名警察抢夺尸体,围观的一万多名群众终于不再沉默了... ...

初二男生自杀

1012日,
宿迁市一名初二的男生上吊自杀了,
男生留有遗书,大意是:
"在学校老师经常打骂他,让他无法承受,家人又逼他上学,结果他只能选择死亡。"

事情发生后,孩子的亲属来到学校,
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被堵在了门口,不让进。
学校也没有任何人出来处理此事。
中午的时候,
学校大门口被挂上了一块大白布,
上面赫然写着"还我孩子"四个大字。
原来孩子的亲属把孩子的尸体抱到了学校,要求学校领导出面处理此事。
此时围观的群众渐渐开始聚集。

警察有备而来

下午1点钟左右,
学校门口突然来了近20辆警车,
100多名警察,声势浩大。
同时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
奇怪的是学校门口还停了一辆灵车和一辆120救护车。
原来孩子的家人要学校给个说法才同意去火化,
而警察此行的目的就是强行抢夺孩子尸体去火化,
那么这120救护车又是为何而来呢?

再看清楚点儿,发现警察身上的编号全都撕了下来。
大约有五六十个头戴盔甲、手拿警棍的家伙站在学校门口的南侧。
这时围观的群众已经不下万人,道路都已经被堵死。
下午2点半左右警察进入学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警察进入学校开始强行抢夺孩子尸体,孩子的亲人跟警察打了起来。
一个又一个孩子的亲属被从里面拖了出来。
这时人们才终于明白120救护车是来做什么的了。
此时围观的群众都在大声的喊叫,场面有些失控。

群众抱打不平

后来孩子的父亲被警察打昏了,
孩子的爷爷70多岁,死死抱着孩子不放,
但是就连这位老人也不能幸免,也被警察打了。
后来孩子的姐姐被拖了出来,
而孩子的其他亲属纷纷跪在了地上,向围观的群众磕头求助。
当时的场景难以形容,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之动容。
群众被警察的暴行激怒了。
1分钟后,忍耐了这么长时间的群众终于爆发了,场面彻底失去了控制。

上万群众冲开警戒线向学校里冲了进去。
有些警察吓的目瞪口呆,这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老百姓怎么敢打警察?
群众冲进学校将警察围起来打成一团。
数十个群众打一个警察。警察这时落荒而逃,学校内乱作一团。
最后警察全跑的不见了踪影,剩下的警车也被群众掀翻了。
有爱心的朋友请留下你的脚印,转载此文章,让人们认识到社会的腐败!~ ~




中国诚信指数调查

  小康诚信指数调查 北京人排名第一
  本次调查显示:军人、农民、教师、学生和记者是本年度公众心中最诚信的五个群体。北京人、山东人和香港人是中国诚信形象最好的地方人。而德国人是中国人心中诚信形象最好的外国人。
  文|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 欧阳海燕
  因为唐骏,诚信成了7月的关键词。
  7月14日,他在一封公司内部邮件中称,一个小小的学历问题居然成了大新闻,要么是我太出名,要么就是中国实在没新闻。
  很显然,唐骏没有领会国人对他不依不饶的真正原因——一个青年偶像的倒掉事小,潜移默化地降低社会的诚信底线事大。
  有理由相信,“学历门”加剧了国人的诚信恐慌。截止到7月20日,《小康》杂志在“新浪调查”上的数据显示,超过五成半的受访者表示“经常会陷入到对周围不信任的诚信恐慌中”。马未都在博客中写下:今天,我们几乎生活在一个被瞎话包围的社会。有人用赵本山的语气调侃道:全力打造忽悠型社会。
  在“学历门”中,唐骏成了一个符号,隐喻着整个社会的功利主义盛行——除了成功,别无信仰。而那些不断追问、讨论和反思这件事的人,大抵是出于这样一种考虑——这个已然脆弱的社会诚信环境已不能再去污染了。
  2010年7月,《小康》杂志社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展开了覆盖中国东、中、西部的社会诚信评价调查。本次调查涵盖的东部地区为北京、上海、广东;中部地区为河南、湖北、安徽;西部地区为四川、甘肃、贵州。东、中、西部的样本分布为:36%、32%、32%。
  《小康》主要是从人际信用、企业信用和政府公信力等三个方面来测评中国信用小康状况。综合调查结果,以及国家有关部门的统计调查数据,得出2009~2010年度中国信用小康指数为61.7分,比上年度提高0.6分。从发展趋势上看,中国信用小康指数近年不会有多大改观。
  调查显示,总体来看,对当前中国社会整体的诚信环境感到“不满意”的人居多,比例近四成,比感到“满意”的多8个百分点。
  就人际信用而言,近半数受访者都感到“迫于种种原因,在一些事上做不到诚实守信”。而“利益驱动”和“整体环境就这那么差,诚实守信会吃亏,不讲诚信反倒占便宜”,被认为是个人缺乏诚信的两大主因。
  对人际信任范围的调查发现,身边有4~6位可信任的人在受访者中占多数。那些被受访者信任的人,排在前六位的依次是:父母、兄弟姐妹、夫妻、朋友、同学,以及亲戚。很遗憾,恋人没有跻身此列,同事也距离较远。
  在企业信用方面,本次调查评选出了中国公众心中诚信形象最差的五大行业,中介服务业高居榜首,其次是电视购物、保健品、广告和房地产业。
  对于政府公信力而言,调查发现,“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及“一些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责任意识淡漠,失职渎职,导致一些地方食品、药品和环保等安全事故发生”,被认为是销蚀政府公信力的三大主因。
  此外,本次调查还评选出了诚信印象·职业榜,军人、农民、教师、学生和记者,成为本年度公众心中最诚信的五个群体。在诚信印象·地域榜中,北京人、山东人和香港人,被选为中国诚信形象最好的地方人。在诚信印象·国际榜上,德国人成为在中国人心中诚信形象最好的外国人。
  受环境逼迫去“破窗”
  就在唐骏的“底细”被仔细盘查之际,汪晖和朱学勤这两位重量级学者也陷入“抄袭门”的漩涡没有太平日子。两人被指“抄袭”的都是早年的博士论文,前者完成于1988年,后者写于1992年。
  “不管他们到底抄没抄,我觉得这种‘盘查’对于学术界来讲,是一件好事。”大学教师张健(化名)说,“凡是抄的人,得掂量掂量。”
  “可现在的学术环境,我感觉是逼良为娼。”张健说。
  2007年,张健博士毕业后进入某省重点大学教书。他的职业规划的第一步是三年评副高。按照学校的要求,至少要有4篇CSSCI核心期刊的文章、一个省级课题、一本书。
  第一年,不了解学术环境的他完全在黑暗中摸索,到处碰壁。他给某核心期刊投稿,不敢一稿多投,只投一家。反复催促之下,该刊回复说,我们一年收到6000多篇稿,退稿率97%。
  “绝望了。”他说。
  后来他在一次学术会议上碰到了一个核心期刊的主编,问起如何采纳稿件,主编无奈地说,关系稿都发不过来。
  “欲哭无泪了。”他说。
  “现在高校对教师素质的要求是全面的。”张健总结道,“既要求你有科研能力,能出成果,还要求你能找到门路发表。”
  汲取教训后,张健一方面找关系,一方面开始一稿多投。“一篇论文复制20多份。这样反倒试出来有几家刊物还是比较正规的,不认识也能发稿。”
  找关系这条路,张健却走得不顺。他有一篇得意之作,想发在一本重量级刊物上,“在我们学校,只要能发一篇文章在这本刊物上,副高就没有问题了。”他从两年前开始筹划此事,一开始找到一个交际甚广的师兄,该兄据称认识该刊编委的学生,请客吃饭车马费累计要去了一万多,一年多也没消息。后来张健又通过该兄联系上了一个某地宣传部部长,据说与该刊编委有过交往,可以接洽此事,打点又花了近一万。“这回应该可以了,不过我想让他9月份以后发,评正高的时候用,评副高的文章现在已经够了。”
  在张健看来,在学术界,没有关系,举步维艰,“申请课题更乱”。他的一位同事申请下来一个5万块的课题,经过层层截流,到手里只剩3万块,而他在申请课题的过程中,走关系就花掉了2万块。“最后其实只有1万。你说,他能拿出什么质量的成果来?”
  大课题申请不下来,张健就申请了一个2000块钱的省级课题。“这点钱能干什么?就是糊弄,上边也糊弄,我也糊弄。”
  三年历练,张健感觉眼前出现了曙光,“功力也达到了,也知道门路了。”9月份评副高已没有悬念。但是对于自己的学生,他还是感到稍有愧意,“大多数精力都花在搞学术、发论文上了,讲课效果不好。”
  在西方政治学中,有一个理论叫“破窗理论”:当一个人打坏一扇窗户以后,如果窗户得不到及时的修理,打坏窗户的人也得不到及时的惩罚,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去打坏更多的窗户。环境可以对一个人产生强烈的暗示性和诱导性。
  诚信问题也一样。表面上是个人诚信问题,实质上是社会环境、制度环境出现了“破窗”。正如本次调查所反映的,七成以上受访者都将个人缺乏诚信归咎于“整体环境就那么差,诚实守信会吃亏,不讲诚信反倒占便宜”。
  因此有人提出,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一连串学历与学术的事件,也可以变成一次确立更严格的学术规范制度、完善学术不端行为惩戒体系的契机。对于影响深远的“小过错”,“小题大做”去处理,正是及时修好“第一扇破窗”的明智之举。
  宁愿相信感觉也不信任统计部门的数据
  2010年2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09年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上涨1.5%。有网友弱弱地问:是不是把“每日”给忘掉了?
  近年来,关于房价的涨幅、GDP、平均工资、失业率和就业率,屡屡被质疑。本次调查显示,对于各种反映社会生活相关情况的消息来源,信任率排在第一位的是“学术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比例达30.1%,其次竟然是“自己的感觉”,达27.5%;然后是“国外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公布的数据”,占22.9%;最后才是“中国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比例为17.1%。
  公众宁愿相信自己的感觉也不愿相信统计部门公布的数据,这表明中国统计部门已经深陷在一个统计数字的信任危机之中。在一个“被××”的语境下,损失最大的其实是政府公信力。
  政府公信力是政府获取社会公众信任、拥护和支持的能力,它在实质上体现了政府的治理能力。2009~2010年度中国政府公信力指数为63.0分,比上年度上升0.8分。
  本次调查显示,“不同部门公布的同一指标数据打架”、“数据本身就是假的”和“统计方法不科学”,被认为是统计数据不可信的三大理由。
  “真实性”是对统计数据的基本要求。在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的办公室,“真实可信”四个字被高高挂起。这是温家宝总理对统计系统的题词。此前,朱镕基也曾题过四个字“不出假数”。然而数据的真实性还是难以保证。2009年8月,马建堂在接受凤凰卫视吴小莉专访时,针对地方虚报GDP的问题,无奈地表示,“GDP被附加了太多的东西。”
  统计方法的缺陷,一度让国家统计局陷入“工资被增长”的尴尬。不过在2010年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9年职业工资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到今年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统计口径发生了人们所期望的变化,私营企业被纳入了统计范围,平均工资被细化为“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
  中国人心中的诚信形象
  在对29类不同群体的诚信形象调查中,军人、农民、教师、学生和记者,被选为本年度公众心中最诚信的五个群体。
  军人和农民,在历届(2006~2009年)《小康》诚信人群调查中,始终占据着榜单靠前的位置。可见这两个群体在中国公众心中的诚信形象是十分牢固的。
  记者首次跻身前五,去年的位次是第十三。
  值得注意的还有中、西医的差距,中医排在第十位,西医列第十九。
  房地产中介服务人员、推销员、房地产老板、广告人和足球运动员,被选为诚信最差的五个群体。其中两个与房地产有关,很显然,公众是在表达对高房价的不满。
  在诚信印象·地域榜的评选中,北京人、山东人、香港人、上海人和黑龙江人,成为公众心中诚信形象最好的地方人前五名。澳门人居第八,台湾人和广东人并列第十六。
  在G20中,德国人、英国人、加拿大人、法国人和美国人,被选为中国人心中诚信形象最好的外国人前五位。
  其中德国人获得了47.7%的支持率,超过位列第二的英国人17.8个百分点,可谓遥遥领先。
  姚力在德国留学三年,对德国的印象很好,尤其是学风,“务实、沉静,没有急功近利之气。”
  2007年,姚力从中科院物理所博士毕业后,到德国做博士后研究。2008年,他经历了一件令他感到佩服的事。
  当时他在卡尔斯鲁厄(Karlsruhe)大学做研究,写了一篇文章,原本想发在一本影响力较大的刊物上——该刊要求文章篇幅不能过长,可是姚力的导师、一个德国老太太,却一再要求他加数据,结果文章太长就只好投到一本影响力降一个档次的刊物上。
  “如果在国内,我感觉没有一个老板会这么做。”姚力说。
  “她说,不加数据可以投,也能发,但她认为一篇文章应该给读者带来更多的信息,不是只看影响因子。”姚力说,“她的这句话,是我那一年做科研最大的收获。”
  G20除中国外有五个亚洲国家,在诚信印象·国际榜中,进入前十的只有日本人,位列第八。这五个亚洲国家在榜单中的名次由高至低依次为:日本人、韩国人、沙特人、印度人、印尼人。
  (感谢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吕庆提供的支持)
  诚信印象·行业榜
  十大诚信形象不佳行业
  NO.1  中介服务业 59.2%
  NO.2  电视购物  52.9%
  NO.3  保健品  51.9%
  NO.4  广告  40.5%
  NO.5  房地产  37.2%
  NO.6  医药  36%
  NO.7  美容  21.7%
  NO.8  保险  21.1%
  NO.9  网上购物  16%
  NO.10 食品  14%
  诚信印象·职业榜
  十大诚信职业群体
  NO.1  军人 56.4%
  NO.2  农民  42%
  NO.3  教师  36%
  NO.4  学生  35.5%
  NO.5  记者  23.9%
  NO.6  心理咨询师  21.9%
  NO.7  法官  21.8%
  NO.8  律师  19%
  NO.9  警察  18.4%
  NO.10 中医  16.5%
  “中国信用小康指数调查”,问卷由《小康》杂志社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设计,调查由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执行。
  本次调查采用基于实名制的NetTouch网络调查系统和计算机辅助电话调查系统相结合的方法,从全国选取9个省市进行调查,依东部、中部、西部进行分类,本次调查涵盖的东部地区为北京、上海、广东;中部地区为:河南、湖北、安徽;西部地区为四川、甘肃、贵州,对每个城市的实名固定样本组进行随机问卷发布。
  调查执行时间为2010年7月,最终回收有效问卷量为1504份。采用统计学误差估计公式进行估算,本次调查在95%的置信度水平上,可将估计误差控制在2.8%。调查同时在“新浪调查”推出,数据用于参考。

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1.我们是不是焦虑错了问题?现在人们都在关心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群体性事件等问题。之所以有这样的关心,是担心发生大的社会动荡。但事实上,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2.社会动荡是指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而社会溃败则是社会肌体的细胞坏死,机能失效。说的形象一点,动荡好比是健康的身体被别人打伤了,而溃败则是自身的组织或细胞出了严重的毛病。费孝通先生的社会侵蚀和亨廷顿的政治衰败两个概念可以深化我们对这个现象的认识,尽管这两个概念与我们这里讨论的社会溃败的含义并不完全一样。其中后者的含义可能会更接近一些。

3.社会动荡的反面是社会稳定,社会溃败的反面是社会健康。尽管这两者经常是有关联的,但需要加以区别。现在的问题是,对前者的误判往往成为治愈后者的障碍。这就好比一个癌症病人,需要做手术。但医生误诊其有严重心脏病,无法做手术。实际上这个人可能并没有心脏病,或即使有也比较轻。但这种对前者的误判无疑会导致对后者的治疗。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对克服社会溃败所必须进行的一些变革,往往由于担心其威胁社会稳定而被束之高阁,结果是使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 显。

4.在最近的文章中我一再强调,尽管目前社会矛盾较多,甚至有激化的迹象,但中国发生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可能性并不大。对于这个问题,大约10年前我就曾经 写过文章,去年年初在南方周末上也有两个版的访谈,一再强调的就是这个观点。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由于对不稳定因素、对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估计过高,使得我们形成了一种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定势。在这种思维定势中,稳定似乎成了一种终极性的否定因素,一切都要为稳定让路。结果是许多该做的事情无法去做。其实,一年365天,不是有这样的事情就是有那样的事情;一个国家13亿人口,大灾小难也总是免不了的。如果总是刻意寻找不稳定因素,当然会找得到的。更何况失控的权力还会不断制造出群体性事件(如最近贵州铜仁地区德江县的所谓群体性事件就是由政府异想天开的制止群众性娱乐活动引起的)。关键是用什么样的心态看待这些问题。世界上哪个国家像我们这样刻意地去寻找不稳定因素,都是找得出来的。但只有我们有稳定压倒一切,有维稳办这样的机构。

5.近些年来,社会溃败的迹象已经明显开始出现。其中最核心的是权力的失控。在过去30年改革的过程中,尽管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基本框架,但权力仍然是我们社会的中枢。因此社会的溃败首先表现在权力的失控,腐败不过是其外在的表现。我这里所说的权力失控是指,权力成为不但外部无法约束而且内部也无法约束的力量,而在此之前,尽管外部约束是缺乏的,但内部约束是相对有效的;权威基础削弱,前几年就有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一说,地方性权力、部门性权力已经成为既无上面约束,又无下面监督,同时还缺少左右制衡的力量,这意味着国家权力的碎片化;官员不能负责任地进行工作,为保官升官不惜牺牲体制利益(不要说社会利益了)。在此背景之下,腐败已经处于失控和不可治理状态

6.这种社会的溃败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潜规则盛行于社会,甚至成为基本的为官为人之道,对此吴思先生有很好的分析;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已经肆无忌惮,社会生活西西里化趋势出现;利益集团的肆无忌惮,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整个社会的信息系统已经高度失真,统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代表了体制性的对信息的扭曲。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几乎可以说是比官方统计数据还可靠的现实。

7.社会认同和社会向心力在急剧流失。正月元宵节央视一场大火,损失达几十个亿。然而,网络上一片幸灾乐祸之声。没有悲伤,没有痛心。幸灾乐祸中透露的是某种难以言表的快意。有人说,这表明了人们的冷漠;有人说,我们这个民族没救了;还有人问,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就没想想烧掉的几十亿当中也有你的一份啊(央视毕竟是国有资产啊)?这让我想起大约是80年代沈阳的一场大火,当时许多人站在大街上痛哭失声。用国民性来解释说不过去吧?!问题在哪里?在对我们这个社会还认同不认同上。在沈阳大火中的痛哭失声,是他们感觉被烧掉的是我们的;而在这场央视大火中,有人这样说,几十个亿烧掉就烧掉吧,不被烧掉也会被吃掉。这里的吃喝当然是指公款吃喝。还有人说,心疼的是救火要用掉多少水啊,现在天旱啊。在这些议论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种心理上的疏离感,即那些东西他们的,而不是我们的。心理的疏离是结构性疏离的反射。

8.社会失去进行长远思维的能力。在权贵资本主义上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又过于注重眼前,既无古代帝王对子孙后代的责任,又有无贵族的超脱和超越精神。在我们的社会中,一种倾向,即短期问题夸大症与长期行为麻木症并存。对于所有眼前遇到的问题,无一不草木皆兵;而对于关乎子孙后代、社会长远发展的问题,则一概视而不见。今朝有酒今朝醉,成为一种体制性行为。在资源和环境问题上的竭泽而渔,在体制的弊病上能拖就拖。邯郸十年换了七任市长,全国市长任期平均1.7年。新班子上马前半段是被扶上马,送一程,后半段则是寻找培养接班人。眼前的权力与利益分配就是一切,真正做事情的时间没有多少。

9.反腐败为什么不能有效进行?体现了从既得利益出发的一种权衡,即是腐败更可怕还是将反腐败的措施诉诸社会更可怕。这样的逻辑对于某一个具体的腐败分子而言,当然是成立的,但如果将其转化为一种体制性逻辑,问题就严重了。很不幸的是,上述逻辑远非是非体制性的。多年来的反腐败,基本停留在表演性和杀鸡儆猴的层面,而对于实质性的反腐败措施,尽管从上到下心知肚明,但一直没有根本性的推进,特别是将反腐败的措施诉诸社会,更是噤若寒蝉。

10.维护既得利益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我们社会把精力和资源过多地用到了这个地方。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不得不压制言论自由。可以想想,为了压制那些言论,我们用了多少的精力和资源?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就不得不千方百计想绕过民主这个坎儿。可以想想,为了不民主我们费了多大的劲儿,编造了多少理由和理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我们就不得不压制民众正当的利益表达,于是酿出了多少群体性事件,为了解决群体性事件就花费了多大的精力?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很多在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反腐败措施我们都不敢采用,为此我们不得不使用那些笨拙而无效的运动型办法,为此又浪费了多少的资源和精力?须知,要同时实现既得利益最大化和维护社会的正常运行这两个目标,是一件相当困难和费力的事情。因此,我们这个体制是很累的,管理者也是很累的,从体制到管理者的心理负担都很重。更重要的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我们这个社会要付出更深远的代价。比如,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批普适价值?是普适价值中的什么让我们大动肝火?说穿了无非是民主自由,因为民主自由威胁既得利益。但直接批民主自由又不好听,只能拿普适价值说事了。但在信仰尽失、道德沦落的今天,连普适的价值也成了批判的对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但为了既得利益,又不得不如此。

11.造成社会衰败的根本原因是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过去很多人把权力和市场看成是截然对立的东西,现在看到这两个东西在中国结合起来了。好比原来人们眼中两个最不能结婚的人结婚了,不但结婚了,而且日子过得很好。过去认为权力在市场情况下会受到限制,现在恰恰是市场的出现使得权力有了更大的行使机会和场所。市场是权力在当中起作用的市场,权力是在市场当中行使的权力。而且,现在的权力因为市场化而有了更大的行使机会和场所,卖出了好价格。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在2002年的时候,我曾经提出断裂社会的概念;权贵资本主义下的既得利益集团会形成一种我们他们的区分或区隔。正如上面的分析所表明的,这种区隔已经在造成一种心理上的疏离感。

12.面对权钱结合时的中国思想界。对于权钱的结合,既要规范权力,也要规范市场。但更重要的是要切断两者结合的链条。最近茅于轼先生提出,不让有钱的人有势,不让有权的人捞钱。说的也是这个道理。要看到,关键的问题是权钱的结合。但目前中国思想界的情况好有一比:权力和金钱两个看起来不能结婚的两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家庭,而且日子过的还相当不错。这时,左派和右派的分歧形成了,一派说,你家的丈夫是个好丈夫,妻子是个坏妻子;另一派说,他家的妻子才是好妻子,丈夫是个坏丈夫。并为此吵得不可开交。殊不知,人家小两口日子过得甜甜蜜蜜。

13.由于思路错误,维护稳定的种种措施导致使社会健康化的变革无法进行,结果是进一步加剧社会的溃败。社会动荡是可以用维护稳定去对付的,而社会溃败却更难办。记得在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因腐败而倒台的时候,美国的一家媒体评论道,这个国家的腐败所造成的内伤,可能需要这个社会的人用100年的时间为之付出代价。当腐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当腐败成为一种无可厚非的价值,当腐败成为一种人人欲诛之又人人欲得之的东西的时候,整个社会生活开始进入变态的状态。历史将会证明,稳定不仅不会压倒一切,很可能会毁灭一切。因为这种僵硬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会将那些使我们这个国家健康起来的努力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14.权钱结合以及由此形成的腐败,从根本上扭曲了中国社会发展的进程。去年是中国改革30周年。本来,在这样一个重要时刻,人们期待着对改革的认真总结和深刻反思,期待将30年这样一个时刻作为发展新的起点。但遗憾的是,廉价的颂扬、言不及义的套话,使得这个大好的时机被放过。这说明,我们已经失去了面对现实,包括面对改革的勇气和能力。实际上,正如我在2005年的一系列文章中所强调的,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开始成为财富掠夺的战争,改革的共识已经基本破灭,改革的动力已经基本丧失。原因何在?就在于改革已经受制于既有的既得利益框架,即使是真正开明的改革者也无法摆脱这种制约。在这种情况下,扭曲改革的机制已经形成。即使是出发点良好的改革,最后的结果往往也是南辕北辙。

15.其实,中国的改革既没有有些人说的那么好,也没有有些人说的那么坏。我一直不同意将经济发展速度和人们物质生活的改善完全归功于改革,只要没有特殊的天灾人祸,经济本来就会发展。有人经常用今天的物质生活和30年前对比,以说明改革的成功,其实这当中除了在技术进步推动下社会正常发展的因素之外,生育率的下降和家庭平均人口的减少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试想如果今天城市中的许多家庭是3个孩子的话,其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因此,可以说改革开放是沾了计划生育的光,改革是沾了开放的光(加快了技术进步)。我这样说不是否定改革,而是说对改革也要有一种理性的态度。改革的真正意义是使中国从一个扭曲和变态的社会转变为一个正常的社会,是汇入人类发展的主流文明。市场经济只是其中一个有限的部分。而这个过程其实远没有完成,近些年且有倒退之势。

16.中国的改革先天不足。回思改革的起点可以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些问题。中国的改革其实并不是始于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改革的启动是几股力量合在一起的结果。这当中有民众改善经济状况的现实要求,有知识分子改变现状的理想,但其实更有力量的,是文革中失势者重归权力中心的要求。后者又有两部分人,一是想回到文革前的17年,一种是想借此走向一种新的文明。80年代初期改革即在这部分人的掌控之下了。不过,能够和当时形成对比的,是文革的荒唐岁月, 所以掌握权力者充满自信。这种自信造成了80年代的开明。然而开明的表象掩盖了改革的根本缺陷,即没有一种真正的走向新文明的价值目标。

17.稳定已经开始演变为维护既有利益格局的一种手段。